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届三中全会文件及学习读物在京首发(图)


 发布时间:2021-01-17 01:52:19

传统中国的版权和知识产权概念本来就相当淡漠。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三字经》的作者也许还因为它只不过是一本儿童启蒙读物,而不在意,甚或不屑于将之列入自己名下,也未可知。后来的学者,即便是以考订辨疑为时尚的清朝学者,大致因为类似的缘故,也没有照例将《三字经》及其作者过一遍严密的考据筛子

(记者 姜小玲)上海博库书城不久前对张悟本养生书退书事宜尚未了结,这两天又忙着将号称“养生教母”马悦凌的著作紧急撤架。养生读物,长时间霸占着销售排行榜的重要席位。但近年来,随着养生专家的资质和养生理念受到广泛质疑,养生书的信任危机也随之而起。为何闹剧屡屡上演张悟本曾著有畅销书 《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2010年5月有媒体报道其有学历造假嫌疑,书中宣扬的“绿豆治百病大法”引发市场绿豆涨价,其食疗理念也遭到专家质疑,被称为“伪养生食疗专家”。

某书商曾透露打造畅销健康书的“秘笈”:出书人先策划一个吸引眼球的书名,然后再“制造”一个所谓“专家”;更有甚者连作者都是假的,内容是策划者自己写的或抄的。还有一些出版商根据大众喜欢“偏方”的心理,炮制所谓“民间秘方”,作者声称是古代某名医的几十代孙,内容则胡编乱造。曾有一本书中把砒霜用量都搞错了。砒霜的使用量对错只在毫厘之间,用错的结果会是什么可想而知。“雾里看花”更需辨识毫无疑问,健康养生书应致力于为百姓提供精准时新的健康保健知识,必须具备科学性、权威性。

其它书籍如中华版精装《古诗源》每册也要百余元以上;台湾版的精装《陶渊明集注》竟索价260元。不怨各路书商心黑,只恨精装典籍稀缺。物以稀为贵,精装的典籍永远是爱书人的追求。兰姆在文章中表达了对于过分精装的庸俗读物厌恶之情,他认为:“从某些方面说,愈是好书,对于装订的要求越低。”好书出版的频率高,普及面广,所以追求数量第一,没必要版版都是精装。但如果能做到既讲究质量又注重数量,岂不两全其美?对于藏书者而言,总希望将精力财力投入那些更稀缺更讲究的版本,这其中就应该包括精装经典。

而且该公司一个月新推有声读物1000种以上。出版界新宠儿回顾有声图书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30年代来自美国国会图书馆的设想。那时国会为方便盲人阅读,开发了“会说话的图书”项目。如今,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有声读物迈进了新的春天。Audible的创始人和现任总裁唐·卡茨说:“我们在接近一群无视介质、不去考虑文本、视觉、听觉体验之区别的消费者。他们注重的是作品本身。”正像阿歇特出版公司有声读物总部副总裁安东尼·戈夫所说:“现在每人的口袋里都有一台有声书播放器。

新《还珠》能否成为被年轻一代品鉴的新文化读物?13年前,一部《还珠格格》红遍了大江南北。小燕子、紫薇、尔康、五阿哥等名字植入一代人的记忆,赵薇、林心如、范冰冰等影视新人迅速蹿红。而今,长达98集的新版《还珠格格》再战江湖,创下了网络点击和电视台收视率的近期新高。在很多人看来,旧版“还珠”已被奉为经典,几乎无法超越,如此大手笔斥资千万经营新作未免有点儿画蛇添足。以当事人琼瑶的观点,这是一部拍给新一代年轻人的偶像剧,是送给90后的礼物,而不是让他们无条件地继承上一代人的审美观。

据少年儿童出版社副总编洪星范表示,那些由一个人编出的“十万”,不过是东拼西凑的产物。翻看这些版本的“十万”,大量雷同的问题反复出现在不同版本的书中,有的版本相似性之高,就连标点符号都没经过调整。为什么“十万”随便出?申请书名商标曾被驳回“十万”泛滥成灾,在出版领域早已成了常态。《十万个为什么》原本是少年儿童出版社于1961年最早在国内推出的原创科普读物,但据该社现任总编辑周晴介绍,自上世纪80年代之后,市面上就开始有不同品种的“十万”出现,到了新世纪之初,各种名目的“十万”更是已经在市场上铺天盖地。

拭目以待有声阅读“有声书”最早出现在20世纪30年代的美国。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随着汽车业的兴起,欧美的有声书发展进入高速发展期,普及率达到30%左右。到1994年美国定义该出版形态为audio book,并成立了相关的行业组织。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大潮,数字化的有声书产品形态不断出现和兴起。目前,有声书的形态已经不局限于传统的CD形态,数字化mp3形态的有声书发展非常迅猛,年增长率达到两位数。在美国这是一个约100亿人民币的市场。

宋宝斋 花岙 栖湾

上一篇: 诸葛八卦村历史文化和独特之处

下一篇: 白烨谈麦家《解密》:文学评论圈的评价始终不高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6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