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旭日盛世文化交流中心


 发布时间:2021-03-08 11:36:02

中新网惠州9月11日电(唐贵江刘义清王霄)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第二站11日在惠州博罗旭日古村举行,广东省副省长许瑞生出席开幕式,并鸣锣宣布开赛,来自香港、广州、佛山、韶关等地的600多名定向爱好者参加了当天的赛事。2016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是将体育作为与“寻找南粤古驿道,讲述广东好

消息一出,顿时引起了舆论的一片哗然,很多网民都在“谴责”和指摘汪峰不近人情,有人甚至认为汪峰犯了“红眼病”。但汪峰有错吗?没有错。《春天里》的词曲作者和原唱都是汪峰,作为版权者,汪峰有责任也有义务维护自身的合法权利。而在旭日阳刚走红的这段日子里,越来越多的人表示出赞赏和道义支持,却似乎浑然不觉,这对农民工歌手翻唱他人歌曲用于商业演出中为个人牟利,已经严重侵犯了原创者的基本权利,同时也践踏了法律尊严。草根的机会重要,但并不意味着版权维护就不重要。

汪峰不是土豪,旭日阳刚也别做乞丐文/茅十七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如果说过去的旭日阳刚是仰望娱乐圈的草根,那么现在他们已经是娱乐圈的一员,他们和汪峰一样,成为用音乐来获得不菲收入的人。既然都在这个圈子里,那么就要按这个圈子的游戏规则来办事。估计汪峰也没想到不让旭日阳刚再唱《春天里》会招来那么多骂声。很多骂汪峰的人,言语里都流露出一种类似“打土豪分田地”的情绪:比起旭日阳刚,你汪峰更有名、更有钱、更强势,所以你必须照顾旭日阳刚,你必须学雷锋做好事,你必须让别人拿你的歌去赚钱。

可以说,以前汪峰对旭日阳刚是俯视的,而现在,不管内心想法如何,至少在处事方式上,汪峰采取的是一种平视的做法。对于任何追求梦想的人来说,我想他们都更喜欢平视和认可,而不是俯视与施舍。当然汪峰的做法也许急躁了些,没给双方留下回旋余地,让旭日阳刚突然面对困难的转型,这也是很多人骂汪峰不近人情的原因。但现在事情已经发生,旭日阳刚也没有必要再去要求施舍的人情,草根路线不等于乞丐路线,求来的人情是没有意思的。虽然一时的转变可能比较难,但也难不过从地铁通道卖唱到红遍全国的过程。希望他们能对得起组合名字中的“阳刚”二字,不要总是在弱势心理上纠结,早日唱红自己的歌,缔造真正的草根传奇。

后来街道办成立了信访中心,农民工投诉的问题都会得到解决。还有就是农民工维权意识提升,政府也加大保护农民的权益。之前有打工作家就写过:‘我们是城市漂泊的灵魂’,就是没有归属感,但是现在感觉广东已经是我的第二故乡了。”作为一名打工文学的创作者,唐诗创作的内容主要还是自己身边小人物的命运和经历以及自己对故乡的回忆。唐诗表示,她现在的工作也是得益于她的写作功底。2009年福永街道的内刊《福永文化》要办一期记录福永历史变迁的特刊《福永志》,当时街道找到有文学功底的唐诗来做编辑,之后唐诗凭自己优异的表现获得了在街道工作的机会。

“旭日阳刚”从生命深处唱出的歌曲,那是一代农民工在城市里倾诉的歌谣。它之所以能上春晚不是他们的艺术水准超群,而是他们的歌声代表着农民工的心声。不读懂“旭日阳刚”演唱歌曲的巨大内涵,就无法感受到他们的震撼力。有艺人担心“旭日阳刚”春晚之后,不再是沾着泥巴的草根了,这就是嫉妒人家了。这个社会不能只让你晋级、评职称,不许别人长进吧?草根要总是草根,那英也就没资格当“音乐风云榜年度盛典”评委会主席了。“旭日阳刚”昨天的使命已经结束,他不能一辈子只唱一首歌吧?他们能走多远就让他们走多远,唱到悉尼歌剧院,唱到维也纳我们应该给力,不能一见人家壮大了就说是虚胖。我们的社会机制不会平白无故就给一个人名誉、地位,不用有意地设置障碍,就是正常的参与、评比、淘汰,与同行之间的竞争,就把无数的人才拖够呛。凡是能挣扎出来的都经过优胜劣汰的过程。英雄当年的起点也是“草莽”,更何况这是一个平民也有快乐与幸福的时代,这是一个英雄与草根可以同台竞秀的时代,这也是一个文化多元、艺术多样、人多个性化的时代,有春光的地方到处都是。

谈起背井离乡到佛山工作,谭旭日说:“2003年6月,我所在的国有厂破产重组,家里顿时失去经济来源,远在广东佛山的亲人劝我到佛山务工。”来佛山之后,在写作的道路上他沉寂了五年,直到2007年偶遇佛山《陶城报》副社长、诗人杨汐,杨汐知道他也喜欢写作,鼓励他给报纸投文学作品,“我现在也在《陶城报》上有自己的专栏,叫‘佛山故事’”。谭旭日只有在周五、周六晚上抽空写作。对故乡的回忆与现实工作的记录,是打工文学创作的主旋律,在谭旭日的笔下,有月光下的朴塘村,借助他出生地的乡村往事,反映了湘南农村的民俗、精神面貌和人情世故。

知道工作很累,但是他们更清楚,踏实工作和不懈的努力会带来生活的希望。“他们对生活的希望所产生的信仰即是我对理想的追求,对自我人生价值的取向,我希望我能用文字记录下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弦河说,“在打工文学出现后,打工者的生活状态还是有很多改善的。我就是因为曾在广东一些刊物发表过打工文学作品,才被公司破格录用的。”由于今年初才找到新工作,为了要熟悉工作环境,弦河当下的写作时间很少。弦河表示,在进一步适应现在的工作之后,他会开始自己小说的创作。

其实,我是唱出了汪峰的本意。”吴光明说。吴光明来自福建农村。13岁时,为了给父母减负,吴光明打起了第一份工——放鸭子。“放鸭子时,我就喜欢在田野里、山坡上扯开嗓子唱,经常唱哑了才回来。”吴光明说,他喜欢刘欢、孙楠那样高亢的歌路,尤其是筷子兄弟的《老男孩》,“因为那里面有我的故事”。一次在KTV,吴光明的歌声打动了琴行老板张斌,后者主动提出要教吴光明弹吉他。2010年下半年,吴光明报名参加全国青少年才艺大赛。他在家里用手机拍了自己唱歌的视频,传给组织者。

麒元阁 天森 狄姓

上一篇: 青海文化和旅游厅阳光惠民

下一篇: 南京夫子庙秦淮文创店介绍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