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五月诗社:草根社团架起传承中华民族文化金桥


 发布时间:2021-04-15 15:58:04

其实,网络译者从来就不甘寂寞。《哈利·波特》系列小说英文版首发后,因为中文版往往要等3个月才能上市,按捺不住的这些草根便开始自己动手翻译,然后供人们免费阅读,这惹得罗琳勃然大怒,甚至动了打官司的念头。但草根依然我行我素。从“地下”走到“地上”差不多是去年开始的。去年上海译文出版社

自媒体:“诗歌写作主体大众化”的催化剂?诚如龚学敏所说,网络媒体乃至自媒体的兴起,给来自民间的诗人们提供了一个自由展示自我的平台,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原本有些“圈子化”的诗歌主体的拓展。这个趋势在过去的半年中表现的尤为明显:余秀华等一批草根诗人的作品,很多都经历过在网上发表、“刷屏”的过程,并迅速传播开来。诗人翟永明较早注意到这一现象。她表示,在出版社越来越不愿意出版诗歌的背景下,先锋诗歌的传播渠道从纸媒转向了网络,“可以这么说,当代诗歌是最早进入‘自媒体’时代的文学形式,借助于新的科技手段,试图传递出浮燥生活之上的澄明和诗意”。

在“知识错乱的知识界”,草根能量寥若星辰——读《我是这样想的》1998年,我在纽约P.S.1当代美术馆中国专展上初见《草船借箭》。它被高高悬挂在狭小的布满砖墙的空间,木质船体的每一缝隙都密密麻麻插满带着羽毛的竹箭,粗暴,沉默,好看。傲慢的纽约。那是中国当代艺术第一次有规模地被接纳、被展示。《草船借箭》的出现,使这件制于福建泉州的大装置,显得触目而冥顽,浑身彻头彻尾的陌生感,像是一场被主动邀请的挑衅。我试图解析《草船借箭》的狡诘与攻击性:它来自纽约语境难以测知的另一维度;一场角色变易的游戏、古老的传说;船与箭,巧智交作—在蔡国强手中,正成为一则正喻而反讽的寓言。

从年初二出门演出,每年10个月在外奔波,平均每天两场戏的演出量,占据大部分时间,排演新戏只能“见缝插针”挤时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曹帮萍说,没有“铁饭碗”的演员们,在有一定舞台能力后,流失严重,这对草根社团来说打击不小。时近年关,也是各草根社团的演出旺季,百忙之中的曹帮萍带着《关于进一步加大对全省民营院团扶持工作》的提案,参加2013年安徽省“两会”。她希望,针对目前民营院团发展遇到的尴尬瓶颈问题,民营院团能有专项扶持资金、民营演艺人才能获专业认同、剧目建设能有智力支持。据了解,为支持民营剧团发展,安徽正启动“3311”计划,意在用3年时间,壮大临泉杂技、埇桥马戏、安庆黄梅戏三大特色区域民营演艺产业,培训1000名民营艺术剧团骨干。

目前,安徽领取《营业性演出许可证》的民营院团1500余家,从业人员4万余人,年演出场(次)超过30万场,演出总收入超过5亿元人民币,院团涵盖黄梅戏、杂技、庐剧、民歌等。芜湖县黄梅戏剧团,成立于1989年,团长曹帮萍在约30年的“草台”演出中,颇有感触。她希望,民营草根社团能有创作新戏的时间,能有专业认同的归属……据了解,安徽省最近揭晓的民营社团“名剧”中,《江姐》就由该剧团历时多年打造而成。临泉飞燕杂技团团长尹燕春介绍,各种商业展演、文化惠民下乡等旺盛的需求,让他们有了更多的演出机会。据悉,其带领的20多人杂技队,演出场次达400场以上,演艺收入更是超过百万元。(完)。

“那好。你临来时有人作诗送给你吗?”“其他人真没有,倒是鄙人的小妾有一首。”“是吗?读给朕听听。”宋真宗一听是女流的诗,似乎比对杨朴的诗更感兴趣。杨朴不紧不慢吟诵起来:“更休落魄耽杯酒,且莫猖狂爱咏诗。今日捉将官里去,这回断送老头皮。”宋真宗一听,笑得前仰后合——出来做官原来是这么可怕啊,跟断头台都拉扯上了,难怪人家不情愿啊。得,既然事情这么严重,咱还是别难为人家了,放他回家好了。后来,苏东坡因“乌台诗案”被捕,在被押解出门时,妻子儿女哭成一团。苏东坡倒是坦然,冲妻子打趣道:“你就不能像杨朴的小老婆那样送一首诗给我?”一句话,逗得妻子破涕为笑。杨朴隐居一生,活了78岁,死后葬新郑龙湖镇袁堡村东。北宋著名诗人黄庭坚曾拜谒杨朴墓并题诗一首:“三尺孤坟一布衣,人言无复似当时。千秋万岁还来此,月笛烟莎世不知。”许禾钢。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张清华表示,在中国诗歌传统中,诗历来分为“风”、“雅”两类,作者的身份相应有“人民”和“文人”之分。但现代以来,来自草根阶层的民歌其实一直处在被压抑的状态。半年多来,“草根诗人”的频繁出现,似乎使得这种局面开始“破冰”。不过,分析他们的作品,诗人张杭表示,其中70%的诗人是好的,余秀华属于中等偏上,而70%的诗人中也不是每首作品都好。在谈到余秀华作品的时候,张清华则认为,从重要性上它比一个专业性更好的诗人的作品重要一些,“但拿她来和大解、欧阳江河、西川比肯定没这必要”。

围绕着旭日阳刚,大众、媒体、文化娱乐界都在浅层次上,甚至于在外围上“亢奋”,而对核心问题比如说“草根如何在社会上赢得自己的位置”、“草根艺术应该获得什么样的审美空间”、“草根精神应该具有什么样的价值取向”等视而不见。旭日阳刚是一个典型的标本,本可以从各个方面解读其文化意味。混“炖”旭日阳刚,表面上看是关注、帮助、爱护,实际上却可能是漠视、扭曲、误读,其结果可能是对旭日阳刚一股脑地消费了之,即把他们一下子抛到浮光掠影的娱乐环境中,让其昙花一现。

今年的几位也很有实力与人气。“水晶球达人”的胡启志,这位喜欢街头艺术表演的年轻人,把一颗水晶球表演得充满了欣赏性,达到了人球合一的境界,相信,在春晚的舞台上又将大放异彩;有着“红孩儿”之称的5岁男孩邓鸣贺,多才多艺,歌舞、戏曲、小品俱佳,看到他的精彩表演,你就能感受到什么是“自古英雄出少年”;由中、韩、泰三国挑选出五位美少女组成的偶像与实力兼具的女子组合IMe,将为观众带来时尚、青春、动感的表演;而从小酷爱唱歌的农民歌手“大衣哥”朱之文又将会给观众带来什么样的惊喜,这些答案都将在龙年春晚上一一揭晓。

国家级流行乐大赛完成华丽转身“金钟奖”评选走近大众刚落幕的中国音乐“金钟奖”流行音乐大赛,今年首次通过深圳卫视实现了全国覆盖,同时也预示着与“梅花奖”、“荷花奖”、“金鸡奖”并列的这项国家级艺术大奖的一次华丽转身———从高居殿堂到走近民众。大赛全过程中求变创新伴随着争议,但近日举行的研讨会上,众多海内外专家对“金钟奖”的改革尝试却集体鼓劲加油,认为赛事所折射的中国流行乐坛转型方向不容改变。“庙堂”“草根”界限应弥合中国流行音乐界一直存在两套系统,以青歌赛、金钟奖为代表的“庙堂派”和由自由音乐人、唱片公司、各大选秀节目等构建的“草根派”。

膏贴 亮羊 廉义孝

上一篇: 谈谈你对茶艺中国茶文化的理解

下一篇: 文化创意产业园的锦和模式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