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的文化体制存在哪些问题


 发布时间:2021-05-14 02:46:45

明初,监察体制沿循宋元旧制,中央置御史台,与中书省(行政)、都督府(军事)地位并重。洪武六年(1373年),设置六科给事中,以加强对六部的监察。洪武九年(1376年),为适应中央集权的需要,淘汰殿中侍御史,其纠仪的职能统统归至察院,监察御史“朝会纠仪,祭祀监礼”,御史台的三院制已

当进退作协已成平常事——文学才进入了常态近日,中国作家协会公布了2009年新会员名单,武侠小说大师金庸以85岁高龄赫然在列。几乎与此同时,享有“童话大王”之誉的著名作家郑渊洁高调退出北京市作协。一进一出,饶有趣味,引起各路媒体的广泛关注和广大网民的热烈讨论,作协再次处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有媒体指出,如今的作协,已经成为一座“围城”,外面的想冲进去,里面的想冲出来。毫无疑问,与当年的辉煌和荣耀相比,如今的各级作家协会处境已经十分尴尬,其影响力和权威性都已今非昔比。

南京紫金山景区,请余秋雨勒石题词,所提之词,能有多恶心,其实不看便知。如果不恶心,便不是余大师了。只是,令某些人感到奇怪的是,这样一个从人品到文品都如此境地的人,居然就是有人喜欢,特别是有地方当政者喜欢,乐意拿出大笔的银子,让大师出来给南京人民以及往来的游客添堵。套用一句小沈阳的名言———“这是为什么呢?”其实,细想想,事情很简单。首先,当今之世,体制内的官员,往往迷信体制内认可的学者或者专家。无论这些人实际水平如何,外面名声有多臭,只要体制内认可,比如有若干学官头衔的,所长、院长、校长之类,官员都会买账。

确实,永远都应当努力地去完善“体制”,但我们首先要搞清楚体制之能与不能。在我看来,将大师之不出归结为体制之不完善,就像一个望子成龙的父亲因为儿子成不了莫扎特就责怪中国没有建设成为奥地利一样。对于我这样的读者来说,真正生气的是到处看见一些人把自己打扮成“体制”受害者的那种拙劣姿态,仿佛只要把他们从享受着纳税人供养的温暖的作协大院扔到风雪交加的雍正时代的大街上或破庙里,他们就一个个都会变成曹雪芹似的。因此,我想以一个曾经的文学爱好者的身份奉劝文学圈子中人:返回自己的内心世界,那里才是真正属于文学的领地。或许,真正的大师就在我们身边寂寞而顽强地成长着,只是他注定将与这个匆忙的时代擦肩而过,在尚未到来的时代里绽放。(陈季冰)。

在地方监察体制上,唐初分全国为十道监察区,由监察御史十人分巡州县。开元二十一年(733年)改全国为十五道,监察御史亦增至十五人。御史不仅是察吏之官,也是“掌律令”之官,无论治吏与明法都与御史密切相关。唐朝的监察法以《监察六法》为代表,是“道察”体制的产物。首先,“察官人善恶”,使监察的覆盖面扩展到所有的官僚;其次,将户口、赋役、农桑、库存等经济指标列为监察的内容,显示对经济监察的重视;最后,司法监察已成为监察的重点,皇帝派出巡按地方的监察御史多奉命察大案、要案、冤案。

“文革”,是这种政治八股的顶峰,登峰造极。那是个人人都宣传,或者被宣传的时代。稍有点文化水,就必定热衷于宣传。一边是吹拉弹唱,一边是八股文章。尽管作八股文章经常容易犯错误,但当时就是人人爱,无论是大批判还是大宣传,其实都离不开文章,还有半新不旧的诗词歌赋,以及排铺张扬的郭沫若体的新诗。部分50后、60后做了官员,大抵是在改革后几年上大学的。这些人,当初考大学之前,在“文革”期间,大多经历过宣传生涯,属于对别人宣传之辈。

《1Q84》正以对纯文学来说史无前例的速度热销,而向来对媒体敬而远之的村上春树也一反常态,高调接受了《读卖新闻》的专访。《读卖新闻》称,《1Q84》5月29日面世以来,销量一路高歌猛进,截至7月1日,第一卷与第二卷的累计印数分别达到了106万册和87万册,突破200万册已指日可待。村上却对此一脸平静地表示:重要的不是销量,而是传达方式。谈到《1Q84》的创作动因,村上春树说,自己早就想以乔治·奥威尔的《1984》为基础,写一部描绘“不远的过去”的小说。

再等朝廷救济钱粮,至少得一年半,有时会拖至两年。”(《大清相国》,第174页)这一生动的描写,将灾害行政管理的弊端描述得如此清晰,给人以深刻的启迪。而其改革的思路,则更值得注意,这个办法就是救人为主,尽速报灾,火速下拨救济钱粮,然后再进行核查。而不是先行核查,各级周旋,拖延时日,然后下拨救济钱粮。其实,即使发生在2005年前后的我国救灾四级应急响应体制建设的基本原则,也是同样的逻辑。国家管理,金融为要。在古代,铸钱时轻时重,往往因情势而定。

度假村 梦朝 佐野

上一篇: K歌一首等于慢跑100米 唱歌减肥理论并不简单

下一篇: 漳州闽台文化艺术研究院地址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5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