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登传统文化的刊物有哪此一


 发布时间:2020-11-24 14:08:46

在此期间,他又发起成立“青年文友社”,出版《文友》半月刊,参加的社员达百人之多。可惜这个刊物只出版了两期,便因刊登了江西苏维埃政府的报道和苏区钞票式样而被反动当局查禁,他本人也因此被捕入狱。但他在狱中仍意气踔厉,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各项斗争活动他都踊跃参加。出狱以后,又奋笔撰写了近三

近日,一名举报者给中国青年报发来电子邮件,声称“自从2004年起,《商场现代化》开始疯狂敛财,4年内版面费收入就以数千万元计”。以前是核心期刊时,收费标准是每个版面1200元,现在从核心期刊的序列中拿下来了,每个版面降到600元,打了个对折,《商场现代化》一位编辑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如果我们以后有机会再成为核心期刊,我们的价格还会升回去的。”(见本版4月22日报道)一本学术刊物,仅仅因为封面上有无“全国中文核心期刊”8个字,境遇竟如此不同。

毕竟不是所有的文学报刊都在卖版面。最令人钦佩的是《收获》,不仅与“广告文学”绝缘,而且老主编巴金在世时就立下规矩,连正规的广告也不许刊登。巴老一生信奉作家是靠读者养活的。正因为《收获》坚持刊发高质量、高品位的纯文学作品,发行量才连年保持稳定,在文学期刊界荣登榜首。确实文学报刊一旦做起卖版面的营生,就会渐渐忘掉文学报刊姓“文”,而演变成姓“钱”了。有些报刊的编辑、记者中也不乏“创收”的能人。在我并不宽广的阅读视野内,就曾多次见过一期4版的报纸登两三个版有偿评论及整本刊物只登一篇“广告文学”的巍巍奇观。试问,像这样被人们戏称为“站街女”或“穷庙富和尚”的报刊,还能称作为“文学报刊”吗?因此,放眼偌大的中国文坛,真正意义上的文学报刊,也许只有为数不多洁身自好的几家了。作者:石湾。

后来他打电话一问,编辑部才向他交了底,说那是理事会某老板推荐来的稿子,不得不照顾一下人家的面子。只见他说到此痛心疾首地长叹一声,禁不住双手直打哆嗦。其实,能成立理事会,由企业家们来帮助文学报刊渡过难关,也是一种能耐。如果事先有约定,理事会成员不干预版面,不掺和采写、编辑业务,主编严把稿件质量关,那也未尝不是一条报刊赖以生存和谋求发展的探索之路。然而,无论主编们如何神通广大,但个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他们几乎使尽浑身解数去找关系、拉赞助,花在组稿、审稿、改稿和培养、扶植作家上的精力自然就少了。

各派的社会主义也像佳境胜区一样,引起许多青年幽讨的兴趣。但不过是流连瞻仰而已,并没有凭行动来创造一种新境界的野心,争辩冲突的事情也就难得发生。相反两派的主张往往发表在一种刊物上,信念不同的两个人也会是很好的朋友,绝对不闹一次架。取一个题目而集会结社的很多,大概不出“共同研究”的范围。其中也有关于行动的,那就是半工半读的同志组合。“劳动”两个字,这时候具有神圣的意义。自己动手洗一件衣服,或者煮一锅饭,好像做了圣贤工夫那样愉快,因为曾经用自己的力量劳动了。

”程永新毫不讳言说,目前不少文学选刊已演变成侵犯知识产权的客观存在。他解释道,要发表一篇好作品,编辑从组稿、改稿到发稿,付出了难以想象的劳动;对一个编辑部来说,从制定编辑方针到实施,无论人力、物力,运行成本很高。可是,原创却没有保护期,选刊当伸手派,而且即时下山摘桃子,用一点小钱打发作家和原刊,且发行量还比你大,真是太不合情理。他举例说,最近他们刊出的马原长篇《牛鬼蛇神》,《收获》方面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几乎每天与他讨论,编辑很辛苦,与作家探讨写作,提供修改意见,付出了很多劳动和智慧。

另一篇长篇散文《童年生活的回忆》,更值得一提。一是该文由24节组成,近两万字的篇幅,从1929年8月至1930年3月连载了四期,这在当时《语丝》所刊的稿件中较为显目。二是该文真切地描写了当时广大农民在封建主义严重压迫和剥削下“饥寒交迫”、无以为生的生活现实,传达了他们要“代一切穷苦的人们报仇”的强烈呼声以及渴望着“春天来临”的美好企盼。鲁迅在谈到《语丝》的特色时,说它“任意而谈,无所顾虑,要催促新的产生,对于有害于新的旧物,则竭力加以排击”(《我和〈语丝〉的始终》)。

相反地,如果能够获得高级别的项目、科研奖励或者高级别刊物发表论文,所在单位会予以不同程度的奖励。笔者有个同学,因为在某个国家级刊物上发表一篇论文,所在高校给与他现金奖励,每月一千元,连奖三年,加在一起的奖金足足三万元。而且,还可以被聘为研究型教授,上课时数大量缩减。这已经够令人吃惊了,没有想到,同样的刊物上发表论文,在另一个高校可以奖励达6万元。当然,最高的标的是国际级的学术期刊,《自然》(Nature)和《科学》(Science),在这样的刊物上发表一篇论文,奖金数量是以10万元起算的。

10月20日,创刊57年、停刊25年的纯文学刊物《奔流》在我省复刊。在纯文学期刊的社会影响力与经济效益均日渐式微的当下,此举在全国文坛激起一片涟漪。再次擎起纯文学大旗的《奔流》能否如众人期待般引领纯文学“潮起中原,奔流不息”?曾经的梦:培养文学大家的沃土捧着由鲁迅题写刊物名的《奔流》(复刊号),省内外众多作家唏嘘不已。作为一本发现和培养一大批河南文学名家的杂志,它的重生勾起了很多人的青春梦想。1957年1月,《奔流》在省文联诞生,成为我省创办最早的文学期刊。

知书 范涛 觅灵修

上一篇: 读懂“价格信得过”的内在逻辑

下一篇: 日本科学家研究发现:早期火星水大量流失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7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