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6年红军巧破阎锡山河防 对方总兵力4个独立旅


 发布时间:2021-03-05 08:05:10

上司平息风波的手段就是各打五十大板,段德昌受了警告处分,原督学被撤职。毛泽东听了,想见一见这个“有勇有谋”的段德昌。恰好,在长沙商专读书的段德昌这段时间回家照料卧病在床的老父,听县劝学所有召,便急匆匆地赶到文武庙。就这样,段德昌——日后中共重要将领,毛泽东——日后中共领袖第一次握

等敌人走到他身边时,陈赓闭眼屏息,纹丝不动。敌人以为他死了,踢了一脚就走开了。陈赓在那里躺了两三个钟头。后来是起义军反攻过来,他才被救下来,并被送往长汀的福音医院接受手术。福音医院是座教会医院,院长是远近闻名的医生傅连璋。当把陈赓腿上的绷带解开,傅连璋惊呆了:伤口周围的皮肉已经腐烂,白茬茬的骨头露在外面,散发着恶臭。“截肢,做好术前准备!”年轻的院长果断地作出了决定。“截肢?!”如同晴天霹雳,陈赓惊得面如土色。他抱住腿,大声说道:“没有腿,我拿什么走路?我还怎么带兵打仗?”“狗日的,打什么地方不好,怎么专挑我的腿打!‘快不过陈赓的腿,’以后还快个屁!”陈赓手里拿着树枝做成的拐杖,不住地敲打着地。

当天晚上,陈毅觉得自己的做法不妥,施先生反映我们干部问题是对我们党的爱护,用那种态度对待他,欠考虑。于是,陈毅找到代表们的住处,准备向施文舫道歉,但是施先生已经回家了。第二天,陈毅一大早就带着警卫员步行30多里路,来到施文舫家,见到施先生后主动上前抱拳道歉,并作了自我批评。施文舫非常感动,留陈毅吃午饭,席间陈毅说,能交到施先生这样的诤友非常高兴。事后,陈毅嘱咐苏北临时行政委员会主任对谭启民进行查处。谭启民被免去区委委员的职务,降职处分。

他的检讨,既有实事求是的说明情况,也有违心的自我批判。他把所谓的“另一条军事路线”的罪责一肩扛了下来,把自己钉在了“教条主义”的铁板上。整个检讨中,刘伯承语调低沉,中途多次哽咽,几不成句。发生在1958年的这场颇有声势的反教条主义斗争,最终以刘伯承泪洒怀仁堂和以他为头面人物,包括萧克、李达、郭天民、李钟奇等一批著名将领被撤职、降职、淡出军界而降下帷幕。仅仅相隔一年多,彭德怀在庐山那场与反教条主义如出一辙的政治斗争中,饱受折磨,承受了远比刘伯承悲惨的磨难。(据《党史文苑》 晓龙 疆文/文)。

陈赓的“飞毛腿”也因此名声大振。可是到了延安整风时,陈赓救蒋一事被专门喜欢打探隐私、算历史旧账的康生知道了。他问陈赓:“听说当年是你救了蒋介石,有这回事吗?”陈赓坦然地回答:“有这回事。”康生说:“你看你做的好事,如果当初不救他,或者成全他,把他毙了,我们现在哪里要打那么多仗!”显然,康生的话里暗藏杀机。但陈赓反应极快,他反问道:“那老蒋岂不就跟廖仲恺一样成了烈士?我陈赓不就成了反革命?”康生自讨无趣,也不好再说什么。

”“吃你的子,还要发表声明吗?战术不行就不行嘛,悔棋算啥子。”朱德寸步不让。在他们的特殊战场上,常常是从上午鏖战到黄昏日落,才收摊回家。临了,朱德上汽车告别时,脸上虽笑容荡漾,嘴上却不饶人:“下次决不手软,杀你三百盘,有你好果果吃。”据当年在八路军总部工作的人讲:朱德和彭德怀两位正副总司令的性格正好相反。朱德温和,没有脾气,无论身边工作人员出什么错,他都不会虎下脸训人的,更不会骂娘。尽管这样,他们都很服朱德,说朱德是“响鼓不用重锤”,也有震天的威力。

都灵 于都文 杨志同

上一篇: 中国乡贤文化研究的当代形态

下一篇: 文化礼堂具体活动内容记录怎么写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