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旭日盛源国际文化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21-03-07 04:22:36

在此之前,弦河的作品多是诗歌。谈到自己小说的创作,弦河透露说这部小说他写了很多年,他觉得这部小说需要他的人生经历到一定程度才能完成。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打工文学这个群体日益壮大,他们的声音也日益响亮,他们的生存环境也逐渐得到改善。谭旭日说:“‘打工文学’的价值不只是表现在它的独特文

支持必须有版权意识对于这件事,我有三个没有想到。一是没想到,旭日阳刚唱着《春天里》走进春晚,竟然没有事先征求汪峰的同意。二是没想到,旭日阳刚的态度尚好,接到汪峰方面的通知后,表示“尊重他们的意见”。三是没想到,部分网友对于汪峰的通知,在情感上竟然如此难以接受。旭日阳刚能够唱着《春天里》走上春晚,是值得高兴的。他们的成功,让众多草根看到了希望。对于草根我们有着一种天然的同情与体恤,但这是否就意味着草根可以无视一些规则?在这方面是应该能够形成共识的,在规则的遵守上,应该是无身份限制的,即使草根,也应该遵守一些规则。

正在点唱此歌曲的顾客小陈表示,自己很喜欢这首歌,甚至是通过“旭日阳刚”才知道《春天里》和汪峰这个人。然而也有顾客质疑,汪峰不是禁止旭日阳刚再演绎《春天里》吗?那么在KTV里播放算不算违法呢?今天上午,记者就此事采访了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法律部的刘先生。对方表示,由于汪峰的声明是近日发出的,所以此前的MV不涉及侵权。如果旭日阳刚拍摄此MV之前未得到汪峰的授权,汪峰方面可以要求KTV停止播放。随后,记者电话采访了汪峰的助理小涛,他告诉记者旭日阳刚所拍《春天里》的MV,没有经过汪峰以及汪峰公司的授权。对于目前KTV还在播放旭日阳刚版MV,小涛表示现在对此事不作回应,不会要求KTV停播。背景链接2月10日,旭日阳刚组合称接到汪峰方面通知,以后不准在大型演出以及商业活动中演唱《春天里》。2月11日,汪峰发表5000字的博文“关于《春天里》不得不说的故事”,旭日阳刚随后在微博上声明,尊重汪峰老师。

对草根的关怀,更多的需要体制和机制的保护,对旭日阳光的过度消费,会“遮蔽”这个问题。对草根艺术,则需要坚持艺术标准,按照艺术规律办事。旭日阳刚既然是一个歌唱组合,就应该从歌唱艺术的角度衡量他们、要求他们;而一个歌唱组合的成功涉及到天赋、勤奋与机遇等等,绝非一日之功。从某种意义上说,大众、媒体、文化娱乐界对旭日阳刚少一些关注,让其自由发展,可能更加有利于他们的成长。而草根精神,则是一个内涵更为深刻的概念,各种艺术形式,都可能具有这一精神,并不一定非要由草根或者草根艺术来承载;旭日阳刚当然应该在这方面有所追求,但前提是必须建立在艺术的基础上。健康的文化土壤,应该让旭日阳刚向艺术靠拢。对旭日阳刚最好的爱护,是把他们放在一个正常的“舞台”上——这个舞台,适合草根的成长,适合草根艺术的发育,更好地弘扬草根精神。

消息一出,顿时引起了舆论的一片哗然,很多网民都在“谴责”和指摘汪峰不近人情,有人甚至认为汪峰犯了“红眼病”。但汪峰有错吗?没有错。《春天里》的词曲作者和原唱都是汪峰,作为版权者,汪峰有责任也有义务维护自身的合法权利。而在旭日阳刚走红的这段日子里,越来越多的人表示出赞赏和道义支持,却似乎浑然不觉,这对农民工歌手翻唱他人歌曲用于商业演出中为个人牟利,已经严重侵犯了原创者的基本权利,同时也践踏了法律尊严。草根的机会重要,但并不意味着版权维护就不重要。

但很少有人想到,这其实与我们对版权对原创的漠视有着极大的关系。都说创新好,但在创新的道路上充满着风险,而且创新需要大量投入。别人花费巨大,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创新,如果大家都可以拿来,那么谁又去原创,谁又愿意去创新?因此,我们有必要要向鼓励创新一样,对于“拿来主义”说不。而这体现在文艺作品上,就是对版权的保护。毛建国权利比道义重要就在旭日阳刚刚刚走红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汪峰突然发出了最后“通牒”,要求他们不再翻唱《春天里》。

“旭日阳刚”从生命深处唱出的歌曲,那是一代农民工在城市里倾诉的歌谣。它之所以能上春晚不是他们的艺术水准超群,而是他们的歌声代表着农民工的心声。不读懂“旭日阳刚”演唱歌曲的巨大内涵,就无法感受到他们的震撼力。有艺人担心“旭日阳刚”春晚之后,不再是沾着泥巴的草根了,这就是嫉妒人家了。这个社会不能只让你晋级、评职称,不许别人长进吧?草根要总是草根,那英也就没资格当“音乐风云榜年度盛典”评委会主席了。“旭日阳刚”昨天的使命已经结束,他不能一辈子只唱一首歌吧?他们能走多远就让他们走多远,唱到悉尼歌剧院,唱到维也纳我们应该给力,不能一见人家壮大了就说是虚胖。我们的社会机制不会平白无故就给一个人名誉、地位,不用有意地设置障碍,就是正常的参与、评比、淘汰,与同行之间的竞争,就把无数的人才拖够呛。凡是能挣扎出来的都经过优胜劣汰的过程。英雄当年的起点也是“草莽”,更何况这是一个平民也有快乐与幸福的时代,这是一个英雄与草根可以同台竞秀的时代,这也是一个文化多元、艺术多样、人多个性化的时代,有春光的地方到处都是。

围绕着旭日阳刚,大众、媒体、文化娱乐界都在浅层次上,甚至于在外围上“亢奋”,而对核心问题比如说“草根如何在社会上赢得自己的位置”、“草根艺术应该获得什么样的审美空间”、“草根精神应该具有什么样的价值取向”等视而不见。旭日阳刚是一个典型的标本,本可以从各个方面解读其文化意味。混“炖”旭日阳刚,表面上看是关注、帮助、爱护,实际上却可能是漠视、扭曲、误读,其结果可能是对旭日阳刚一股脑地消费了之,即把他们一下子抛到浮光掠影的娱乐环境中,让其昙花一现。

一曲《春天里》,唱到了最后一句,抱着吉他的打工者吴光明,嗓音不再像开始时那样流畅,同时,眼里闪出了泪光。昨天下午,作为省文化厅舞台艺术新年演出季的一部分,“赏心乐事”新年青少年专场在浙江音乐厅上演,多位全国青少年才艺大赛的优秀选手尽情挥洒着他们的才华。演员中年纪最大的一位——35岁的“青少年”吴光明已是“孩子他爹”了。这个春节,他圆了一直以来的梦。“你或许觉得我唱这首《春天里》,很像是旭日阳刚,因为我也是个农民工。

巫官 扬嘉 唱片

上一篇: 《解密》英译本打破中国作家海外销售成绩

下一篇: 以星星为主题作为文化怎么样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