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阅读”或将引发业界革命


 发布时间:2021-01-26 23:17:31

《十万个为什么》,是曾经陪伴不少孩子长大的科学“第一课”,近日,这套丛书的第六版问世。老牌优秀读物的再版,除了因为其经典,也有不少新看点。新版《十万个为什么》,大部分内容都是全新的,在问答形式上也有所创新,不回避学界的争议性话题,答案具有开放性。引人注目的是,编撰工作,有110余

一部好的教辅读物,必须经过三道以上的审稿程序,习题都要经过演算。更重要的是编写者必须是懂教育的行家。而没有这方面资质的出版单位往往没有编辑力量审稿,于是大量通过买卖书号,由他人拼凑等方式来“生产”教辅读物,其结果是质量低下、抄袭剽窃、侵权盗版、一书多号等违规违法运作比比皆是。不少人通过高定价低折扣等“优惠”促销手段,使很多质量不高的图书悄悄进了学校,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高质量是不变的宗旨教辅读物市场目前存在的问题已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

就算在传统中国,《三字经》被广泛采用,真到了家喻户晓、影响深远的程度。但是,倘若就据此认为,传统的中国人就都对《三字经》有通透而彻底的了解,那也未必。证据起码有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正是由于身为童蒙读物,《三字经》才赢得了如此普遍的知晓度。然而,却也正因为身为童蒙读物,《三字经》也从来没有抖落满身的“难登大雅之堂”、“低级小儿科”的尘埃。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正此之谓。中国传统对儿童启蒙教育的高度重视和对童蒙读物的淡漠遗忘,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谈到这本书的策划过程,山东人民出版社副总编辑丁莉说,之前的一段时间里,她始终有感于通俗理论读物在出版界得不到应有的重视,身为人民社应该着眼于服务大局,扛起理论图书出版这面旗帜。而当下社会大众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兴趣淡薄甚至出现误读,更让她深感有必要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传播和普及定为一个出版选题。这本书的编著者之一、原中国人民大学马列主义发展史研究所所长奚广庆告诉记者,国内之前已经出版了多部马克思主义理论著作,这当然是必要的,但是这些少则数十万字多则上百万字的大部头专著会令普通读者望而生畏。

领导干部学习读本构思别具匠心在互联网时代,正确进行“网络问政”已经成为各级党政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贴近民众、走群众路线的一种新要求,成为考量各级党政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政治智慧和行政能力的一项新指标,成为当前执政观念和政治文化变迁的一个新标志。各级党政领导干部必须学会在开放的媒体中处理事件,以积极主动的姿态加强与民众的沟通与交流。邹庆国编著的《应对“网络问政”党政干部读本》(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主要内容有:“网络问政”兴起的背景;“网络问政”在中国的发展历程;“网络问政”的内涵及特征;网络民意、网络民主、网络监督、网络舆论、网络媒体等与“网络问政”相关联问题的延伸与拓展以及党政干部应对“网络问政”新课题需要提高的能力、素质等。

此外,有9.20%选择了“基本不阅读”,调研者认为尤其值得引起注意。被调查者每天阅读数字图书(上网或使用手机、阅读器、IPAD等)时间超过一个小时的比例为25.52%,“基本不阅读”(17.56%)和“15分钟以内” (16.21% )达到33.77%。调研者发现,在数字化传播对市民阅读产生巨大影响,接近半数的市民已经将上网视为一种生活习惯的当下,接近三成的 “很少上网”和“从来不上网”者相对集中,而“很少上网”者集中为7至15岁、46岁及以上这两个年龄段。

“错误是因为广告公司美工人员在制作书牌时,使用了翻译软件,我们没能发现错误,对此我们表示歉意,也欢迎更多书友能为书店做得不到位的地方纠错。”“普法读物”到底该怎么翻译?“普法读物”到底该怎么翻译?现代快报记者使用在线网络翻译软件时发现,“普法读物”的确没法直译,需要意译。随后,记者向南京大学英语系副教授但汉松求教,他解释说,书店所表示的“普法读物”,是为大众读者出版的介绍基础法律知识的书籍,普法更多的是有一种教育的含义在里面,“该类书所设定的读者往往是掌握法律知识较少的人,而这在英文中没有一个完全对等的词语,能翻译出来。

优秀少儿读物稀缺,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这一现状的成因,除了国内出版业整体的疲软,长期以来,创作群体和社会对少儿图书价值的低估,也是十分重要的因素。偷懒攒书能有生存的空间,多少暴露出认识层面存在的一些问题。为孩子写书,如同唱摇篮曲和讲睡前故事,是简单初级的工作,甚至称不上像样的创作。于作者来说,写儿童读物,体现不出或者并不需要多高水平,难以取得大的成就。在这样的社会评价氛围中,大概不会出现一位J.K。罗琳式的童话大师,因其缔造的魔法世界而蜚声海内外。事实上,新版《十万个为什么》的编撰过程告诉我们,面向少年儿童的创作,是启迪心灵的工程,恰恰需要坚实的基本功和高度巧妙的智慧,而优秀少儿读物的思想价值,丝毫不会打折扣。以最大的诚意和踏实勤恳的努力,为孩子奉上精致的精神食粮,应该成为一种责任;让孩子铭记一生的阅读欣喜与感动,更是作者身为大人的自豪与荣誉。(李杏)。

纸质阅读时间则在连续两年下降后首次反弹,选择“数字阅读时间大于纸质阅读时间”的受访者比例下降了7.16个百分点,反映出最近一年纸质阅读的“回潮”。“30分钟阅读”渐成沪人每天阅读纸质图书时间的主流。沪上纸质阅读为何出现“回暖”之势?原因是多样的。一方面,沪人“首选纸质阅读”与其对纸质读物阅读效果的肯定互为因果;另一方面,纸质图书与深阅读需求呈正相关性。调查显示,沪人选择纸质阅读的主要原因中,“需要深度阅读”占18.84%,所占比例近4年来逐渐提高;“内容需要反复阅读”“考虑资料的权威性、学术性”“为了收藏和保存”“内容查找方便”也是重要原因。纸质阅读的“回暖”同时与数字阅读的缺陷尚未改进有关。据受访者的信息反馈,“容易导致视觉疲劳”“海量信息庞杂而难以筛选”“不适合精度阅读”依然是影响数字阅读体验感的三大主要问题,权威性不足、编排质量相对粗糙等人为性问题也在加强阅读者的拒绝。在业内人士看来,从阅读目标、内容、质量、要求、感受等指向出发进行产品的改进,是数字出版稳定市场、长期发展的必经之路。(完)。

百惠园 育晨 唐瑾

上一篇: 湖北襄阳一工地发现宋代古墓 疑似为米芾家族墓

下一篇: 四川平昌发现两处宋代石棺古墓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