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市爱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20-10-21 03:46:29

而我们开场第一个曲目埃尔加的《威风堂堂进行曲》更是用音乐向英国观众发出的问候。”对于中国乐团的首次“逍遥游”,国外媒体和乐坛也给予了高度关注。英国主流媒体《伦敦标准晚报》在7月9日的报道中写道:“相较于欧洲乐团动辄百年的历史,中国爱乐乐团仅仅14岁,但这支乐团却成为了少数几支能登

在城市音乐舞台另一端,已举办到第十四届的北京国际音乐节则走上了另一条马勒之路,没有国际一线乐团登台,却以瞩目的指挥家、独唱家阵容和富于特色内容策划惹人耳目。穆蒂、迪图瓦、艾申巴赫、郑明勋、哈丁等人轮番登场,五支本土职业乐团与新加坡交响乐团共同演奏了马勒的绝大多数作品。相比于如火如荼的马勒纪念年,另一位19世纪伟大作曲家李斯特200周年诞辰年则受到了相对的冷遇。尽管国家大剧院在其“国际钢琴系列”中特设“盛宴李斯特”板块,更邀来艾玛德、张昊辰、莱斯利·霍华德、瓦萨里等名家参与,而中山音乐堂也策划了有关的系列演出,但显然被马勒交响曲的汪洋大海所淹没,无法与去年的“肖邦年”和本年度“马勒年”相抗衡。

而且一些乐手并不住在拉萨本地,而是来自遥远的山南地区,距离拉萨有三四个小时的车程,于是很多乐手索性就驻扎在了团里,难得和家人团聚。据了解,西藏爱乐的乐手虽然98%都是藏族,但他们全部在中央民族大学、中央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等中国最高学府深造过,学成后又返回西藏,都是标准的“科班”出身。4月8日乐团大部队就从西藏乘火车出发了,11日如期抵京,尽管有两天的过渡时间,但很多团员抵京后还是出现了困倦、胸闷等“醉氧”反应。

“几周前我们遇到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郎朗因故不能参加这个音乐会了,必须再找一个优秀的音乐家来替代他。非常幸运我们找到了王羽佳,她和郎朗都是以精湛的技巧闻名世界,而且这两位优秀的钢琴家都来自中国。”西蒙·拉特说。结束当晚的音乐会后,柏林爱乐还将在17日晚带来一场“俄罗斯式的狂欢”,演绎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三交响曲》和斯特拉文斯基的芭蕾舞剧音乐《彼得鲁什卡》。音乐会将特设一首韩国当代作曲家陈银淑的新作,以作为对亚洲人民的致敬。(完)。

在过去的三天时间,京城古典乐迷享受到了一顿丰盛的音乐大餐。尽管是维也纳爱乐乐团第五次来到中国,但是在维也纳爱乐的巡演记录中,难得的在一个巡演城市演出超过两场。更大的“困扰”也来了,三场演出三套不同的曲目,各有各的精彩,哪场都不想错过,于是很多乐迷一狠心花大价钱拿下了三场演出票,不过昨晚当钢琴家鲁道夫·布赫宾德和身后的维也纳爱乐乐手们起身致敬的那一刻,所有的付出都值了。现场钢琴声中两眼含泪很多人还清晰的记得,去年北京国际音乐节上,布赫宾德在三里屯橙色大厅上演了一次“钢琴马拉松”,连续7天演绎了贝多芬32首钢琴奏鸣曲,那次是他第47次演绎该套曲目,也实现了他在五大洲演绎贝多芬奏鸣曲全集的梦想。

这部以阿巴多为主人公的纪录片在次年的第22届加拿大蒙特利尔影展上,获得最佳纪录片的殊荣。用这段诗句来形容阿巴多的一生,应该是合适的。“他是个典型意大利贵族,内敛含蓄,他不会刚愎自用,而是专心谨慎。”布鲁诺·甘茨不是第一个这样形容阿巴多的人,“以前大家总是觉得我含蓄,因为我以前比现在更不爱说话,我总是把事情留给自己。有些价值观和感情,对我来说相当重要,我试着将它们融入音乐。”阿巴多在这部纪录片里自己也这样讲,这个时候他已经患了胃癌,动了大手术,病魔将他折磨得形如枯槁,但是当站在舞台上,音乐声响起时,他的眼睛闪着亮光。

■ 阿巴多与中国40年前来京,吸引两万听众1973年春天,阿巴多曾经带领维也纳爱乐第一次来到北京,那是维也纳爱乐第一次在北京演出,期间发生了一件阿巴多后来认为很有意思的事情。因为有太多人想听维也纳爱乐的演出,所以音乐厅外聚集了两万人,在演奏过程中,每隔10分钟音乐厅里的人就会全部出去,换另外2000个人进来。阿巴多因为背对听众,是在演出后才知道自己的听众在不断变化。2009年9月,阿巴多带领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在国家大剧院演出。

承方 树仁 大连理工大学

上一篇: 岳阳亮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涂继权

下一篇: 西泠东道杭州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