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保护文化遗产的宣传标语


 发布时间:2021-04-21 15:14:41

且不细说某些一度被当作偶像的文化名人们,口无遮拦,或无知妄议或恶语相加,让人厌恶;报刊、影视错字、别字频出,且日益增多;街头的路牌、广告,公园的告示、简介,小区的通告、布告等,有的杀气腾腾,有的莫明其妙,特别是一些把英语和拼音字母混合而成的“奇葩翻译”,更让人啼笑皆非;互联网也常

再往前看,清末、民国时期北京,常常有一些“提笼架鸟”的纨绔子弟游荡于街头巷尾,被讥为“寄生文化”、“京城特有的风景”等等。“丑文化”过去有,现在有,将来也难以消亡,因为美和丑是同生共长的,但我们不能因此对丑恶现象姑息迁就,只有积极揭露与扼制,才是正道。现在应警惕的是,“丑文化”有了新面孔、新变种。因其披着“文化”外衣,又常常掉换“马甲”,或装腔作势或故作深奥,很难让人一眼识透,以至往往把垃圾当成美味,把愚昧当作学问,被蒙被骗。

内蒙古满洲里 入狱后“花朵枯萎”2013年7月,内蒙古满洲里市法院一宣传画被网友称为“内涵图”。宣传画有两朵花,左边含苞欲放的向日葵下写着“入狱前”,右边破败的向日葵下则写着“入狱后”。制作该宣传画的工作人员称,这幅宣传画本意是:“遵纪守法就会像花朵欣欣向荣;违法人会苍老枯萎。”贵州毕节严禁入垃圾箱,违者责任自负2012年11月16日,贵州毕节市5名少年因寒冷取暖,被发现闷死在垃圾箱内。12月19日,毕节市七星关区何官屯镇12个垃圾箱上被喷上了“严禁人畜入内,违者责任自负”标语。

也可能人家本就不管英名恶名,只要能闹出动静,达到最大扩散传播,就算坐收实效了吧。这种为跟自己未曾谋面八竿子打不着,甚至之前或都未曾耳闻的“海外贤婿”大肆祝贺的做法,跟诺奖美誉无关,与科研精神无涉,或只跟生意利益有关:能成招生敛财幌子和宣传融资牌子就行。这种“祝贺标语”式外宣,背后都是对“权”与“利”二字的追逐。妄图以权、以名生财谋利。所以这种攀亲式祝贺,或那种在官员显贵时求字,落马后铲字的种种投机行为与动机,都是荒诞的本末倒置,让人啼笑皆非。(相关报道见10月15日《新京报》)评论员李晓亮。

“摩的跑得快,阎王最喜爱”、“天堂之路,有一种便车叫摩的”。最近,两条颇具个性的安全教育标语在深圳光明新区居民中引起关注,它们被大家称为光明新区建区以来最“狠”的安全教育标语。其实在生活中,我们时常可以见到倡导文明安全的宣传标语,然而这种以简单、粗暴的方式,近乎恐吓般地提醒人们注意不文明、不安全行为,太不妥当,还伤人心,又如何能起到文明倡导作用?类似的“狠”招,在全国其他地方同样存在。四川乐山市一处下坡路段,为提醒司机减速慢行,曾拉起横幅“下坡敞放,胜过火葬”。

随着以人为本理念的确立,我国人口计生工作由“管理型”向“服务型”转变,计生标语逐渐由冷变热,由命令禁止转向倡导提示(《计划生育标语变亲切了吗?》,《人民日报》2012年2月24日)。报章报道当年那些冷漠、强制的标语有:“人死债不欠,父债子来还!”这条标语本意是提醒农民不要拖欠农业贷款,讲信用,但如果儿子和父亲同为借贷者、或儿子愿为担保人,当然要一道履行还债义务;如果儿子不是借贷者或担保者,凭什么要父债子还?不能搞封建株连。

永章 香蕉叶 浓香

上一篇: 非物质文化遗产珠算ppt

下一篇: 2020肇庆创文什么时候结束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95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