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爱乐儿童文化艺术中心


 发布时间:2020-10-30 03:07:41

虽然50多岁的穆特在演奏中出现了零星音准失误,但她极高的水准和对音乐风格的精确把握仍然赢得了在场所有观众的心,现场掌声雷动、延绵不绝。《引子与回旋随想曲》中音符犹如耀眼夺目的钻石,干净不带一丝杂质,从琴面一颗颗落下。此曲在她的手中少了一份法国人的随意,多了一份德国人的严谨,狂热时

布赫宾德指尖流淌的钢琴音色清澈、晶莹,是继现场听过波格莱里奇独奏之后,我认为最完美的倾诉。维也纳爱乐和布赫宾德在贝多芬第五钢琴协奏曲展开的回忆令我十分动容,两眼含泪。”不仅是昨晚,这次著名指挥家蒂勒曼率领维也纳爱乐乐团三天的演出都超级有水准,指挥+奥国乐团+贝多芬,被网友戏言“太吓人的曲子和阵容了,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尤其是前晚的演出,一般安排在音乐会开场的艾格蒙特序曲,蒂勒曼颠覆性地把它用于返场,效果出人意料得好,有乐迷描述,“全曲最后那波澜壮阔的升腾,完美的将整场音乐会定格在一个极high的高度,乃至我出了剧院,独自骑行在夜色阑珊的街道,一如遨游在风雷激荡的云端。”(记者 罗颖 王小京 摄)。

从1969年被聘为斯卡拉歌剧院的音乐指导,1971年又与不设常任指挥的维也纳爱乐乐团订立了终身契约,并以首席指挥的身份积极筹办各种演出活动。随后阿巴多分别担任伦敦交响乐团、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柏林爱乐乐团、萨尔茨堡东方音乐节的首席指挥。2002年,阿巴多离开柏林并创立了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并且从2003年起定期进行演出。他给柏林爱乐乐团带去了民主与独立价值,成为乐团史上首位辞职的音乐总监。富特文格勒的艺术遗产、卡拉扬的商业遗产和阿巴多的政治遗产成为现今柏林爱乐乐团的立命之本。

中新社哈尔滨3月13日电 题:中国北疆崛起“爱乐之城”中新社记者 杨拓 刘锡菊“作为一名歌舞剧演员,表演就是我的工作,在哈尔滨表演的这段经历让我很享受,也希望能有更多的机会让中国观众感受原汁原味的百老汇歌舞剧。”13日上午,刚结束在哈尔滨的两天连演,《纽约纽约》歌舞剧的波兰舞蹈演员卡乌拉即准备赶赴下一场在中国的演出。近几年,越来越多像卡乌拉一样的世界级演员来到中国北疆省会哈尔滨,将精彩的表演留在这里,一座中国北疆的“爱乐之城”正因日益丰富的国际文艺演出而崛起。

在城市音乐舞台另一端,已举办到第十四届的北京国际音乐节则走上了另一条马勒之路,没有国际一线乐团登台,却以瞩目的指挥家、独唱家阵容和富于特色内容策划惹人耳目。穆蒂、迪图瓦、艾申巴赫、郑明勋、哈丁等人轮番登场,五支本土职业乐团与新加坡交响乐团共同演奏了马勒的绝大多数作品。相比于如火如荼的马勒纪念年,另一位19世纪伟大作曲家李斯特200周年诞辰年则受到了相对的冷遇。尽管国家大剧院在其“国际钢琴系列”中特设“盛宴李斯特”板块,更邀来艾玛德、张昊辰、莱斯利·霍华德、瓦萨里等名家参与,而中山音乐堂也策划了有关的系列演出,但显然被马勒交响曲的汪洋大海所淹没,无法与去年的“肖邦年”和本年度“马勒年”相抗衡。

被誉为世界顶级乐团之一的柏林爱乐以其辉煌的历史、独特的魅力、超一流的水准在广大爱乐者心中无可取代。而在“西蒙·拉特的时代”,柏林爱乐“光芒更盛”,演奏曲目范围得到了极大的扩充,并在世界一线乐团行列中率先完成了“数字化”,让全球爱乐者都能通过互联网欣赏这支乐团自2008年以来的绝大多数音乐会。“柏林爱乐的每一位乐手都是个性鲜明的演奏家,这也是柏林爱乐引以为傲的特征。”西蒙·拉特笑说,自己的工作就是“施展魔法”,让乐团这个“庞然大物”“跳起舞来”。

蒂勒曼的两首贝多芬交响曲显然并不能让京城听众满足,观众们一遍遍地鼓掌,蒂勒曼一遍遍地出来谢幕,但是他“吝啬”地最终也没有加演任何曲目。对此乐迷们倒也十分理解,“不管加演什么小曲目,都会破坏掉之前交响曲中营造的氛围。”一位乐迷如是说。布赫宾德演绎钢琴协奏曲提及维也纳爱乐,这支有着超过160年历史的乐团故事多多,圆舞曲在其海量曲目中只占极小比例,而演奏贝多芬则是乐团的悠久传统。乐团里的每个艺术家首先要进入维也纳国家歌剧院管弦乐团,并且在管弦乐团里要至少工作三年,证明自己是称职的,然后才有提交加入维也纳爱乐乐团申请的资格。

隆晟 免疫力 六景镇

上一篇: 通州区文化和旅游局领导班子

下一篇: 成都传世匠心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