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旭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21-03-02 21:09:05

画面里,简陋的平房墙上糊满了旧报纸,女儿在后面做功课,而吴光明闭着眼,投入地唱着。虽然有时节奏都卡不准,但是这一幕打动了比赛组织者米馨。吴光明顺利地去北京参加了决赛,获得了银奖。“为了去北京,我几乎是砸锅卖铁。”在北京,吴光明被河南电视台看中,邀他参加河南民生频道的首届农民工歌手

“旭日阳刚”从生命深处唱出的歌曲,那是一代农民工在城市里倾诉的歌谣。它之所以能上春晚不是他们的艺术水准超群,而是他们的歌声代表着农民工的心声。不读懂“旭日阳刚”演唱歌曲的巨大内涵,就无法感受到他们的震撼力。有艺人担心“旭日阳刚”春晚之后,不再是沾着泥巴的草根了,这就是嫉妒人家了。这个社会不能只让你晋级、评职称,不许别人长进吧?草根要总是草根,那英也就没资格当“音乐风云榜年度盛典”评委会主席了。“旭日阳刚”昨天的使命已经结束,他不能一辈子只唱一首歌吧?他们能走多远就让他们走多远,唱到悉尼歌剧院,唱到维也纳我们应该给力,不能一见人家壮大了就说是虚胖。我们的社会机制不会平白无故就给一个人名誉、地位,不用有意地设置障碍,就是正常的参与、评比、淘汰,与同行之间的竞争,就把无数的人才拖够呛。凡是能挣扎出来的都经过优胜劣汰的过程。英雄当年的起点也是“草莽”,更何况这是一个平民也有快乐与幸福的时代,这是一个英雄与草根可以同台竞秀的时代,这也是一个文化多元、艺术多样、人多个性化的时代,有春光的地方到处都是。

日前,网友“东三环的雨”在优酷网上发布题为《一名普通管道工的音乐呐喊《天高地厚》,超越原唱,有木有!!》的视频:一个身着橘色排水工工服的小伙子,抱着一把吉他,坐在简陋的单人床上,神情专注地弹唱了一曲信乐团的《天高地厚》。视频引发大量网友关注,好评如潮,转载踊跃。目前该视频在优酷网上的播放次数近145万,有近4000条评论。无数网友被小伙子动情的歌声和朴实的外表感动。翻唱的《天高地厚》视频,让他一夜之间爆红网络,被网民称为“排水工版‘旭日阳刚’”。

自己的春天不能靠别人博主:张贺(本报记者)这两天,歌手汪峰有点郁闷,他因为禁止农民工歌手“旭日阳刚”演唱自己的作品《春天里》而招来网络上的一片骂声。真是一件令人诧异的怪事。这就好比你把车借给了朋友,可朋友却用它拉私活赚钱。于是你把车要回来,可别人却说你“小心眼儿!”维护合法权益,竟成了千夫所指的恶人!作为原创者,汪峰无可争议地拥有这首歌的版权,如何处置作品的版权,任何人、任何组织都无权干涉。“旭日阳刚”刚开始只在网上演唱,不涉及任何商业利益,汪峰邀请他们参加自己的演唱会,并授权他们在春晚的舞台上演唱,这是汪峰的自由;但是现在这对组合已经开始了商业演出,这时再翻唱他人作品,不仅有违商业道德,而且涉嫌侵权。

可以说,以前汪峰对旭日阳刚是俯视的,而现在,不管内心想法如何,至少在处事方式上,汪峰采取的是一种平视的做法。对于任何追求梦想的人来说,我想他们都更喜欢平视和认可,而不是俯视与施舍。当然汪峰的做法也许急躁了些,没给双方留下回旋余地,让旭日阳刚突然面对困难的转型,这也是很多人骂汪峰不近人情的原因。但现在事情已经发生,旭日阳刚也没有必要再去要求施舍的人情,草根路线不等于乞丐路线,求来的人情是没有意思的。虽然一时的转变可能比较难,但也难不过从地铁通道卖唱到红遍全国的过程。希望他们能对得起组合名字中的“阳刚”二字,不要总是在弱势心理上纠结,早日唱红自己的歌,缔造真正的草根传奇。

知道工作很累,但是他们更清楚,踏实工作和不懈的努力会带来生活的希望。“他们对生活的希望所产生的信仰即是我对理想的追求,对自我人生价值的取向,我希望我能用文字记录下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弦河说,“在打工文学出现后,打工者的生活状态还是有很多改善的。我就是因为曾在广东一些刊物发表过打工文学作品,才被公司破格录用的。”由于今年初才找到新工作,为了要熟悉工作环境,弦河当下的写作时间很少。弦河表示,在进一步适应现在的工作之后,他会开始自己小说的创作。

消息一出,顿时引起了舆论的一片哗然,很多网民都在“谴责”和指摘汪峰不近人情,有人甚至认为汪峰犯了“红眼病”。但汪峰有错吗?没有错。《春天里》的词曲作者和原唱都是汪峰,作为版权者,汪峰有责任也有义务维护自身的合法权利。而在旭日阳刚走红的这段日子里,越来越多的人表示出赞赏和道义支持,却似乎浑然不觉,这对农民工歌手翻唱他人歌曲用于商业演出中为个人牟利,已经严重侵犯了原创者的基本权利,同时也践踏了法律尊严。草根的机会重要,但并不意味着版权维护就不重要。

汪峰制止对方的翻唱行为,并没什么不对。其实,很多人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但他们另有理由,那就是——同情弱者。与“旭日阳刚”相比,汪峰无疑是强势的,他不用挤在低矮破旧的租住房里,不必担心没有24小时热水,也无需为没有信用卡而发愁。在许多人眼里,功成名就的汪峰阻止处于社会底层的农民工翻唱自己的歌,就是小心眼儿。但是,同情心不能滥用。现在社会上有一种倾向:只要是弱势群体,不论他们做得对或错,总能得到同情、得到支持。但弱势本身不是违规的理由。

这本是艺术圈里的事,可就有人扯到了“歧视草根歌手”、“打压新生力量”上,把艺术评判人为地“社会化”,连人家“旭日阳刚”都不知道“音乐风云榜年度盛典”是什么时,你瓜葛上人家干啥?不能把会窜高的都让孙海平网罗到跨栏的麾下吧,不能把会写大鼓书唱词的人都让中国作家协会发展为会员吧?文化广场不请跳芭蕾舞的,也算不上挤兑高雅艺术吧?“旭日阳刚”来自草根就不能少了泥巴,他们音乐的主题是他们生存状态的直接再现,他们音乐的旋律是他们生命的呐喊。

其实,维权完全可以以一种更加温和的方式进行,比如,要求旭日阳刚支付一定的报酬,这也是《著作权法》明文规定的方式。民众并不是要课以汪峰多少额外的容忍义务,更没有奢望汪峰在《春天里》被旭日阳刚一遍遍翻唱的时候还能微笑着说“随便唱,没关系”,我们只是希望,汪峰们在需要旭日阳刚按照游戏规则进行演唱的同时能以宽容展现最大的善意,别堵死了草根歌手上升的通道。正是从这一点上来说,汪峰禁止旭日阳刚唱《春天里》纵然于法有据但于情不符,才让人觉得难以接受,难免给人一种“小气”的感觉。

刍议 桑妮 加鑫

上一篇: 2018国家文化产业资金扶持

下一篇: 保护文化遗产资金的流向问题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7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