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语列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发布时间:2021-01-18 02:09:15

汉语是汉人的语言,粤语却不是粤人的语言。这话听起来似乎有点荒唐,然而事实如此。粤语,俗称广东话,英文叫Cantonese,当地人称白话,正名该称“粤方言”,是汉语七大方言中语言现象较为复杂、保留古音特点和古词语较多、内部分歧较小的一个方言。分布在广东大部分地区和广西东南部,并以广

常有街坊找上门闲谈的安伯如今冷清许多,他反过头来安慰上山爱:“现在更好,成别墅了,前后还有花园。”萤火虫他们认识到,“广州”不在那青砖屋群里,不在骑楼街上,而是在居民们的生活里。“而居民被整体迁移后的街区,再也无法向外来的游客讲述广州的故事。”上山爱他们拍了一张照片,取名《恩宁路老了》。萤火虫说:“我们不是要阻止城市的发展,而是希望政府遵循原住民的意愿,对他们做出妥善安置。”萤火虫有过感同身受的体验。她小时候住在中山四路,90年代因地铁一号线建设,一家人与数万人一道迁移至黄石片区。旧城娴静的生活只能被缅怀,再也无法重温。“我们永远没有钩机快,”萤火虫表示,“假如没有办法阻止骑楼倒下,我们至少要留住记忆,留住语言。”  记者 吴娓婷。

“在吴语区、赣南语系、山西方言中,也都保留了很多古代语音中的入声字”,但是,没有哪种现代方言会和一千多年前的汉语完全一样,方言的演变,除了时间的影响,还有不同语言之间的接触和同化,因此,“你也很难说哪一时期的哪一种方言更接近中古汉语,比如唐朝话。”网友众议@忘机子_有父策风陆孙氏:中古读音应该不能完全复原的,这个系统还是构拟的吧?@晓风_机器学习:好悲剧,除了最后一句“一览众山小”,其余的完全没听懂;敢情古汉语和当代汉语发音区别这么大!@无所短长:这是很无聊的噱头。古音作为专门的研究以及在特定的专业范围内使用是有价值的,但播及民众极其没有必要。好比木乃伊摆放在博物馆有展示价值,对考古学家有研究意义,但放到大众家里当摆设就恐怖了。@yuanshan伟岭:《望岳》之神曲。@寒潭侠隐:这怎么看着都像是闽南话啊。@Captain在云端:虽然不习惯,但是粤语是留存古汉语发音较多的方言,听同学用粤语念过《鹅鹅鹅》,非常美。

这样一条很具体、范围很有限、很清晰的增加普通话播音的建议,到了“著名传媒人”嘴里,被放大为“粤语沦陷”,细读这条微博,会发现这位著名传媒人还没有弄明白事情的范围:究竟是电视粤语播音,还是日常生活中的粤语使用?粤语究竟是方言,还是“母语”?须知,包括广州人在内的大部分中国人的母语是汉语,而非某一种方言;否则的话,就成了一个地方的人有一种“母语”了。基本的事实和有关概念都没有弄清楚,就称“粤语沦陷”,就号召人们“捍卫母语”,有意无意地夸大、扭曲事实,混淆基本概念,人为地制造对立情绪,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既是对社会的不负责任,也是对自己的“著名”不负责任——既是“著名传媒人 ”,那一定拥有一定数量的粉丝,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越是“著名”,说话就越是要理性,不能误导受众。

中新社广州3月23日电 题:粤语说书大师坚守讲古坛50载作者 吴敏平每逢周六,粤语讲古传承人颜志图都会到广州文化公园讲古,他身穿长衫手执折扇讲得眉飞色舞,早早占好座位的“古趸”(酷爱粤语讲古的观众)也听得津津有味。颜志图已经在讲古坛上站了五十余载。“讲古”即粤语说书。2009年,粤语讲古入选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文化公园讲古后,颜志图会在公园一棵橡胶树下为爱好粤语讲古的“粉丝”上课。如今,他有八九个来自各行业的弟子。

上世纪30年代广州出现首轮粤语电影拍摄潮 大批名伶纷纷“触电”1933年10月底,广州多家影院爆出新闻:一部投资只有1500美元的粤语电影,在短短三周之内获得了近10万美元的票房,而观众依然热情不减,纷至沓来。与当时动辄投资数十万美元的好莱坞大片相比,这部由粤剧名伶薛觉先担纲主演的影片简直是“低成本小制作”的典型,但它产生的轰动效应,却令所有大片都望尘莫及;也正是这部片子的成功,刺激着很多投资人用力往电影圈里砸钱,从而引发了南粤第一轮粤语电影拍摄潮。

当时各部落和民族结成了同盟,共同选领袖,治理天下,联盟之后,进行商品交换,分工合作,经济规模扩大了,部族之间的生存空间界线解决了,可以共同抗御自然灾害的问题,例如共同开发水利,治理洪水,大规模改善生活环境,生产力快速提高,发展出灿烂的夏文明。在共同的劳动中,就需要共同的语言进行沟通。黄河流域之所以成为文明中心,跟“夏语化”运动有着极大的关系。正是由于这种原因,当今的汉语各大方言之间尽管千差万别,却总可以发现它与黄河流域的某种渊源。作为汉语七大方言之一的粤语,便是如此。虽然它从古百越语言中吸收某些因素,但总体来看与古汉语有着更密切的渊源,有些语音和词汇,在今天中原汉语已经失传,在粤语中却保存完好。例如古汉语中的入声韵母,在今天的中原汉语中已不复存在,而在粤语中就完整地保存着。

此次粤语版《金锁记》登陆天津的首演,在舞台处理上,许鞍华选择了简约“留白式”的舞美呈现,整个舞台几乎没有用写实方法呈现旧上海的场景。异常简单的舞台,白色的藩篱留给观众无尽的想象。许鞍华说,没有了布景、环境的限制,舞台上的自由度可以更大——从实到虚再到实,“有着更自由的空间”。由于该剧是许鞍华导演首次触电舞台剧,因此较其他版本,该剧最大的特点是运用了不少电影手法,灯光的运用十分考究,镜头感十足。但正因如此,粤语《金锁记》在剧作处理上戏剧性不是很强,更多冲突集中在女主角的内心变化上。

典凤 部党组 牙雅

上一篇: 文化大革命北京的金山上舞蹈

下一篇: 福州金山有个文化创意产业园叫什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