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爱乐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20-10-24 19:57:25

余隆介绍称:“中国爱乐乐团这次被邀请去参加逍遥音乐节可以说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乐团2005年就完成了世界巡演,2008年我们出访梵蒂冈为教皇演出被中外媒体称之为破冰之旅,2009年《留声机》杂志评价我们是‘世界十大最具影响力的交响乐团’,这些都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此次中国爱乐乐团

专辑延续了古典唱片史上最长久的一段合作关系——2013年,DG和柏林爱乐乐团共同庆祝了合作一百周年。提到柏林爱乐,人们就会想到卡拉扬,卡拉扬指挥柏林爱乐演奏施特劳斯作品的版本至今仍然是古典唱片中的标杆之作,无与伦比的音乐鉴赏力配上浪漫主义晚期的华丽作曲,卡拉扬与柏林爱乐在杜达梅尔出生那年——1981年合作的专辑也是首张施特劳斯作品专辑。但这些吓不倒年轻的杜达梅尔,相反,卡拉扬的精神似乎赋予了他灵感,去探索施特劳斯那排山倒海的和声以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深沉哲思的潜在音调。杜达梅尔说:“我认为在现场录音中我们实现了某种非常特别的东西,这是我生命中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就好像你梦想过的许多高峰中的一个,也许你曾经觉得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但是却梦想成真了。”此次发行也宣告DG纪念施特劳斯诞辰150周年活动的开始。(余悦)。

那是古典音乐演出与唱片业无比辉煌的岁月。说到两人的关系,卡拉扬在阿巴多还籍籍无名时,便对他有知遇之恩,邀他指挥乐队。但卡拉扬在柏林爱乐几十年的经营,与乐团的恩怨与是非,已被坊间解释为“厚黑学”与“权力学”的典范。阿巴多在他之后的接任,尽管是乐手民主投票的结果(其时还有梅塔等若干位炙手可热的人物在待选名单上),还是被媒体胡乱推测,以为有别的“推手”。当时阿巴多已56岁,绝非少壮,而柏林爱乐选帅事关重大。他被乐手接受,但被市场与挑剔的德国乐迷接受吗?那可是要拿他与卡拉扬相比的。

这部以阿巴多为主人公的纪录片在次年的第22届加拿大蒙特利尔影展上,获得最佳纪录片的殊荣。用这段诗句来形容阿巴多的一生,应该是合适的。“他是个典型意大利贵族,内敛含蓄,他不会刚愎自用,而是专心谨慎。”布鲁诺·甘茨不是第一个这样形容阿巴多的人,“以前大家总是觉得我含蓄,因为我以前比现在更不爱说话,我总是把事情留给自己。有些价值观和感情,对我来说相当重要,我试着将它们融入音乐。”阿巴多在这部纪录片里自己也这样讲,这个时候他已经患了胃癌,动了大手术,病魔将他折磨得形如枯槁,但是当站在舞台上,音乐声响起时,他的眼睛闪着亮光。

刘蔚上周末,又一位指挥大师陨落——德国著名指挥家库特·马祖尔在美国去世,享年88岁。马祖尔1927年出生在原属德国的小城西里西亚(二战后划归波兰),先后担任过莱比锡城市剧院、什未林梅克伦堡邦歌剧院、柏林喜歌剧院、德累斯顿爱乐乐团的音乐总监或首席指挥。1970年,他开始执掌莱比锡格万特豪斯管弦乐团的帅印,领导这支享誉全球的乐团长达26年。1991年,64岁的马祖尔接受新的挑战,接手有“指挥克星”之称的纽约爱乐乐团,同样成就卓著,直至2002年离任。

蒂勒曼有20年的歌剧指挥经验,指挥过的乐团包括维也纳爱乐、柏林爱乐、德累斯顿国家乐团、以色列爱乐等著名交响乐团。2007年11月蒂勒曼就曾率领慕尼黑爱乐在上海音乐厅献演了一场纯粹的德国作品经典,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次的音乐会将是蒂勒曼担任德莱斯顿国家管弦乐团首席指挥后的首次访沪演出,也是这支老牌德国乐团第一次由一位正宗的德国指挥家为上海听众带来一台纯正的德奥经典,演奏曲目包括瓦格纳/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前奏曲与爱之死;布鲁克纳/第七号交响曲;以及瓦格纳/黎恩济序曲;瓦格纳/唐豪瑟序曲;勃拉姆斯/第一号交响曲。西安游客吕欣是个古典乐迷,她兴致勃勃地在世纪广场上欣赏这台音乐会。她告诉记者,如果这样的活动多一些,会有更多人喜爱古典音乐,因为可以感受。“人人参与艺术节,人人享受艺术节”,一直是上海国际艺术节办节指导思想。为了让艺术滋养城市,实现文化惠民,艺术节推出系列举措,降低剧院门槛,推出优惠票价,把世界一流的演出带到市民广场,让市民与世界一流乐团,世界一流的指挥大师零距离交流,让艺术节真正成为人民大众的节日。

小論 招子 郑文丞

上一篇: 甘肃为多个濒危珍贵石窟文物建“数字化档案”

下一篇: 上海首批档案文献遗产揭晓 四大公司档案最好看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8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