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创文表彰了昆明好人258人


 发布时间:2021-03-04 05:33:49

“欧美影视剧最后一般会秉持善意、正义和牺牲精神,借此构成价值观。国产一些宫斗剧最后却给大家‘他人皆地狱’的感觉。”梁晓声直言,这样并不好。因为文化最大的功能可称为开化国民的心性,艺术表达要有一种“化人”的力量,帮助公众培养起健康向上的价值观。关于文化与娱乐梁晓声曾说:“在社会快速

茅威涛饰演沈黛有人把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江南好人》称作新概念越剧,我也觉得《江南好人》非常探索。起码,茅威涛,中国当代最著名的女小生要演一个女人,对于传统的越剧观众来说是个大新闻。若干年前,我在浙江绍兴沈园采访郭小男、茅威涛时曾大胆建议茅威涛要演演女人……但毕竟,很多年过去了,这是非常要命的很多年。一部《江南好人》要面临多少挑战啊:在西方,也许布莱希特都已经过时了,但他们还要把布莱希特请到中国来;不是要布莱希特到中国吃西餐,而是要让布莱希特入乡随俗唱越剧;而且,破天荒地,茅威涛真要演女人了!好生奇怪,这年头,余少群演女人大家觉得顺理成章,李玉刚男扮女没人觉得大惊小怪,茅威涛演女人倒是好像真的要出事呢。

而在《江南好人》一剧中挑战自我的茅威涛,不仅分饰两角,更是首度在舞台上以女装现身饰演江南名伎“沈黛”。生变旦,在悠悠的“摆一张桌案,放两副茶盏”的唱腔中,茅威涛“化身”一名雾鬓风鬟、莲步长裙、团扇烟斗、唱着评弹小调的女子,在二层小楼与观众隔帘相见,叫人惊艳。值得一提的是,从奸商“隋达”到江南歌伎“沈黛”,分饰男女两角的茅威涛在戏里数度易装,令观者目不暇接。当中在全剧尾声的法庭审判一场戏,她更是在舞台上、在观众眼前,以短短的14秒时间就完成易装换腔,幽怨吟唱出“生来一娇女,楚楚可怜身”。

记者:茅威涛在舞台上的角色转换相当神速,听说有高手毛戈平在后台操控。这么多年来,刘晓庆能日益地貌美年轻,多亏他呢。我能清晰地看到你为了演一个女人而付出的艰苦努力,大家简直忘了,你本身就是女人啊。茅威涛:可是,真是太挑战了。濮存昕看完戏到后台来看我们,一进来就说:哎呀,小男,你们不得了,我看到了越剧的“少年派”。说的是当时李安要做《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所有人认为那小说根本没办法拍成电影,但是他还是做成了。所以濮存昕会用“少年派”来形容《江南好人》。

孟京辉导演的《四川好人》,舞台上营造的废墟感、砍瓜切菜的行为穿拆,或是与心跳合拍的音乐,这些都是带有明显“孟氏美学”标签的舞台语汇。与此同时,舞台上身着婚纱、手提购物袋、吃着零食叼着烟的三位神仙,推着购物车出现的“八口之家”群像,吃着方便面的婚礼场面等等,又不免让人好奇,如果布莱希特活在今天,面对当下的社会景象,是否也会做出同样的处理?对于布莱希特剧作语言的转译,语言“陌生化”质感的流失是注定的,也不可否认,孟氏的这版《四川好人》中有不少语汇缺乏清晰指向,不过有趣的一点永远在于,这些处理又很可能是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

孟京辉表示,在异国他乡和澳洲戏剧演员的合作经历让他很难忘。尤其澳洲首演当晚,所有演员都将祝福写在小卡片上互相赠予,“有个演员写到,我们共同经历了一个疯狂的历程,今天马上是要到达起点了呢,还是到达终点了……那感觉特温暖”。图为《四川好人》排练。图为孟京辉与女主角。德国戏剧家布莱希特的作品近年来鲜少在国内主流戏剧舞台露面。2011年,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的致敬大师单元,曾集中上演了沈林导演的《北京好人》,张南导演的《伽利略》等四部布莱希特剧作,这已是近年来布莱希特在中国舞台上最大规模的亮相。

剧风颠覆,前半部观众看不惯一向被打上“前卫”、“颠覆”等标签的浙江小百花越剧团,这次带来的越剧《江南好人》,显然比之前的新版《梁山伯与祝英台》、《孔乙己》等剧在现代性和探索性上走得更远。演出一开始,3位下凡神仙穿得像儿童剧演员一样夸张怪诞,他们的行为也像孩子般傻里傻气,执意认为能收留他们投宿一晚的就是“江南好人”。而被他们选中的好人沈黛,行为也似少根筋,不仅对好人、坏人完全没有辨识能力,遇见爱情骗子还一见倾心,二人在雨中浪漫相拥的剧情堪称“撒狗血”。

新郑 河戏 彭宏烈

上一篇: 腰封时代已过 好书名成出版业最潮营销手段

下一篇: “标题党”入侵图书界 “奇葩书名”引网友热议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