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谍战不逊“潜伏”:僧人反间计 读诗送情报


 发布时间:2021-01-22 08:04:29

由于沿途警戒森严,运送武器来迟,千钧一发之际,手无寸铁的红队眼看囚车过路,无法出手。罗亦农就义之后,特科冒险收殓埋葬遗体,还竖立了化名“罗四维君子之墓”的石碑。负责情报的二科完全在搞“特务”工作。二科的陈赓、李克农、钱壮飞、胡底、潘汉年、陈养山、欧阳新、刘鼎、李宇超等人,都是中共

问他人生究竟为什么,他却滔滔不绝地谈自己的部下。事实证明,这些准备十分必要,这也为熊向晖顺利接近胡宗南打下了扎实基础。以奇制奇 “古怪”回答让胡宗南印象深刻1937年12月底,服务团来到武昌。31日晚上,服务团的人被告知等候胡宗南“传见”。见面那天,胡宗南手执名册依次点名,不论男女都称“先生”。按事先规定,被点名的人都得站起来说:“有”。胡宗南会提出三或四个问题。熊向晖发现,胡宗南提问时都会问一句“为什么到本军来? ”熊向晖萌生一个念头,他要以“奇”制“奇”,使这个“有点奇怪”的人也对他感到奇怪。

有人将他描绘成天生的谍报专家、特工天才,而有的人则斥之为魔鬼和毫无人性的刽子手。戴笠究竟是个什么人?他为什么会选择特工作为自己一生的职业?他如何取得国民党“特工之王”的地位?一1897年5月28日,一个叫戴春风的男孩出生在浙江江山一个破落的地主家庭。他的父亲嫖赌成性,耗尽了大部分家产,后来一家生活只靠他母亲的劳动来维持。这个男孩就是日后的戴笠,在进黄埔军校时,他给自己改了名字。戴笠读过书,上学时成绩还不错,后来还考入了杭州浙江省立一中,却因为违反校纪被开除。

隐蔽战线上的英雄戴镜元黎云文戴镜元(1919~2008),福建永定人。我军第一代无线电侦听人员。毛泽东主席曾为他题词“步步前进,就是步步胜利!”中央军委将击毙的日寇中将、“名将之花”阿部规秀的大衣奖励给他;朱德同志曾将斯大林送的望远镜转送给他……这都是为了表彰他在情报战线上作出的成绩和贡献。截获敌军情报 红军躲过一劫抗日战争爆发时,戴镜元只有20来岁,但已是我军著名译电员。他所在的中央军委二局,多次成功破译日军情报。

中共一大召开消息曾被日本侦获1921年7月30日,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正在召开,突然一个身着灰布长衫的中年男子从虚掩的后门闯了进来。机警的李汉俊连忙拦住他,问他找谁,来人声称找“社联的王主席”。李汉俊告诉他“社联”不在此楼,要他离开,但此人却站定环视四周后方才离去。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建议立即休会,“分途”转移他所。代表刚刚转移十几分钟后,大批巡捕包围了住宅。为什么中共代表大会上会出现敌探?消息是如何被侦查到的?请看国家行政学院刘峥教授的解读……日本提前得到准确情报据日本历史学家石川祯浩的著作《中国共产党成立史》中记载,就在中国共产党宣布成立之时,日本警视厅已经得到了准确的情报:6月末得到的情报说,“上海支那共产党”近期将召集各地(北京、上海、广州、苏州、南京、芜湖、安庆、镇江、蚌埠、济南、徐州、郑州、太原、汉口、长沙)代表开会,日本人也将参加。

文章接着分析说:这份情报虽然把预定开会日期误作“6月30日”,但仅仅与准确开会日期相差无几,开会地点却是准确无误的“上海法租界贝勒路”,即现在的中共一大会址所在的“黄陂南路”,不见得是虚报。与历史相对照,这份情报无疑是“相当”准确的:“上海法租界的贝勒路树德里3号”即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现兴业路76号)——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的会址。“包打听”和后来的巡捕闯入的时间也正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召开之时。

最后,这对假夫妻还结成了真夫妻,相伴一生。站站接力敌区买药送往根据地展厅现场,两幅白求恩医院医疗现场的照片,展现了平西情报站为抗日根据地运送药品的故事。在抗战时期,日军对抗日根据地实行严密的封锁,尤其禁止西药流入,导致根据地药品奇缺。1939年5月清晨,一位乡下的“教友”老杨来找“黄长老”帮忙,给“黄长老”送来一份密写的药单子。“是白求恩大夫开的,都是‘家里’急需的”。这位“黄长老”就是黄浩,他的实际身份是地下抗日情报人员。

翼品 军代表 甲鱼

上一篇: 《纸牌屋》第三季延拍 曾为取景地创收近2亿美元

下一篇: 杭州纸牌屋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6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