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巴舞与黑人文化有关联吗


 发布时间:2020-11-29 12:06:28

“无畏的希望”(TheAudacityofHope)一词取自迈阿密的黑人牧师耶利米·怀特的布道演讲。过去的20年里怀特一直是奥巴马的牧师,也是一个言行激进的人。今年他发表大胆言论,称“9·11袭击”是“美国主导的恐怖主义”,奥巴马应该唱“上帝诅咒美国”,而不是那首“上帝保佑美国”

他曾在美国用中英文演唱《义勇军进行曲》,并用中文灌制以《起来:新中国之歌(Chee Lai: Songs of New China)》为名的唱片。罗伯逊生于1898年,早年曾是美式足球运动员,1923年从罗格斯大学毕业后,从事戏剧表演,1925年在纽约哈伦剧院举行第一次黑人独唱会大获成功。此后在著名音乐剧《游览船》中演唱“老人河”,由此一举成名。短短十年内,罗伯逊便成为国际知名演员,在戏剧舞台、广播和电影中扮演各种角色。

但同样毋庸置疑的是,戈迪默是一个作家,而不是政治鼓动家,因为她并不图解政治,她不是靠政治宣传获得认可的。早在她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说谎的日子》(1953)问世时,《纽约时报》就这样赞扬它:“洞悉人生,思想成熟,笔法新颖自然,独具个人风格,堪与弗吉尼亚·伍尔夫的作品媲美。”戈迪默不过是用文学的笔法表现了种族歧视给个人、家庭和社会造成的严重扭曲与极度痛苦,而且她的表达是生动而深刻的,从《我儿子的故事》和《七月的人民》等可窥一斑。

在安然去世之前,戈迪默看到了南非的正义梦想的初步实现,料想她走时是欣慰的。出于对南非那片土地和那里的人民的一片深情,戈迪默曾谢绝多个国家邀她去定居的邀请。她曾经说,虽然她反对种族主义政府,但她决不愿离开本土,因为留在南非,她可以让她的作品起些作用。假如种族歧视政策下的南非是地狱,她宁愿留在地狱,戈迪默就是这么豪气!戈迪默希望她的作品能“起些作用”,这说明她是把创作当作一项使命来完成的。希望能用自己的创作唤起黑人的信心和白人的良心。在文学之外,戈迪默以自己的行为阐释了一个真正的作家最重要的两种个人品质:永葆人格独立,担当社会责任。生理的戈迪默走了,精神的戈迪默还在,从现在到未来!(作者简介:莫雅平)。

昨天是已故南非前总统纳尔逊·曼德拉的诞辰纪念日,根据其自传《漫漫自由路》改编的传记电影《曼德拉》登陆内地银幕。片中除展现曼德拉诸多传奇事件,还首次揭秘其一些不为人知的轶事。这也是中国观众第一次在大银幕上真切感受他波澜壮阔的一生。作为唯一曼德拉生前亲自授权拍摄的传记片,《曼德拉》从曼德拉童年岁月讲起,描绘了他在入狱之前到入狱20多年后承受被迫与家人分离的心痛,直到1994年当选南非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为止,完整展现了他70多年的自由之路。

这是法律的影响所致,法律决定了我们是什么,而她们——那些金发碧眼的人又是什么。结果我们这类人都成了病毒携带者,血液中有病毒,本人也许并未发病,却能把病毒传给别人……”正是这种剖析让戈迪默的作品获得了不同凡俗的广度与深度。同时戈迪默也以其作品告诉我们:一个作家的使命不仅仅是讲故事。在《七月的人民》中,戈迪默设想出颇具真实性的情境,预言性地叙述了内战的恐怖。她让白人和黑人易位而处——白人当奴仆,黑人当主人——让白人亲身感受到了种族隔离的滋味。

如此偏爱种族题材,也没让奥斯卡评委免掉歧视有色人种的一宗罪,要不历届影后中怎么只有一位有色人种:黑珍珠哈莉·贝瑞。然后就是黑奴电影纷纷叫奖不叫好,真搞不清楚都谁爱看那些皮开肉绽的镜头。包括《白宫管家》,流水账求怜悯度真是有点过。绝大多数场景,都是冷漠的人间炼狱《为奴十二载》中的绝大多数场景,都是冷漠的人间炼狱:每天要摘200磅棉花摘不够就挨打的黑人属性,就是生产力,是被凌虐和蹂躏的奴隶,人类属性微乎其微。因此人为何生而不平等被苦苦追问。

据美国《纽约每日新闻》5月17日报道,近日,黑人女艺术家卡拉-沃克在美国纽约原多米诺制糖厂内展出一座高十多米的糖制黑人“斯芬克斯像”,向为这座城市作出贡献的黑人劳工致敬。卡拉·沃克的这组雕塑作品名为“精致而神奇的糖工”,而这座高10.6米,耗费4吨糖料制成的“斯芬克斯像”最为抢眼。沃克以在作品中探寻种族、歧视、性剥削、权利等议题而闻名。这组糖制品的全名显示,她旨在在多米诺制糖厂拆除之际,向那些曾在这里工作的黑人女工和童工致敬,他们精炼来自甘蔗地的原料,把甜蜜味道送入新大陆千家万户的厨房,却过度劳累,还拿不到应得的工钱。

但历史上表现黑奴的电影已经不少,并不缺少《为奴》这一部,除了正确、工整,它其实还需要些别的什么,新鲜的东西。冷静,却过于冷静影片导演史蒂夫·麦奎因是一个出生在英国的黑人,曾执导《饥饿》、《羞耻》,冷静、审视是他一贯的风格,在《为奴》中也不例外。男主角所罗门并非生来黑奴,他受过良好教育,会读会写,本是小提琴手,在北方有着幸福甚至体面的家庭。被骗并被贩卖到南方种植园后,他“潜伏”十二年当奴隶,直到一位白人木匠帮他给妻子送信后,才被解救重返自由。

她的长篇小说《他们的眼睛望着上帝》(1937)从女性的视角探讨婚姻主题,描写黑人女性的精神追求。小说出版时,没有受到当时注重种族平等、社会抗议的批评家的重视,直到女权主义运动高涨的70年代才被重新发现。四五十年代,美国黑人文学出现第二次高潮。理查德·赖特的《土生子》(1940)描述了黑人青年比格在恐慌中误杀白人女性玛丽后畏罪潜逃,又将女友杀死,最后被捕获罪,终于被判电刑处死的故事。赖特以空前深刻的笔触描述了生活在白人社会里的黑人的紧张、恐惧和仇恨的复杂心理。

增加率 网订 陆道

上一篇: 神仙居景区悬崖挂满游客所抛垃圾 清洁工冒险清理

下一篇: 毛泽东、刘少奇、朱德肖像 “走过”莫斯科红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8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