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关心网络的作家:网络是不可逆的现象


 发布时间:2021-01-18 09:18:36

而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目前有声读物市场仅有2亿元的规模。“有声阅读是纸质阅读的一种延展,随着3G、4G网络的建设和智能手机的普及,有声阅读全面推开的时机已经成熟,2014年有望成为有声阅读元年。”北京东方视角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马晓波告诉记者。这家2006年即涉足有声

”朗声图书负责人欧阳群认为,在数字出版领域,有声书的出版将是未来的一个趋势。他希望通过《金庸作品集》这样具有强大市场号召力的鸿篇巨制,唤起读者对于有声图书这种新兴阅读形态的关注,另一方面,也让更多的“新新读者”有机会接触了解金庸原著。他称,希望将金庸武侠故事和作品中丰富的中国文化元素、历史人文知识,通过数字化的声音予以全方位呈现,项目通过开发多元化的文化产品和数字化的听书平台,体现出知识性、趣味性。这是全球数以亿计的金庸作品爱好者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绝佳之选。

专家们认为,“桥梁书”就是用以引导儿童从最开始的依赖“亲子共读”慢慢转入“独立阅读”阶段的书。桥梁书以培养阅读兴趣、锻炼阅读能力为目标。它的特点主要有三:一是故事长短适中;二是用字遣词都有细致考虑;第三,也是最为关键的,“桥梁书”一般不会灌输深奥的“概念”,而是以接近儿童的经验,采取故事的形式呈现给孩子。桥梁书是针对阅读过渡期(小学中低年级为主)的儿童专门设计的读物,文图比例、字词锻造、故事选择,都有创作、编辑上的特别考虑。

此外,有9.20%选择了“基本不阅读”,调研者认为尤其值得引起注意。被调查者每天阅读数字图书(上网或使用手机、阅读器、IPAD等)时间超过一个小时的比例为25.52%,“基本不阅读”(17.56%)和“15分钟以内” (16.21% )达到33.77%。调研者发现,在数字化传播对市民阅读产生巨大影响,接近半数的市民已经将上网视为一种生活习惯的当下,接近三成的 “很少上网”和“从来不上网”者相对集中,而“很少上网”者集中为7至15岁、46岁及以上这两个年龄段。

随便把一本普通的儿童文学读物,例如《鲁滨孙漂流记》划分为过渡读物,标上年龄段,会造成儿童阅读选择上的混乱。阅读是非常私人化的行为。一本普通读物,不同年龄段的孩子,会用不同的阅读方式、程度去理解其中的内容。有专家已经提出了儿童阅读的一个重要特点:阅读碎片化。孩子读《林海雪原》,可能会读懂里头好人与坏人的区别,为以后读小说积累经验;孩子可能满足于背诵《红楼梦》中的诗词(尽管他可能不理解诗词的意思),也可能对书中某个知识点感兴趣,甚至是对某一幅插图感兴趣,从而为日后对《红楼梦》产生强烈的阅读兴趣打下基础,为以后读章回小说、古典名著埋下阅读兴趣的种子。

“有声阅读”的出现解放了人们的眼睛,更能满足大众随时随地阅读需要。在排队等待的闲暇中,乘坐交通工具的路上,甚至居家生活中,你都可以随时实现阅读的愿望,在“有声阅读”中汲取知识的营养。美国率先兴起,我国紧跟节奏20世纪60年代,美国率先兴起有声读物,目前已是全球最大、近几年增长率最快的有声书图书市场。据统计,有声读物在美国有25亿美元的市场份额,约有35%的美国人每年至少收听一部有声读物。我国自1994年发行有声书以来,在出版数量、质量与民众的普遍认同度上一直都很低。

读书人对于它,当然是萦怀难忘的。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就连传统中那些通常认字无几,甚或目不识丁的底层百姓,起码也对“三字经”这个名称耳熟能详,时常拈出几句,挂在嘴边。歌剧《刘三姐》中有一个场景:一群方巾学士结队来和刘三姐斗歌,摇头晃脑,引经据典,诗云子曰。显然没有受过儒家教育的刘三姐面对这群不知稼穑的膏粱纨绔,俏皮而尖刻地直斥“饿死你个‘人之初’!”正是一个好例。说“陌生”,情况就比较复杂了,需要分几个方面来讲。

而国外名人图书方面,上海贝贝特图书出版公司将独家引进流行音乐巨星碧昂斯、鲍勃·迪伦以及泰勒·史薇芙特的传记。此外,济南本土出版亦有大动作。据济南出版社策划编辑王菁介绍,新的一年济南出版社牵手龙视传媒,将为山东卫视的三位主持人李鑫、辛凯和阿速推出系列传记《梦想去哪儿了》,讲述三位本土主持人的成名故事。“小阅读”和文学类图书回潮,冯唐、严歌苓、安意如推新书对比2013年的图书走势和2014年各家出版机构的出版计划书,记者发现图书从策划、出版到发行周期变得越来越短,而图书市场也开始越来越细化,品种增多,而印数下降。

桥梁书承接图画书,指向普通文字书,这个过渡特征十分明显。可见,分级阅读指向的是阅读过渡;作为最具分级阅读意义的“桥梁书”是一个非常科学、可行的阅读概念,它与图画书一样,都是具有鲜明特征的儿童文学品种。“桥梁书”是儿童在阅读能力过渡阶段十分必要的读物。把“桥梁书”、分级阅读的概念放大到普通作品中,是不妥当的。这种做法,本末倒置,混淆了作为分级阅读主要形制的“桥梁书”的概念。如同把插画比重较大的低幼读物归为图画书一样,“桥梁书”也面临着这种放大概念、混淆概念的隐忧。

婴儿与幼儿、学龄前儿童与学龄儿童、学龄低年级段儿童与学龄高年级段儿童,其认知皆有不同。分级阅读与儿童的认知发展吻合。其二,儿童阅读需要引导。与成人相比,儿童缺乏辨识、甄别对象的能力,他们不太容易很快挑选出适合自己阅读的东西。而且,年龄越小,越是这样。引导分两类,一类是儿童读物品质的好和坏、优和劣,一类是儿童读物接受度上的深和浅、适宜和不适宜。分级阅读当然两者都要考虑,但首先考虑的是后者。如果儿童根本看不懂,无从接受,读物再好,对儿童来说实际上还是没有任何意义。

惠农区 秀林 田文镜

上一篇: 全市党员双报到助力创文攻坚

下一篇: 陈家泠绘画艺术:绘画语素灵变 审美形态开放(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3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