20余位主编探讨学刊如何引领学风:保持平常心


 发布时间:2020-12-01 00:29:20

”让原先没有固定的办刊经费的杂志,一下子争取了一年25万的办刊经费,但这笔钱对一本刊物来说确实不多。《中篇小说选刊》网购是条好路子我省纯文学刊物中《中篇小说选刊》的境遇要好得多,但主编林那北仍不愿透露目前的订量,“女不问年龄,期刊主编不问订量”,她打哈哈似的回答着,莫言获奖刺激了

巴金“抗战三部曲”以“火”命名,他还写过同名散文,编辑了著名抗日爱国期刊《烽火》。《烽火》前身是《呐喊》,1937年抗战爆发时由上海4家文学杂志共同创办,由茅盾和巴金主持。1937年底日军侵占上海,改名为《烽火》的该刊物从上海迁到广州。1938年10月20日,日军侵占广州前一天,巴金从广州撤退至广西梧州,即便在那样的危急时刻,他还随身带着杂志校样。后来在《烽火小丛书》卷前语中,巴金记述道:“刊物还不曾付梓,大亚湾的炮声就隆隆响起了,我每天去印局几次催送校样,回‘家’连夜批改。

此主题书最大特点是所有小说选题均来源于真实生活,所有栏目题材均由读者投稿。围绕当下青年作家热衷办杂志书的潮流,中新网记者日前对九夜茴进行了专访。对话九夜茴:《私》是一杯蜜茶 读者锁定年轻人记者从《私》的出版方了解到,该书首印达到20万册。九夜茴在接受采访时亦表示市场反响不错,“这个书刚发出去不到一周的时间,他们公司的人跟我说已经有地方在追加订货了。”九夜茴表示,包括自己在内的编辑团队虽然人数不算多,但很完整。

1952年,由当时的出版总署和邮电部联合发出《关于改进出版物发行工作的联合决定》,确定期刊发行工作统一由国家邮局这个唯一的渠道进行,以求有计划、有保证地做好发行工作。1980年12月,由国家出版局发出的《〈建议有计划有步骤地发展集体所有制和个体所有制的书店、书亭、书摊和书贩〉的通知》,起到了打破此前计划经济体制下期刊发行只能走邮局单一渠道的板滞局面。它震动了数十年如一日的邮局发行,也激发了曾被称作“二渠道”的集体、个体发行力量。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提倡“板凳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如何使得?十年冷板凳,也要有的坐,在现实处境下,恐怕连饭碗都保不住了。何况,在许多院校还有明文规定,在读的博士生,必须在一定级别的刊物上发表若干篇学术论文,才能够获得参加学位论文答辩的资格,无论博士研究生是读三年还是读四年,这种硬性规定都是压在学生头上的大山。于是,花钱买版面,成为一种潜规则,许多刊物为了满足买方市场的需要,还经常以增刊方式出现。以现有学术刊物的版面容量而言,连高校和科研院所的教学科研人员的论文发表都无法满足,更何况那些学力不深、名声不著的莘莘学子呢?尽管不时有人呼吁,要为博士生硕士生减负松绑,取消这些不合理的规定,但是,指标才是硬道理,这种呼吁至今都没有在哪所院校得到回应。

一乍看这标题,定会有人回答,我国的文学报刊多得很,决不是几家,更不是两位数,少说也有百余家吧!是的,改革开放新时期,除了几乎所有老牌的文学报刊都复刊外,还涌现了许多新的文学报刊,甚而流传着“四大名旦”和“四小名旦”之说。日前,某作家就说,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大学校园里,常见莘莘学子胳肢窝里夾着一本《人民文学》或《诗刊》,就像如今的大学生都爱提一台笔记本电脑一样,是一种时尚。而如今,别说见不到大学生手里还捧着文学刊物,就连一般大学图书馆的阅览室里,怕也见不到当年风光一时的国刊和几大“名旦”了。

”社长感慨再缺钱,诗歌节也要搞大学诗社不单是激情昂扬、闲情逸致的所在地,它还越来越跟生存艰难挂上了钩。《铁狮子坟诗选》第一部早在1998年即诞生,由北京师范大学“五四文学社”出版,这是北师大二十年学生诗歌选集。时隔19年,第二部《铁狮子坟诗选》终于得以艰难面世。“五四文学社”原社长龙智慧说,今年年初编《铁狮子坟诗选》时,学校给了一些钱,老社员捐赠了2000元。诗集每本成本15元,今年6月印了100本。“这些钱除了制作招新海报、明信片,印诗集,剩余不到1000元。

经常有人会为这种学术的等级化和学术期刊的等级化感到愤愤不平。但是,再具体地索求,却很少有人会直接指出列入重要刊物的那些刊物是名不副实。原因何在呢?公正地说,被列入各种重点档次的刊物,一是创办时间较长,具有较好的学术积累和人气积累,在学界声望较高,具有公认的公信力,二是它们经过科学文献研究部门的筛选,筛选的依据是刊物发表论文的被转载率和引用率,这也是国际通行的评价方式。由此形成的学术刊物等级化,虽然不是最佳选择,却也是自有道理,无可诟病。

这在现代社会中,是少不得的防身本领。”《科学画报》由中国最早的民间学术社团——中国科学社于1933年创办。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广受海内外读者追捧,远销东南亚和美国。抗战期间,上海沦为孤岛,与内地失去联系,《科学画报》上海编辑部工作人员将期刊撕下来分装在几封信里,邮寄到桂林的编辑人员,再由桂林方面翻印后向大后方的读者发行。在“文革”之时,《科学画报》曾停刊达六年之久,至1972年初方以《科学普及资料》的名称复刊出版。

难道这其中真有什么曲径通幽,真有那么深不可测,让人不能切近观察,深度揭示?包括教育部官员在内,纷纷指责学界和学风,指责当下的学术太“浮躁”了,要求学界力戒浮躁,沉下心来。似乎问题全都出在学人身上,是学人缺少学术自律。其实,学术建设中出现的弊病,岂止是学人的良知匮缺,岂止是“浮躁”二字就可以概括?我们看到的情况,的确不能令人乐观。一方面,学术论著的发表和出版数量,呈几何级数增长:学术期刊由季刊改为双月刊,由双月刊改成月刊,加上诸多以书代刊式的刊物,仍然显得供不应求,不时有新的刊物问世,一些高校的院系一级都办有不止一种学术刊物。

林宝 果派 爱特米

上一篇: 关于传统文化的假期实践总结

下一篇: 花山崖壁画属于什么文化遗产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3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