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爱乐乐团上海首秀玩转“中国元素”


 发布时间:2020-10-28 15:48:44

比如有每年钢琴演奏家音乐会系列,也有主打室内乐的五月音乐节系列;今年大剧院还组织了纪念马勒逝世100周年的全套交响乐系列音乐会。李志祥告诉记者,大剧院开幕四年来,名家名团亮相国家大剧院已经成为日常演出的常态。李志祥告诉记者,大剧院现在引进的外国乐团的演出排期已经排到2014年,这

在过去的三天时间,京城古典乐迷享受到了一顿丰盛的音乐大餐。尽管是维也纳爱乐乐团第五次来到中国,但是在维也纳爱乐的巡演记录中,难得的在一个巡演城市演出超过两场。更大的“困扰”也来了,三场演出三套不同的曲目,各有各的精彩,哪场都不想错过,于是很多乐迷一狠心花大价钱拿下了三场演出票,不过昨晚当钢琴家鲁道夫·布赫宾德和身后的维也纳爱乐乐手们起身致敬的那一刻,所有的付出都值了。现场钢琴声中两眼含泪很多人还清晰的记得,去年北京国际音乐节上,布赫宾德在三里屯橙色大厅上演了一次“钢琴马拉松”,连续7天演绎了贝多芬32首钢琴奏鸣曲,那次是他第47次演绎该套曲目,也实现了他在五大洲演绎贝多芬奏鸣曲全集的梦想。

”说起这次音乐会的阵容,李南十分感慨。“这么多优秀的华人音乐家能聚在一起其实很不容易。一年前我们确定了这个创意之后就开始邀请他们,这些艺术家们每年在世界各地演出,最后能同一天出现在中国爱乐的舞台上共襄盛举。许多指挥家也代表着他们任职的乐团,这也是兄弟院团对中国爱乐的祝贺。”15位指挥家,每个人选择的作品也都各具特点。余隆介绍说:“现任中央芭蕾舞团音乐总监的张艺就选择了柴可夫斯基的芭蕾舞剧《胡桃夹子》的选段,我的大学同学,新疆爱乐乐团的常任指挥热合曼则将指挥邹野改编的新疆民间音乐《掀起你的盖头来》,俞峰带着中央歌剧院的歌唱家们会来一段《女武神》。我会指挥《唐豪瑟》序曲作为音乐会最后一部正式作品,这是中国爱乐乐团成立后第一场音乐会演奏的作品。”(完)。

在城市音乐舞台另一端,已举办到第十四届的北京国际音乐节则走上了另一条马勒之路,没有国际一线乐团登台,却以瞩目的指挥家、独唱家阵容和富于特色内容策划惹人耳目。穆蒂、迪图瓦、艾申巴赫、郑明勋、哈丁等人轮番登场,五支本土职业乐团与新加坡交响乐团共同演奏了马勒的绝大多数作品。相比于如火如荼的马勒纪念年,另一位19世纪伟大作曲家李斯特200周年诞辰年则受到了相对的冷遇。尽管国家大剧院在其“国际钢琴系列”中特设“盛宴李斯特”板块,更邀来艾玛德、张昊辰、莱斯利·霍华德、瓦萨里等名家参与,而中山音乐堂也策划了有关的系列演出,但显然被马勒交响曲的汪洋大海所淹没,无法与去年的“肖邦年”和本年度“马勒年”相抗衡。

这对规范国内古典音乐演出市场有好处。”反响乐迷来京听古典柏林爱乐、苏黎世管弦乐团、巴黎管弦和捷克爱乐聚齐交响月,只是国家大剧院过去数年来引进高质量交响乐演出的一个缩影。而通过一年年“常规”性的操作,中国的古典乐迷也在发展壮大之中。特别是不少外国乐团的巡演只在中国设国家大剧院一站,所以国内许多外地观众也会专程来大剧院看演出。记者采访中获悉,前不久因为柏林爱乐在京的演出曲目比上海多了一个关键的马勒第九交响曲,一批长三角地区的乐迷纷纷北上,而这一场景在2009年阿巴多与琉森音乐节在大剧院演出时也曾出现过。80后乐迷张光楹对记者表示,在大剧院看演出甚至成为了他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他介绍说,自己是十年前北京音乐厅“打开音乐之门”项目中培养出的80后古典乐迷。比如张光楹总会带一些从外地来北京出差的朋友去大剧院看演出。

古斯塔夫·杜达梅尔前阵子全程参加完萨尔茨堡音乐节——公开彩排、特别活动、专业论坛、指挥马勒交响曲第三、第七和第八号的演出,以及指挥莫扎特c小调弥撒——乐迷的新鲜劲儿还没缓过来,又能听到他的新专辑了,他指挥柏林爱乐的首张专辑本月就由DG全球发行,其中包括施特劳斯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和《唐璜》,这两支曲子都是施特劳斯作为一个不断探索管弦乐的作曲大师在其发展道路中的里程碑之作。整张专辑都是现场录音,完成于2012/2013演出季。

从某种程度上讲就是非常暴力。当然也相当强大。Q:仅仅是音乐本身就能在人们出现低谷时带来某种程度上的美妙感受?A:这其中还要归因于音乐的巨大魅力。这同时也是音乐的危险所在。音乐可以让不好的东西看起来很美好。我一度需要很长时间去学习控制这些感情。在人们发现音乐强大到甚至能够使人崩溃之前,在人们发现自己迷失在音乐之中之前,在人们发现音乐起着毁坏性作用之前,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Q:你所指的是什么呢?A:这是一种精神层面上的东西。

华宇乐 乔宁 福气

上一篇: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青莲同人文

下一篇: 富阳区场口文化礼堂怎么样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9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