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都知道哪些文化方面的刊物


 发布时间:2020-11-30 22:19:37

“没有一定的资金支持,文学刊物是办不下去的。”周百义也表示,不仅仅是《报告文学》这种纯文学刊物,所有期刊都要接受读者和市场两方面的检验,如果没有适当的补偿,刊物肯定难以生存。如果有政府拨款,杂志可以不登一篇收费文章,但在文学边缘化和经济市场化的今天,这种理想化的状态很难实现。国家

据介绍,此刊物是藏汉文合壁,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展示格萨尔学的最新成果的平台。该期刊中纳入了20多篇藏汉文的学术论文和有关格萨尔的动态。从多种学科和不同方法解析了《格萨尔》文学符号、《格萨尔》文化生态、《格萨尔》翻译、编纂、《格萨尔》艺人、《格萨尔》史诗部本、《格萨尔》民间信仰、《格萨尔》雕塑、《格萨尔》建筑、《格萨尔》遗迹遗物、民间信仰与《格萨尔》民间信仰比较研究等内容。此外,刊物《格萨尔研究》还向广大读者介绍了《格萨尔》博大精深的内容,充分展示了多姿多彩的雪域高原文化风貌。(完)。

”对此,张泽青的观点是,“文学刊物面临生存困境是不假,但也不能自甘堕落。只有把最好的文学作品呈现给读者,刊物才有生存的可能。有些不符合市场需要的刊物就要及时转变办刊方向,或者由主办单位接管,提供必要的办刊条件,而不能降低质量做有偿新闻,这样只会形成恶性循环。”还有一些人认为,当前这类现象很普遍,“刊物卖版面既不是从《报告文学》始,也不只有其一家,这早就成‘行业秘密’了,有几家能拍着胸脯说从没卖过?”对此张泽青回应说:“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不能因为社会上的一些丑恶现象普遍存在就认为其合理。对那些办刊态度不端正、严重损害出版界声誉的媒体就应该毫不留情地揭露,有一起抓一起。有些媒体装哑巴,或者随波逐流卷入其中,敢于发出声音抨击这种不正之风的,是真正令人尊敬的媒体。”。

今天是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68周年,房山居民淘来一本日军炫耀侵略的刊物《支那事变画报》,其中一张老照片的拍摄地居然就是家门口的青龙湖镇坨里村。谁能想到,身边地点竟然蕴含着如此一段过去。发现日军侵华刊物 内有多张攻打房山图片三年前,家住房山区的马志璞,看到网上有人卖旧书,是一本名为《支那事变画报》的日文刊物。卖家提供的样图中,里面的老照片中的场景看上去极为眼熟。但卖家开价200元,他没舍得下手,画册被人买走。

在舆论普遍叫好声中,也有对其抱以同情的声音。有评论称:“‘版面费’的恶劣影响无需赘言。不过,仅限于这种讨论并不足以反思此次风波,《报告文学》此无奈之举,不由使人平添几分凄凉,其过程也真实地记录了文化期刊在市场经济大潮中的式微。当我们因《报告文学》出卖版面而扼腕长叹之际,是否还记得同样是这本刊物所带给我们的理想与激情?《报告文学》这面旗帜的颓然倒下,不仅仅使我们看到金钱诱惑的威力,更使我们亲眼目睹了文学期刊的挣扎与困顿。

虽则有些Mook遭遇停刊的变故,但并不影响后来者继续涌入其中。据报道,棉棉、刘索拉、洪晃等人主编的刊物都已上市在即。Mook,又称杂志书。其概念起源于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是英文“Magazine”(杂志)和“Book”(书)的结合。眼下流行的杂志书多以明星作家的号召力,培养写作新人和稳定的读者群。每个明星作家的背后有一个出版机构支持。由畅销书作家九夜茴主编的杂志书第一期《私·念念不忘》,汇集了春树、辛夷坞、桐华、九夜茴等人创作的小说,孙睿的“私专栏”以及韩寒关于“私生活”的访谈。

花棱 宫阙 钧儒

上一篇: 川西人家都有哪些民俗节日

下一篇: 徐州中关村文化创意园做多少路能到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2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