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京辉:《恋爱中的犀牛》每天都在变化都在生长


 发布时间:2021-05-14 06:10:21

许多人将廖一梅视为中国最具才情的女子之一,而更多的人,视她的作品《恋爱的犀牛》、《琥珀》为爱情圣经。作为先锋戏剧的旗手性人物,她和丈夫——著名导演孟京辉被称为“戏剧界最佳夫妻档”,他们联手创作出的话剧作品诗意却又残酷,一度成为小剧场戏剧史上最受欢迎的作品。从1999年话剧《恋爱的

灰犀牛长于非洲草原,体型笨重,反应迟缓,离得远的时候觉得毫无威胁感,但如果它真的奔过来,其爆发力会让猎物猝不及防被掀翻。“灰犀牛”一词与“黑天鹅”相对,其被用来说明,最大的问题不是问题本身,而是对问题的视而不见。相对于“黑天鹅事件”的难以预见性和偶发性,“灰犀牛事件”不是随机突发事件,而是在一系列警示信号和迹象之后出现的大概率事件。换言之,它利用了人性弱点——没人愿意为还没发生的事情负责——所以那些黑天鹅背后,几乎都藏着一头灰犀牛。

虽然演了这么多主角,但我爸妈却并不满意。在他们看来话剧毕竟是小众艺术。爸妈的担心是有原因的,一方面因为影视效益高,另一方面我爸妈和我也是同行,我爸比我厉害得多,他是中国第一部爱情电影《被爱情遗忘的角落》的男一号,得过金鸡奖的提名。有过这些历史,当然他们也希望孩子能有更大的成就,但是他们从没有强求过我,走上表演这条路,纯属我个人的选择。其实我也想过闯荡影视圈,记得有一次一个制片人带了同样三个人进来试戏,我明显感觉自己的气场比另外两个强大,但是最后人家根本没定我。

孟京辉导演,廖一梅编剧不仅是生活的伴侣,他们合作的三部戏剧合称“悲观主义三部曲”也成为文青观众心目中的经典。其中首演于1999年的《恋爱的犀牛》、2004年的《琥珀》、和2010年的《柔软》将首度集结上演,11月19日至12月7日亮相保利剧院。“我是一个特别反感说废话的人,所以我尽量保持沉默,但三部戏的每一个都是我的切肤之痛,如果我不是疼得非说不可,我肯定不会叫出声来让大家听到。” 廖一梅呕心沥血十一年,抛出这像手术刀一样的撕心裂肺直抵人心的赤裸拷问。

《恋爱的犀牛》受邀前往澳大利亚三地巡演,参加阿德莱德OZ亚洲艺术节、布里斯本艺术节和墨尔本艺术节,一票难求的景象跨越赤道在南半球重现。国家话剧院院长周志强表示,为秉承国话“一长三多” (长时段、多场次、多剧目、多场点)的演出模式,在座拥“一大两小”三个在京的剧场之后,国话又加强了长三角区域的院线建设,结盟了长三角区域29家剧场,连接起纵横全国的国话演出院线。此外,国话近年来高度重视全球化的参与度与推广力,参与了世界上知名的四大戏剧艺术节演出,为中国戏剧争得了国际话语权。《恋爱的犀牛》在国内外的持续演出和热烈拥趸充分践行并落实了国话两个“走出去”——“走出京城、走出国门”的方针战略。该院也将以《恋爱的犀牛》为标尺,其它剧目都要朝着这个目标迈进。导演孟京辉在演出结束后感慨万千,他说,千场只是一个开始,“犀牛”永远都是作为第一次,第一千次的第一次来爱。

中新网12月29日电 他,从一张纸里洞见人生;他,在纸的方阵里,审视万千世界。折纸,最初只是他的爱好和兴趣,却最终成就他的事业与声名。用“心思灵敏,手艺精巧”来形容他,一点也不为过。刘通,典型的八○后,求知欲强,紧跟时代,也有很强的责任感。当年,他和很多中国的八○后一样,选择出国留学。留学归国后,也找到一份稳定体面、令人羡慕的职业,在大学做讲师。但是,八小时外的折纸,让他的人生变得更加丰富,更加斑斓。对折纸一见钟情,是在刘通留学德国的时候。

成都博物馆外观极具视觉冲击。华西都市报记者实地探馆,为你定制最完备参观攻略天府广场西侧,矗立着一座闪烁着金属光芒,由无数三角形拼接而成的崭新的“金镶玉”现代建筑。在这里,陈列着成都平原4000多年的历史记忆。在这里,能尽读成都这座城的千年风华。等待了6年,成都博物馆新馆终于开馆试运行。这座西南地区规模最大的城市博物馆,拥有20余万件青铜器、金银器、画像砖、石刻、陶瓷器、书画、道场画和木雕等各类文物,它们无声地讲述着鲜活的史上成都。

拼角 瑞陶 白沙洲

上一篇: 沙县小吃文化城在哪个地方

下一篇: 高三有关传统文化的作文题目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4.97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