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日阳刚何以令人心动 每个人都能走进“春天里”


 发布时间:2021-03-06 02:57:43

《春天里》沾着泥巴才能“阳刚”阮直在刚揭晓的“第11届音乐风云榜年度盛典”发布会上,评委会主席那英态度鲜明地拒绝了“旭日阳刚组合”。理由是他们还“不够级别”。此话一出,招来“万炮齐轰”,力挺那英的网友也铺天盖地,双方在网上争得冒烟咕咚。其实,彼此都是误读。那英拒绝“旭日阳刚”入围

可以肯定的是,从网络知名到春晚走红,旭日阳刚组合已具备了相当高的知名度和成千上万的“粉丝”。春晚过后,旭日阳刚名气一路飙升,由此带来的最直接效应就是商演身价水涨船高。在有了庞大的观众群体和欣赏者的前提下,即使今后不再演唱《春天里》,也应影响不大。在我们的社会里,真正关心和关爱这一农民工组合的人还有很多。这一著作权争议之后,已有不少音乐人主动要求为旭日阳刚写歌,更有热心的“钢镚儿”给他们发来自己创作的歌曲,这足以说明,不乏真正支持他们、力挺他们的热心群体,这也正是保证旭日阳刚继续走在春天里的前提。

这种同情弱势的心理,已然形成了一种道德绑架。然而汪峰并不是土豪,《春天里》不是他捡来的,更不是从别人那里抢来的,而是他自己创作出来的,所以这个问题很简单,东西是谁的就是谁的,我们必须对其所有权表示尊重。旭日阳刚也不是“贫下中农”,他们有自己的经纪人,商演开出了3-5万元的价码。如果说过去的旭日阳刚是仰望娱乐圈的草根,那么现在他们已是娱乐圈的一员,和汪峰一样,成为用音乐来获得不菲收入的人。既然都在这个圈子里,那么就要按这个圈子的游戏规则来办事。

假如盗版和“山寨”得不到有效的打击和规范,长期泛滥下去,受到戕害的不仅仅是著作权人的利益,还有整个社会的经济、文化与社会秩序,最终影响到每一个人。所以,我们必须要坚定不移地支持汪峰维护《春天里》的版权。陈一舟反对艺术不是敝帚自珍今天的旭日阳刚已经不是曾经的旭日阳刚,他们的商演身价也已经达到了3万至5万,但是这并不能从根本上扭转他们草根歌手的身份,汪峰这样不留余地釜底抽薪式的一较真儿,使得成名作不能再唱,这多少有点儿被废了武功的意思,不知道刚刚靠春晚火了一把的旭日阳刚还能否像大家希望的那样顺风顺水?旭日阳刚的奋斗代表了众多草根的奋斗,而旭日阳刚的成功则是众多草根的梦想,所以旭日阳刚今天遭遇的尴尬才会引发这么多的关注,才会被大家赋予这么多的额外解读,民众有理由担心,作为同样空有一身音乐细胞却没有能力自己写歌谱曲的草根们,在被堵死了“翻唱”的捷径之后,歌手梦还能做多久?这样的禁令是否过于残忍?我们尊重汪峰作为原唱人维护自己合法利益的权利,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就认可了汪峰以这种禁止人家演唱的粗暴手段来实现权利的方式。

《春天里》沾着泥巴才能“阳刚”阮直在刚揭晓的“第11届音乐风云榜年度盛典”发布会上,评委会主席那英态度鲜明地拒绝了“旭日阳刚组合”。理由是他们还“不够级别”。此话一出,招来“万炮齐轰”,力挺那英的网友也铺天盖地,双方在网上争得冒烟咕咚。其实,彼此都是误读。那英拒绝“旭日阳刚”入围“第11届音乐风云榜年度盛典”,是从声乐艺术的演唱技巧角度来评判的。谁都听得出“旭日阳刚”的唱法没技巧,没难度,如果这样的水准也进入了以艺术表现力为首位的“音乐风云榜年度盛典”,那么,不仅降低了这个排行榜,也会让今后的评判标准尺度扭曲。

”没有灵感,前面流的汗水再多,统统白费;而灵感依赖于长期的生活积累和创作实践。一首脍炙人口的歌曲,一张风靡一时的专辑,无不蕴含着创作者的大量心血。如果创作不能得到保护,创新的动力就会枯竭。近几年来,人们都有一种越来越强的感受:好歌越来越少,好专辑越来越少,优秀的歌手越来越少。追问原因,很简单:盗版侵权。当创作者不能通过创作养活自己、唱片公司不能通过发行专辑养活自己,谁还去踏踏实实地搞创作?种地的人没了,还上哪儿吃面包去?这就是侵权盗版的恶果。如果一个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还要冒着道德审判的风险,那么长此以往,谁还敢站出来主张自己的权利?实际上,在这起事件中,无论是汪峰还是“旭日阳刚”,都表现出良好的素养和优美的姿态。前者的无私帮助,后者的感恩之心,在这个时代里,显得格外珍贵。《春天里》因为有了这样的故事而更加动人。但是说到底,每个人的春天只能靠自己去创造,靠别人是不成的;而那些给我们带来春天般感受的原创者的权益,理应受到所有人的尊重。

而农民工能够走上舞台,能够走上春晚,是相当不容易的。他们的每一步都需要我们真诚厚待。在我看来,汪峰不必停止授权,可以从他们的商业行为分成,这是对法律的尊重,同时,也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关爱农民工组合,否则,他们可能会昙花一现,好不容易出现农民工组合,好不容易有了草根代表,不能就这么夭折了。郭文斌■思考于多方有利的好事情旭日阳刚春晚后遭此“倒春寒”,于社会、于个人,未尝不是件好事。于社会,是普及版权知识的好机会。对大多数国人(乃至单位)而言,版权意识欠缺,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而版权正是这样一种我们都应该遵守的规则。在成名前,旭日阳刚因为没有商业目的或者商业目的不强,那么唱《春天里》在情感上人们还能接受,但在其成名后,还在免费使用《春天里》就有点过分了。我们不能助长这种心理,如果放任版权侵犯于不顾,那么以后谁也不愿去搞原创,搞到最后,大家都无歌可唱无歌可听了。在对版权的保护上,我们是滞后的。虽然说这些年来对于版权的重视已经有所抬头,但我们的重视并没有达到一个理想的境地。这些年来,我们常常感慨中国制造不能走向中国创造,并分析总结出若干原因。

海蟾 吴闻 宣杨

上一篇: 创文会议记录2019年月份

下一篇: 2020年4月份文化产业案例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3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