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哪些传统文化的刊物


 发布时间:2020-11-24 03:51:43

总之,这种现象,还是客观环境造成的。■新闻回放《大家》杂志停刊整顿始末创刊于1994年的《大家》,是云南人民出版社主办的大型文学期刊,一度在业内声誉颇佳,1998年杂志自负盈亏、自主经营以来,因文学刊物环境不景气等原因,常年亏损,发行量由巅峰时期的每期2万册下滑到5000册左右。

文件称:“尽管该刊从未公开标价收费发稿,但在日常工作中的确存在个别员工打着为完成目标管理任务的幌子,瞒着出版社向作者索取版面费的现象。”而在长江出版传媒集团产业三部向领导呈上的文件标签上,有这样一句话:“这种办刊模式应该值得重新研究,不然出问题是迟早的事。”收费卖版面是“公开的秘密”“文学刊物边缘化、遭遇经济困境人所共知,收费卖版面是‘公开的秘密’。”吴双介绍说,少则几百元,多则上万元,期刊级别不同,发行规模不同,收费水平也不同。

虽则有些Mook遭遇停刊的变故,但并不影响后来者继续涌入其中。据报道,棉棉、刘索拉、洪晃等人主编的刊物都已上市在即。Mook,又称杂志书。其概念起源于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是英文“Magazine”(杂志)和“Book”(书)的结合。眼下流行的杂志书多以明星作家的号召力,培养写作新人和稳定的读者群。每个明星作家的背后有一个出版机构支持。由畅销书作家九夜茴主编的杂志书第一期《私·念念不忘》,汇集了春树、辛夷坞、桐华、九夜茴等人创作的小说,孙睿的“私专栏”以及韩寒关于“私生活”的访谈。

今年第三期开始,《收获》杂志与作者签订协议:提高作者稿酬,谢绝转载,引起文学界和读者热议。日前,《小说选刊》主编杜卫东接受媒体采访,首次正面回应此事,原创期刊与选刊之争再起风波。提高转载费用杜卫东认为,就当前文学期刊的总体状况而言,选刊与原创刊物并无本质的不同,那就是共同面临着读者减少的危机。这是由多种原因造成的,比如网络等新兴媒体的崛起,影视等新兴娱乐方式的出现以及新的生活方式的变化等等。仅把文学期刊印数下降的原因归咎于选刊的存在,在同行之间互相指责,引发这样一场争端,这至少是不够全面的。

办刊热不衰,在有限空间争雄逐鹿改革开放推动中国期刊的数量迅速增长、品种迅速丰富。由于“办刊热”久久不衰,日益增多的刊物为争夺“屋顶”之下几乎凝滞了的有限市场空间,就必须学会如何在办刊质量、市场经营等方面奋力厮拼。张伯海认为,20世纪90年代因此成为我国期刊市场上争雄逐鹿、热气腾腾的年代。一些出类拔萃的品牌期刊正是在这样的竞争环境中喷薄而出,如在上世纪80年代便已崭露头角的《读者》、《家庭》、《知音》、《故事会》等杂志,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进一步成为雄踞一方的响亮品牌。

而且,这些刊物能够对正在发生的各种艺术相关事件做出及时的反映,在一定程度上,会比正式刊物更加灵活自由。当然,“市场”依然是关键,而且,市场化改革永远是一把双刃剑,利弊皆会因此而起。资本“唯利是图”的原则有时会让这些刊物丧失理性和原则,尤其是在初期资金投入不足的情况下,媒体势必迫于运营的经济压力而放弃进一步拓展的可能,接受自己可能并不愿意接受的广告。结果就是内容和格调的低俗,整个杂志的运营也会因质量下降而引起恶性循环。

蒙古文少儿杂志《纳荷芽》创刊于1973年,历经《红小兵》《红色少年》《哲里木少年》多次更名,于1980年正式易名为《纳荷芽》,寓意“刚发芽的植物”。40年来,该刊以坚持健康向上的内容为原则,为广大少年儿童传授积极向上的精神食粮。在坚持思想性、知识性、趣味性的同时,《纳荷芽》以全面提高小读者们的素质为目的,让小读者不断地在学习、阅读和娱乐中扩大知识面,拓宽视野的同时不仅提高了各种禀赋,而且在《纳荷芽》这片沃土上练就了翱翔的翅膀和本领。

据介绍,此刊物是藏汉文合壁,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展示格萨尔学的最新成果的平台。该期刊中纳入了20多篇藏汉文的学术论文和有关格萨尔的动态。从多种学科和不同方法解析了《格萨尔》文学符号、《格萨尔》文化生态、《格萨尔》翻译、编纂、《格萨尔》艺人、《格萨尔》史诗部本、《格萨尔》民间信仰、《格萨尔》雕塑、《格萨尔》建筑、《格萨尔》遗迹遗物、民间信仰与《格萨尔》民间信仰比较研究等内容。此外,刊物《格萨尔研究》还向广大读者介绍了《格萨尔》博大精深的内容,充分展示了多姿多彩的雪域高原文化风貌。(完)。

安雷花 藏文 兴尧

上一篇: 北海棠文化旅游小镇开发面积

下一篇: 绍兴市海棠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薪资待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8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