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走红B站 点击量近70万


 发布时间:2020-10-27 08:11:20

央广网北京9月30日消息(记者满朝旭)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这些天,很多人都有计划去故宫看一看“故宫博物院建院90周年系列展览”。10天以后,也就是10月10号,故宫里还有两个景点要开放,一个是午门的东西雁翅楼,另一个则是尘封已久的寿康宫。今天,记者就提前探访了这两个景点

建议观众关注故宫博物院举办的各类展览,比如武英殿“故宫藏历代书画展”、文华殿陶瓷馆、景仁宫“孙瀛洲捐献文物精品展”、延禧宫“色彩绚烂——故宫博物院钧窑瓷器展”等。并建议观众避开每天11:00至14:00的人流高峰时段,安排好出行计划。该方案还提醒,故宫内存在有非法散发“一日游”小广告的“黑导游”,他们非法揽客,坑蒙观众,故宫博物院迫切希望能够根除这一乱相,但因不具有执法权而不能有效管理。呼吁观众提高警惕,加强防范。

感其心,彰其行,故宫博物院将何刚先生的名字镌刻在‘景仁榜’上,并给予奖金奖励”。何刚之子:家里再穷也不后悔在追思会上,何刚之子何俊清表示,父亲的捐赠行为是自己最宝贵的精神财富,家里再穷,也从没为当年捐赠文物而后悔。在受经济利益的驱使,盗掘古墓葬、非法走私文物十分猖獗的情况下,农民兄弟重义轻利捐献“国宝”的行为尤为难能可贵。单霁翔说,哀悼何刚,不仅是感恩他为故宫博物院做出的贡献,更多的是希望将他这种身在困境中还能恪守原则、淡泊名利的精神宣扬出去,去感染更多的人。

没想到,在故宫这片方寸天地,就这么呆了30多年。”王有亮说,刚参加工作时候的场景,就好像发生在昨天。“刚来不久,就面临一项艰巨任务,要做一批青铜器复制品,每一种要做50件。”王有亮回忆,当时正值“活蹦乱跳”的年纪,觉得工作太枯燥了。经常被师傅要求用钢锉、砂布和木炭打磨铜器,一磨一整天,这对当时的他来说苦不堪言。在当时铜器组的组长,他的师傅赵振茂先生的引导下,他慢慢找到了工作的乐趣,开始发现每个青铜器独特的美。王有亮举例说:“一件篮球大小的青铜器,就有几十公斤重,要把它反反复复地捧在手里琢磨,根据切口、颜色、形状、曲线、弧度对上每一片碎片,急性子确实干不了,时间长了,对手里的这件东西的每一个肌理都非常熟悉,日日夜夜琢磨,都琢磨出感情了。

故宫文化产品展卖区集中展售108种带有故宫元素的文化产品,而且都是深受观众喜爱的明星产品,如朝珠耳机、“朕就是这样汉子”折扇、萌系卡通玩偶等。□揭秘1 精品馆为何选址北京奥运塔?游客密集扩大文化传播效果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介绍,受到场地的影响和文物保护的制约,故宫内虽然今年新开设了18个展览,但是很多都是作为临时陈列。本次开设的精品馆,每个主题的展示为期一年,来北京的观众可以多一些机会观看精品文物,与故宫展览互为补充。

但许多慕名而来的游客听了,依然决定选择排队。据了解,前天就有游客排队到次日凌晨1:30左右参观《清明上河图》。记者在武英殿门前的广场上看到,排队的“长蛇阵”几经折返,队伍已经排了10层。尽管人多,但观众已有排队时间的预期,秩序井然。故宫外西路管理科科长雷铭介绍,为了应对专门针对“热展”的极端超大客流,故宫将安全放在第一位。据了解,十一长假限流“大考”加上故宫博物院90年院庆四大区域开放,很多故宫人已连续每天工作16至18个小时。

而去年已启动保护性修缮的养心殿,也在昨日启动了文物撤展,进入了可移动文物修复环节。据悉,这两处均已进入故宫原状陈列开放的名单,最终会以相应时期的原貌,展现在观众面前。■ 相关新闻故宫首发现明大型宫殿墙基日前故宫考古再出新成果,在慈宁宫广场,长信门西北侧地下,一处东西宽2.5米、南北长5.4米的深坑内,发现残存的砖砌墙基,这是故宫内首次发现明代大型宫殿墙基。昨日故宫博物院介绍,此处将与此前的慈宁宫东院、隆宗门外考古遗址开放展示,只不过隆宗门考古现场专业性较强,可能会开放为专业展示。

该书从不同层面、不同角度对故宫旅游公共服务的实践经验进行深入分析,提炼出故宫旅游公共服务的特色和亮点,并在此基础上提出对各类旅游区点有价值的启示以及此类公共服务未来进一步提升的思考。北京市旅游发展委员会党组书记、主任宋宇在会上表示,近年来,在推进旅游景区公共服务建设中,故宫博物院的许多工作在全国乃至国际上走在了行业前沿,破解了一些旅游景区管理服务中的难题。据了解,2009年以后,故宫博物院成为世界上唯一一座每年迎来上千万参观者的博物馆, 2016年更是突破1600万人次,超过卢浮宫博物馆和大英博物馆的观众数量总和。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介绍,这一工程将会给院藏文物安装上芯片,当文物在非正常情况下移动时即可报警,并能发送可追踪的信号;同时,还将给特定人群的证件安装芯片,这样其游览路径即可实时监控,“比如‘黑导游’之类的就无处遁形”。此外,单霁翔还针对日前发生的“黑导游”与故宫保安冲突事件再次向有关部门提出建议:呼吁授予故宫博物院执法权,根治紫禁城内非法“一日游”等顽疾;建议有关部门加强作为,有效治理故宫世界文化遗产周边“黑导游”、“黄牛”、无证游商等聚集;建议尽快出台《故宫保护条例》,强化故宫文化遗产保护的顶层设计和法律保障。作为《故宫保护总体规划》的项目负责人,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历史研究所所长陈同滨也认为故宫作为世界最大的古建筑博物馆、世界文化遗产地以及到访观众人次最多的所在,全面展开这样一项从可移动文物到不可移动文物到为观众服务的大型工程,是空前的重大举措。“与此同时,必须要立法从法律层面来予以保障,没有《故宫保护条例》是很大的缺憾”。(完)。

青橙 赫金 苜向

上一篇: 新晋院士赵政国:从车工到院士的奋斗梦

下一篇: 传统文化对初中物理的渗透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5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