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原创期刊与选刊之争:业界希望规范转载


 发布时间:2020-12-01 16:16:14

今天的中国科学界仍然需要一份高举“科学精神”大旗,洗净铅华、远离名利的刊物,在介绍科学进展时并非转抄传闻、人云亦云,而是科学家本人和社会之间的“直通车”,是“通往世界的桥梁”;在介绍科学家时并非宣扬“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式的发迹史,而是刻画科学发现的过程,解释为何其中会有艰难

诗刊调查印再少,却是青春纪念册在第三届诗歌节上,19所高校诗社带来了其编辑、出版的13种诗歌刊物。很多老诗人都发现,他们当年上学时的刊物至今还在。中国石油大学的海燕文学社已有63年历史,刊物《海燕诗集》《海燕文学》也有63年了。海燕文学社社长吴建邦说,《海燕诗集》每年有春季刊、秋季刊,今年9月,登载有几十位学生和教师诗作的秋季刊已经面世,这本80页的诗刊印了500册。“这是我们石油大学的原生态刊物,很多人一直珍藏。

在众多同类刊物中,如何进行细分,突围而出?九夜茴表示,《私》有着和其他所有mook书不同的特色,也与自己的写作风格相符。“我们始终强调的是根据真人真事写小说。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部私小说。我相信会有很多精彩的故事,平凡但是动人。”她说。在九夜茴看来,郭敬明的《最小说》像咖啡,韩寒的《独唱团》像威士忌一样的烈性酒,笛安和落落的《文艺风赏》、《文艺风象》像华美的鸡尾酒,“我这个《私》是一杯蜜茶。它就是你的那杯茶。”担任主编不会影响创作时下流行的新生Mook书多由知名的年轻作家担任主编,利用年轻人崇尚文艺偶像的心理扩大品牌效应。

《民族文学》以主动的姿态,做传承保护少数民族文字的有心人,常设“翻译作品”栏目,举办各种以母语与翻译作品创作为主题的文学研讨活动,尤其在创办蒙、藏、维三个版本之后,2010年先后走进内蒙古、新疆和西藏等地,召开了大型蒙、藏、维作家翻译家座谈会,所到之处深得当地领导和群众的欢迎。《民族文学》常设《民族经典》栏目,搜集整理并发表了大量具有非物质文化遗产价值的少数民族传统口头文学,再现民间文学瑰宝,传承文化物种星火,受到广大读者关注。

谈及此类现象,九夜茴表示,每一本这类的书其实都有自己的命运,有各自的命。做不长久的,原因很多。她认为,“《独唱团》和《大方》停办的原因就不一样,不能一概而论。”九夜茴说,“私小说”是从日本引进的纯文学概念,但自己已经进行过改良,《私》已经很“接地气”,希望能一直做下去。在九夜茴看来,有些纯文学的Mook书难以生存销量不大,主要是因为“在天上太高了”,一些年轻的作者又不愿意“接地气”。所以自己想做一本并不高高在上,而是“在人间”的书。

这才使既定的等第变更一番。而思想上的这种动态,通常就称为“解放”。被重新估定而贬损了价值的,要算往常号称“国粹”的纲常礼教了。大家恍然想,那是蛮性的遗留,无形的桎梏,可以范铸成一个奴隶,一个顺民,一个庸庸碌碌之辈,却根本妨碍作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一向是让那些东西包围着,犹如鱼在水里,不知道水以外还有什么天地。现在,既已发见了“人”这个东西,赶快把妨碍作“人”的丢开了吧!连带地,常常被用来作为拥护纲常礼教的工具的那些学问,那些书本,也降到了很低的等第。

金潇 智翊 竹庭路

上一篇: 校园文化艺术节嘉宾讲话稿

下一篇: 相亲节目大战趋于白热化 各卫视不想出路想出位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32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