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爱乐星谷文化传播公司


 发布时间:2020-10-30 03:35:15

著名指挥大师洛林·马泽尔由于肺炎并发症于13日在美国家中去世,享年84岁。在72年的指挥生涯中,马泽尔指挥过近200个交响乐团的至少7000场歌剧和音乐会演出,他为更多中国乐迷所熟知是其指挥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1996年,他在致辞中用汉语“新年好”向中国音乐爱好者致意,这是汉语第

这一次更是邀请到小提琴演奏界的“女神”安妮-索菲·穆特,极具看点。作为卡尔·弗莱石的再传弟子,索菲·穆特属天赋异禀的技术派高手,更是少年成名,13岁便被卡拉扬相中从此与乐团结缘。近年来,穆特的演奏风格由最初的严谨而变得越发大胆自由,乐迷们对其评价也呈现两极化发展。当晚音乐会上穆特演奏的两首作品圣桑《引子与回旋随想曲》与拉威尔《茨冈狂想曲》同为自由而带有即兴性体裁的作品,与她这位兼具高度自制精准与自由奔放的演奏家堪称绝配。

“几周前我们遇到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郎朗因故不能参加这个音乐会了,必须再找一个优秀的音乐家来替代他。非常幸运我们找到了王羽佳,她和郎朗都是以精湛的技巧闻名世界,而且这两位优秀的钢琴家都来自中国。”西蒙·拉特说。结束当晚的音乐会后,柏林爱乐还将在17日晚带来一场“俄罗斯式的狂欢”,演绎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三交响曲》和斯特拉文斯基的芭蕾舞剧音乐《彼得鲁什卡》。音乐会将特设一首韩国当代作曲家陈银淑的新作,以作为对亚洲人民的致敬。(完)。

同时,李斯特为数不少的交响乐作品也未能获得重视,与如火如荼的马勒年相比,可谓名副其实的冰火两重天。大团年:看明星,更看策划当世界各路顶尖乐团出现在国家大剧院舞台已经成为家常便饭后,人们都不禁要想还有哪些乐团和指挥能勾起观众的热情,还有什么样的演出值得人们翘首以待。在阿巴多的琉森节日乐团、海丁克的芝加哥交响乐团纷纷试水国家大剧院后,北京乐迷在顶级乐团纷至沓来间变得日趋理性和挑剔,过去仅仅依靠乐团知名度已经很难再提起观众的兴趣,而只有在对演出的曲目、指挥和乐团进行全面策划后才能获得观众的青睐和好评。

在这一方面,今年国庆档捷杰耶夫与马琳斯基剧院乐团带来的柴可夫斯基交响曲全集无疑是最佳的范例,面对已经多次访华的乐团和指挥家,大剧院十分明智地打出了“组合牌”,同时抓住了国内观众的“柴氏情结”。进入11月后,大剧院推出的“国际交响月”系列演出则将又一个“大团年”推向了高潮,四大欧洲交响乐劲旅轮番亮相。阔别中国30年的苏黎世市政厅乐团成为马勒年中第一个亮相的世界名团;柏林爱乐所造成的一票难求以及全国乐迷纷纷来京的景观更是多年一遇;接踵而至的雅尔维和巴黎管弦乐团虽然曾多次来华,但一台搭配讲究,组合完美的法国作品还是让音乐会获得了出奇良好的效果;连同捷克爱乐在本月初的精彩表现,一举消除了柏林爱乐造成的“灯下黑”效应。

指挥大师马泽尔曾说“古典音乐的希望在中国”。作为中国首个定期举办的大型古典音乐节,上海夏季音乐节也得到了纽约爱乐的关注。纽爱音乐总监艾伦·吉尔伯特4日表示,近年来,他们关注到中国音乐家在全球的发展,以及对古典音乐的贡献。他们希望开启一种新的国际演出交流模式,深入城市进行互动。据悉,今年的驻场只是一个纽爱与上交四年合作计划的序曲,音乐会之余,中美两支历史最悠久的职业交响乐团,还将有很多亲密的合作。纽约爱乐将其百年教育音乐会品牌“青年音乐会”首度引入中国,并为上海乐队学院授课。

筵物 和永银 良素

上一篇: 龙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是什么意思

下一篇: 旅游文化应有自己的学科地位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