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日望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概况


 发布时间:2021-03-06 10:31:26

假如盗版和“山寨”得不到有效的打击和规范,长期泛滥下去,受到戕害的不仅仅是著作权人的利益,还有整个社会的经济、文化与社会秩序,最终影响到每一个人。所以,我们必须要坚定不移地支持汪峰维护《春天里》的版权。陈一舟反对艺术不是敝帚自珍今天的旭日阳刚已经不是曾经的旭日阳刚,他们的商演身价

围绕着旭日阳刚,大众、媒体、文化娱乐界都在浅层次上,甚至于在外围上“亢奋”,而对核心问题比如说“草根如何在社会上赢得自己的位置”、“草根艺术应该获得什么样的审美空间”、“草根精神应该具有什么样的价值取向”等视而不见。旭日阳刚是一个典型的标本,本可以从各个方面解读其文化意味。混“炖”旭日阳刚,表面上看是关注、帮助、爱护,实际上却可能是漠视、扭曲、误读,其结果可能是对旭日阳刚一股脑地消费了之,即把他们一下子抛到浮光掠影的娱乐环境中,让其昙花一现。

但很少有人想到,这其实与我们对版权对原创的漠视有着极大的关系。都说创新好,但在创新的道路上充满着风险,而且创新需要大量投入。别人花费巨大,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创新,如果大家都可以拿来,那么谁又去原创,谁又愿意去创新?因此,我们有必要要向鼓励创新一样,对于“拿来主义”说不。而这体现在文艺作品上,就是对版权的保护。毛建国权利比道义重要就在旭日阳刚刚刚走红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汪峰突然发出了最后“通牒”,要求他们不再翻唱《春天里》。

“我是湖南农村人,大家都是南下打工,村里只剩下老人孩子。我们当时的情况是初中毕业的时候女孩子就要面临出去打工,男孩子则留下来上学。我们家因为男孩子多,哥哥都去打工了,我留下来上学。最开始我也向往出去打工,出去打工的人好像突然之间就变得很漂亮,很光鲜。但是有一天,我们村里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孩突然失踪了,她的家人去工厂找,老板却说丢了就丢了我也没有办法。农民都是非常朴实的,因为经济原因,我们去一次广东也很困难,最后也只能丢了就丢了。

这种同情弱势的心理,已然形成了一种道德绑架。然而汪峰并不是土豪,《春天里》不是他捡来的,更不是从别人那里抢来的,而是他自己创作出来的,所以这个问题很简单,东西是谁的就是谁的,我们必须对其所有权表示尊重。旭日阳刚也不是“贫下中农”,他们有自己的经纪人,商演开出了3-5万元的价码。如果说过去的旭日阳刚是仰望娱乐圈的草根,那么现在他们已是娱乐圈的一员,和汪峰一样,成为用音乐来获得不菲收入的人。既然都在这个圈子里,那么就要按这个圈子的游戏规则来办事。

但这种争议,某种意义上却是社会进步的标志,毕竟维护著作权是现代公民的义务和责任。现在,社会公众或会担心:离开了《春天里》这首沧桑又表述现实的歌曲,旭日阳刚今后还能否继续演绎自己的春天?从理性角度分析,旭日阳刚不能再唱《春天里》,势必会对其今后发展形成一定负面影响,但从长远来看,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符合或适合这两名农民工歌手演唱的歌曲还有很多,离开了《春天里》,还会有更多的“春天里”来演绎他们的生活和感受,也同样能引起人们的心灵共鸣。

麒元阁 糖麻叶 邓婕

上一篇: 聚力文化股票属于什么板块

下一篇: 广东南江田园文化旅游小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