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逻辑下的中国大众文化发展研究


 发布时间:2021-03-02 06:33:32

何小手《人物》杂志题为《惊惶庞麦朗》的报道上周引发舆论波澜,争议的焦点是,文章涉及大量新闻当事人的私生活,记者在报道过程夹杂了个人判断,其中不乏刻意贬低的内容。过去媒体报道不乏争议,业内人士往往会从专业角度探讨记者的报道技巧和尺度,以达到呈现事实和保证公正的平衡。但《惊惶庞麦朗》

黑格尔《耶拿逻辑》一书的中文首译本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日前在汉首发。《耶拿逻辑》(全名为“耶拿体系1804~1805:逻辑学和形而上学”)由86岁高龄的哲学家、翻译家、武汉大学教授杨祖陶先生首次译出,填补了黑格尔著作翻译工作的一项空白。黑格尔是西方哲学史上伟大的哲学家之一,黑格尔哲学体系标志着西方古典哲学的最高成就。老一辈著名学者如贺麟先生、杨一之先生等,已经将黑格尔的一些重要著作《小逻辑》、《逻辑学》、《精神现象学》等译成中文,开筚路蓝缕之功。然而,《耶拿逻辑》这部在黑格尔哲学形成过程中起至关重要作用的、不可绕过的著作,因其内容艰涩、难懂和其他原因,至今没有一个中译本,给学术界的研究工作带来一定的困难。杨祖陶先生继80岁左右首译黑格尔《精神哲学》之后,接着又翻译了《耶拿逻辑》,啃了这一硬骨头,弥补了缺憾,为推动我国黑格尔哲学的研究,做了一件扎扎实实的基础性的工作。(记者鲁艳红 通讯员孙琳菲)。

书成后,金岳霖异常宝爱。有一次他跑警报,特地把书稿也带上,而且席地坐在书稿上。直到天黑,警报才解除,他这才回去。回来一想:坏了,书稿丢了!再回去,掘地三尺地找,可就是找不见了。金岳霖绝望了,他痛不欲生,可是他也不能就此轻生呀!后来,他终于平心静气,咬咬牙,居然又把这几十万字的东西重写了出来。新中国成立后,张岱年碰见金岳霖,问:“《知识论》可曾写好?”金答曰:“书写好了,我写了这本书,我可以死矣。”近四十年之后的1983年,此书终获出版。

他认为人的动物性是恶的,而人的社会性是善的。”以德治国是周人的理念在第三卷《奠基者》,易中天表示自己根据金文、甲骨文考古证据有理论的重大发现,一些学者认为是在商朝就有以德治国理念,而易中天认为“以德治国是周人的理念”,“商代甲骨文里所有的‘德’都不是道德的‘德’,是‘得到’的‘得’,并且它还有第二个解释是‘直’。到了金文里面,‘得’加了一个心变成‘德’,‘内心’的正直才是道德,这时意思才变。而第一个有这个变化的金文是周成王时代的作品。

像毛遂自荐我都没用啊!”单就《百家争鸣》来看,易中天的“取舍”也有他的道理,他没有为老子专写一章节,在他看来只有哲学系教科书才会面面俱到,“读者会想‘老子关我什么事’,讨论诸子争论的是什么问题才够吸引人。”易中天说,写这系列书时会比较严谨,如果观点并非自己的,一定会按照学术书标准做注解,“我不会剽窃,这是职业道德”。他认为书中注解够详细了,“我跟最严格的学术书唯一不同的是,人家要标出引自哪个出版社,几版几页,我用不着那么详细。

他认为,抒情写意的画面和音乐,给这部政论文献片带有了崇高感、辉煌感,是一种美学上的上扬,这也是感动观众的一个重要原因。中国传媒大学新闻传播学部学部长高晓虹表示,《厉害了,我的国》不仅讲述了十八大以来中国取得的巨大成就,而且把“大国”与“小家”有机结合起来,把个人奋斗和国家发展相互交织,用大量笔墨表现了成就背后的人物故事,赋予了影片情感和温度。她指出,影片虽然没有传统意义上跌宕起伏的故事,但其紧凑的节奏同样造就了跌宕起伏的观感,如航拍的壮美山河、“复兴号”列车的启动等等,都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访谈语言没有一句“官样话”,带给观众很好的观影体验。万达电影院线总裁曾茂军说,《厉害了,我的国》起初是单位包场观看,但随着口碑的传播,越来越多的观众自发买票观看,自发进行宣传,实现了传统主旋律电影的突破。“观众既受了教育,还觉得很自豪,同时愿意去传播,电影院也有了很好的收入。”他认为,影片实现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统一。

81岁的金顺福先生更是带病工作,他在审读金岳霖1922年发表在《晨报副镌》上的一篇文章复印件时,因为字太小,模糊不清,就用放大镜一个字一个字地看,一个字一个字地描清楚。76岁的张家龙先生自告奋勇啃“硬骨头”,审定了“逻辑卷”的一个个逻辑符号和公式。金岳霖学术基金会会长、《全集》编委会主任邢贲思同志,编委汝信同志和陈筠泉同志,都十分关心《全集》的编辑和出版,出了不少主意,给了我们很多鼓励。还有出版社的领导和编辑们认认真真、一丝不苟的工作,让我们很受感动。在今天来说,学者和编辑们的高度敬业精神是值得提倡的,我想这也正是金岳霖等老一辈学者精神的延续。刘培育。

记者向他求证时,他摆摆手说:“我现在太忙了,时间越来越少。”他不知道自己未来多久出一本,但是明年想尽量写完第二部。今年,易中天在电视上出现了,不过不是《百家讲坛》,而是担任主持人讲述民生话题。网友依旧赞其“幽默风趣”,可易中天却告诉记者,现今太过繁忙,已让身体吃不消了,“明年我会放慢脚步,尽量少参加一些活动。”明年易中天想多用些时间来写书,在他看来这才是最要紧的事。66岁的易中天曾写下博文解释为什么自己要在成名后“出力不讨好”写36卷《易中天中华史》:“年轻人折腾,因为他来日方长;老年人,要折腾,因为他机会不多。”。

文化的逻辑和政治经济的逻辑是存在着较大差异的。它重点在于挖掘文化的本质与内涵,原则应是非功利性的、多样性的、审美的、精神性的。就目前看来“中国旅游日”的争议,我们无法看到其中的任何特色。功利主义、物欲主义正在进入文化内核,让商业逻辑和政治逻辑合谋,挤兑了文化逻辑。文化保护逻辑,变成了有商业价值的或者政绩价值的,就大力开发,否则就是自生自灭,甚至随意拆毁。文化表现形式的多样性和审美性等,会不会是在单一的商业逻辑和功利主义价值体系之下,继续存活呢?恐怕到最后,文化就只剩下具有可利用的商业价值了,而其他都将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福建 张天潘)。

记:是为了赶潮流吗?余:为了备课、写书更方便,我还喜欢研究排版软件,所以我出的很多书,都是我自己排版的。我还会请人帮我画插画,让逻辑题变得更有趣。记:听说您曾在浙江大学城市学院开过一门叫“时尚与潮流”的选修课,这似乎和逻辑学没关系?余:就是好胜心使然,年轻人能上的课我老余为什么不能上?记:有个问题您别生气,一个老人在一群小年轻面前教时尚,会有说服力?余:你不觉得全是小年轻的课堂上,走进一个老头来教时尚,这种反差本身就已经很时尚了?我不会去讲那种很虚幻的时尚,而是从米兰、巴黎等城市的时尚现状说起,分析谁在操控现在的时尚,并介绍一些时尚观念、时尚文化和时尚产品。记:那您最近在做什么时髦的事儿?余:我正在研究一个课题——微逻辑。现在不是很多事都被冠以“微”的名号,微博、微信、微小说、微电影,不知不觉我们就进入了“微时代”。当下年轻人的生活节奏很快,为了顺应这种“微生活”,我计划用一年的时间出5本书,用最精炼的语言,最经典的例子,教大家学逻辑。本报记者 徐洁。

钱家领 葡生 红博韵

上一篇: 遵义市播州区桂花街道创文

下一篇: 锦绣潇湘文化创意产业园招商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47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