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批抗日救亡刊物创刊号首展 含茅盾主编《烽火》


 发布时间:2020-12-01 01:37:13

我们文学院的师生要阅读全国六十多种纯文学刊物,结果发现,有些省市的刊物有很强的地方主义,只重视本地区作者的作品,很多刊物的质量很差,学生们读得痛苦不堪。后来,我们逐渐淘汰,只剩下了20多本刊物,《大家》就是其中之一,除了北京、上海等地,《大家》的文学品质还是很有保障,学生们也都比

“大家都这么做,就我们倒霉。”《报告文学》执行主编吴双叫起了委屈。他说,自己于2004年接任主编前的几年时间,《报告文学》一直亏损。因此,出版社和杂志社商讨,在不改变杂志主题风格的前提下,进行一些市场运作,“不能让出版社没完没了地贴补”。吴双表示,自己当时参考了国内不少报刊“以文养文”的做法,为一些有需求的企事业单位或个人提供少量版面做宣传,也就是“软广告”性质的报告文学,收取一定费用,用于补贴刊物运行资金。

巴金“抗战三部曲”以“火”命名,他还写过同名散文,编辑了著名抗日爱国期刊《烽火》。《烽火》前身是《呐喊》,1937年抗战爆发时由上海4家文学杂志共同创办,由茅盾和巴金主持。1937年底日军侵占上海,改名为《烽火》的该刊物从上海迁到广州。1938年10月20日,日军侵占广州前一天,巴金从广州撤退至广西梧州,即便在那样的危急时刻,他还随身带着杂志校样。后来在《烽火小丛书》卷前语中,巴金记述道:“刊物还不曾付梓,大亚湾的炮声就隆隆响起了,我每天去印局几次催送校样,回‘家’连夜批改。

当时社会上严重缺乏科普读物,渴望获取科技知识的人们在书店门前排起长队争购,令其每期印数直线上升,很快就超越了先前的最高发行量十几万册。1978年恢复《科学画报》原刊名,由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近十年来,由于新媒体的异军突起,以及应试教育等影响,《科学画报》逐渐失去原有优势。面对严峻的现实,编辑部采取了一系列调整措施,如在内容上挖掘纸媒深度优势,打造独一无二的原创文章,并着眼于一系列科研成果科普化的知识传播等。此外还开设了官方网站、博客、微博等,以图借助数字化传播与读者形成更多互动。中科院院士路甬祥撰文指出,今日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与发达国家相比较,中国科学的原创、关键核心技术创新和自主创意、设计、研发、创新集成的能力还不强,还不是“创造大国”。传播科学思想、科学精神任重道远。希望《科学画报》开拓创新,办成更受读者喜爱、社会公认的优秀科普刊物。(完)。

邵明义说,过去,新闻出版部门不允许报纸杂志收取版面费,但现在有所放宽,允许科技、学术类期刊收取一定的版面费,这也是近几年才出现的新情况,“但报告文学不属于此类之列”。他说,对于报告文学收取版面费一事,新闻出版部门将视调查的具体情况给予处理。张泽青说,“文学刊物面临生存困境是不假,但也不能自甘堕落。只有把最好的文学作品呈现给读者,刊物才有生存的可能。有些不符合市场需要的刊物就要及时转变办刊方向,或者由主办单位接管,提供必要的办刊条件,而不能降低质量做有偿新闻,这样只会形成恶性循环。”(综合记者廖君、隋笑飞和记者杨暄报道)。

目前第二期稿件基本都齐了,后面会做些插图、整合之类的工作。谈及读者定位问题,硕士阶段研习营销的九夜茴表示之前已做过周详的市场分析。“我的主要读者群还是高中生、大学生和工作5年左右的白领。我的作者群也是青春文学作家、年轻作家比较多一点,他们本身和我的读者群是互相联系的。其实这不仅仅是针对于我,整个现在图书的市场,感觉还是年轻人的消费能力、购买力比较强。”九夜茴说。有报道称,目前市面上Mook书多达几十种,基本都是面向年轻人群体。

总之,这种现象,还是客观环境造成的。■ 新闻回放《大家》杂志停刊整顿始末创刊于1994年的《大家》,是云南人民出版社主办的大型文学期刊,一度在业内声誉颇佳,1998年杂志自负盈亏、自主经营以来,因文学刊物环境不景气等原因,常年亏损,发行量由巅峰时期的每期2万册下滑到5000册左右。2009年12月起,经云南省新闻出版局批准,《大家》由双月刊扩增为半月刊,2011年12月9日又扩为旬刊。杂志负责人介绍,“扩刊从大文化的角度来做,发一些文艺理论、文艺评论之类的文章,又称理论版。

相反地,如果能够获得高级别的项目、科研奖励或者高级别刊物发表论文,所在单位会予以不同程度的奖励。笔者有个同学,因为在某个国家级刊物上发表一篇论文,所在高校给与他现金奖励,每月一千元,连奖三年,加在一起的奖金足足三万元。而且,还可以被聘为研究型教授,上课时数大量缩减。这已经够令人吃惊了,没有想到,同样的刊物上发表论文,在另一个高校可以奖励达6万元。当然,最高的标的是国际级的学术期刊,《自然》(Nature)和《科学》(Science),在这样的刊物上发表一篇论文,奖金数量是以10万元起算的。

而且,这些刊物能够对正在发生的各种艺术相关事件做出及时的反映,在一定程度上,会比正式刊物更加灵活自由。当然,“市场”依然是关键,而且,市场化改革永远是一把双刃剑,利弊皆会因此而起。资本“唯利是图”的原则有时会让这些刊物丧失理性和原则,尤其是在初期资金投入不足的情况下,媒体势必迫于运营的经济压力而放弃进一步拓展的可能,接受自己可能并不愿意接受的广告。结果就是内容和格调的低俗,整个杂志的运营也会因质量下降而引起恶性循环。

云南人民出版社社长刘大伟说,《大家》杂志所扩增刊期的部分也参照了一些刊物的做法,默许中介机构对部分文章收取一定版面费,本部门也提取了部分工作经费。2011年收取44.6万元,今年前6月收取30万元,这些费用完全用于维持纯文学刊物的营运成本。6月25日,此事被《中国青年报》曝出,次日云南省新闻出版局责令《大家》杂志从6月26日起停刊整顿,直到内部整顿达到要求;要求责任主管主办单位云南出版集团有限公司、云南人民出版社对《大家》杂志存在的问题作出整改,对该杂志社主要负责人和相关责任人员作出相应处理。“《大家》杂志社擅自出版理论版,违背了办刊宗旨。我们已把对《大家》杂志处理情况上报新闻出版总署。”云南省新闻出版局新闻报刊管理处处长王建伟说,将依据出版行政管理法规,按照进一步调查取证情况作出行政处罚。刘大伟表示将“承担一切责任,积极进行整顿”。同时他请求上级机关对侵权盗版《大家》杂志的行为,加大打击力度,挽回影响。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弘新京报制图/林军明。

小本生意 星厂 惠领

上一篇: 平湖南河头历史文化街规划

下一篇: 从民俗文化村回深圳平湖怎么坐地铁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