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旭日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21-03-06 09:41:34

而版权正是这样一种我们都应该遵守的规则。在成名前,旭日阳刚因为没有商业目的或者商业目的不强,那么唱《春天里》在情感上人们还能接受,但在其成名后,还在免费使用《春天里》就有点过分了。我们不能助长这种心理,如果放任版权侵犯于不顾,那么以后谁也不愿去搞原创,搞到最后,大家都无歌可唱无歌

但这种争议,某种意义上却是社会进步的标志,毕竟维护著作权是现代公民的义务和责任。现在,社会公众或会担心:离开了《春天里》这首沧桑又表述现实的歌曲,旭日阳刚今后还能否继续演绎自己的春天?从理性角度分析,旭日阳刚不能再唱《春天里》,势必会对其今后发展形成一定负面影响,但从长远来看,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符合或适合这两名农民工歌手演唱的歌曲还有很多,离开了《春天里》,还会有更多的“春天里”来演绎他们的生活和感受,也同样能引起人们的心灵共鸣。

其实,维权完全可以以一种更加温和的方式进行,比如,要求旭日阳刚支付一定的报酬,这也是《著作权法》明文规定的方式。民众并不是要课以汪峰多少额外的容忍义务,更没有奢望汪峰在《春天里》被旭日阳刚一遍遍翻唱的时候还能微笑着说“随便唱,没关系”,我们只是希望,汪峰们在需要旭日阳刚按照游戏规则进行演唱的同时能以宽容展现最大的善意,别堵死了草根歌手上升的通道。正是从这一点上来说,汪峰禁止旭日阳刚唱《春天里》纵然于法有据但于情不符,才让人觉得难以接受,难免给人一种“小气”的感觉。

社会公众的喜爱,以及农民工的特殊身份引起的社会涟漪,都会对旭日阳刚组合产生一种正向激励。我们的时代已日趋多元化,但来自于弱势群体和草根的声音还相对稀缺。这样的社会背景是产生大量的“草根明星”以及让“草根明星”们昌盛不衰的动力之源;在一个日益尊重城市弱势者、社会公众愈来愈认同正义、公平、尊重和关爱的大背景之下,旭日阳刚不可能因为不翻唱《春天里》就“销声匿迹”。恰恰相反,原唱权益的维权和维护,或会催生出更多的“草根原创”,也一定会产生更多的农民工自主创作的“春天里”,出现更多的“旭日阳刚”,这是时代发展的必然。

这是最自然不过的事。其实,旭日阳刚一再翻唱也给汪峰及其公司带来了烦恼。更重要的是,旭日阳刚现在的身份已经不再是农民工了,而是进行商业演出了,赚取的钱已经是用万计算了。相信会有更多的人说,停止翻唱别人的作品,会使旭日阳刚有更大的进步,毕竟“原创”才有生命力。但我们更应该看到,这是农民工组合,他们并不是一开始就是唱歌的,即便是他们现在开始原创歌曲,恐怕也很难。他们的实力,恐怕还只是“农民工水平”。其实,在我看来,停止授权,其实是对旭日阳刚的一次很重要的伤害,这首歌可以看作是他们的成名曲,他们不能唱了,还能唱什么歌曲。

《春天里》沾着泥巴才能“阳刚”阮直在刚揭晓的“第11届音乐风云榜年度盛典”发布会上,评委会主席那英态度鲜明地拒绝了“旭日阳刚组合”。理由是他们还“不够级别”。此话一出,招来“万炮齐轰”,力挺那英的网友也铺天盖地,双方在网上争得冒烟咕咚。其实,彼此都是误读。那英拒绝“旭日阳刚”入围“第11届音乐风云榜年度盛典”,是从声乐艺术的演唱技巧角度来评判的。谁都听得出“旭日阳刚”的唱法没技巧,没难度,如果这样的水准也进入了以艺术表现力为首位的“音乐风云榜年度盛典”,那么,不仅降低了这个排行榜,也会让今后的评判标准尺度扭曲。

因为同情而破坏了规则,最终将一无所获。我也非常喜欢“旭日阳刚”,既欣赏他们质朴无华的歌声,也赞赏他们在逆境中奋斗的生活态度。一首回首往昔艰苦岁月的励志歌曲,被两位农民工朴实苍劲的嗓音演绎得格外动人。我常常想,如果这首歌是“旭日阳刚”自己写的不就更好了吗?可惜,假设不成立。那些指责汪峰的人不妨想一想,一个只会翻唱别人歌曲的歌手究竟能走多远?爱迪生有一句名言:“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百分之一的灵感,但那百分之一的灵感是最重要的。

我们编发这组文章,意在以此事为例,来探讨一个很实际的问题,即如何妥帖处理此类版权事宜引发的问题?公众站在客观的角度,应该帮理,还是帮“穷”?自从汪峰禁止旭日阳刚演唱其成名歌曲《春天里》之后,不少网友声讨“汪峰太小气”,为此,汪峰在博客上写下长文叫屈,认为旭日阳刚已经不是民间的、底层的民工歌手,并开始用这首歌参加商业演出。汪峰表示,不希望劳动成果被长期无偿使用的同时,自己反而被形容成一个心胸狭窄者。而旭日阳刚成员之一刘刚在微博上向汪峰道歉,表示汪峰始终有恩于他们。

古村现存古民居建筑600多处(其中3处为省文保单位),主要包括古宗祠、古民居、民国碉楼等三部分,古井16口,灰塑、彩绘、木刻、石雕等艺术景观和古榄园自然景观共100余处,是岭南地区现存规模较大、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保存较完好的古村落。宗祠文化是该村文化的一大特色,并保存了大量富有当地特色的风俗和地道美食。旭日古村先后被授予“首批中国传统村落”、“中国古村落”、“全国特色景观旅游名村”、“广东省旅游名村”、“广东省历史文化名村”等荣誉称号。赛事组委会还专门组织了30多名广东省国有企业书画摄影协会会员组成的“猎人”方阵深入旭日古村,凭借他们独有的美感以及敏锐的触角,让旭日古村的韵味以光影的方式全方位呈现。(完)。

德红 胜山 中国科协

上一篇: 赵氏孤儿和中国孤儿的不同文化内涵

下一篇: 秦始皇帝陵出土"军备库" 发现非实战装备石马甲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