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崇年被打知情人抨击百家讲坛:草根观点被漠视


 发布时间:2021-04-15 16:57:09

此后,石牌镇、钟祥市、荆门市三级政府都开始慰问余家,妇联、残联、文联也有人来了。诗歌的出版也被提上日程,不断地有出版商打电话来。一个河南来的电话表示,可以融资、众筹出版余秀华的诗集。多次得到已经与其他出版社签下合约时,电话那头依然不死心,“我们只要一个小册子就好。”尖而为世人所知

对于“脑瘫诗人”“打工诗人”之类的称呼,很多评论家认为没有必要去争论是否贴标签的问题。青年评论家张杭表示,他更希望大家去深入了解这些诗人的作品。观察:无论哪个时代,最终留下来的只有诗歌文本作家、诗歌评论家们的意见不无道理。纵观这个创作群体,即便红火如余秀华,浏览近来与其有关的新闻,也多半与诗歌二字无关。在更大的层面来讲,则是陷入了一种“娱乐化”境地。这让人不禁要问,在诗歌已被“边缘化”的时代,人们对诗歌的关注,究竟是将其当作谈资,还是出于对诗歌本身的热爱?这种情形之下,我们又应该如何看待诗歌呢?中国诗坛并非没有过辉煌时期。

曹帮萍21日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说,草根社团一般规模小、流动性大,生存与发展能力都比较弱。此外,受经费、人才、剧本等多方制约,难以创新适应观众“胃口”。据曹帮萍介绍,安徽民营院团数量、演出场次和收入均占该省文艺表演团体的九成以上。其中,以黄梅戏、庐剧、花鼓戏等剧种为主的戏剧院团有300余家。自己所在安徽省芜湖县黄梅戏剧团,现有演职人员50多人,年演出场次600场左右,收入200万元人民币上下。曹帮萍说,黄梅经典《天仙配》、《女驸马》虽受喜爱,但不能天天《女驸马》、夜夜《打猪草》。

“有一千条秋裤,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枯藤老树昏鸦,穿条秋裤回家”;“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没穿秋裤,无处话凄凉”……网友“克洛伊”表示,微博上,“秋裤体”的出现让众网民皆成“诗人”。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第3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2年6月底,中国网民数量达5.38亿,其中,微博用户数达2.74亿,较2011年底增长9.5%,网民使用率为50.9%,较2011年底增加2.2个百分点。

与此类似还有前段时间以诗集《纸上还乡》出名的郭金牛:《纸上还乡》是在“北京—鹿特丹国际诗歌节”中获得国际华文诗歌奖的诗集奖。这位作者并没有受过专业的诗歌写作训练,曾在深圳流浪七年,并被冠以“打工诗人”的头衔。引起公众关注的“打工诗人”还有去年坠楼辞世的年轻人许立志,当时曾有媒体以“才华横溢”来形容他。近日有消息称,他生前诗集《新的一天》已经出版,许立志的诗集和该朗诵活动的诗歌,可称为当代中国最原创、真实、感人的作品,代表着中国人真正的命运。

北宋年间,新郑县(今新郑市)出了一名平民诗人,此人好学善诗,淡泊名利,虽然性格有些怪僻,行止有点另类,但生活得逍遥自在,用时下流行的话说,他活得“有尊严”,他就是草根诗人杨朴。杨朴,新郑东里(郑韩故城)人,自号东里野民。这个“野民”作诗的确有些“野”趣:喜欢独自一人骑着黄牛在荒郊溜达,见到林密草深的地方,喜欢仰卧其中对着蓝天白云冥思遐想——这是他通常的创作路径。当然,如果有必要,他会到更远更野的嵩山险绝处开发灵感,据说他的百多篇妙文就是在那里完成的腹稿。

网络在线翻译由此应运而生。作为目前中文互联网上日更新量最大的翻译网站,译言网就聚合了这样一批“草根翻译”。据译言网负责内容合作的张文武介绍,现有6万注册用户活动在译言网,每天更新内容100篇左右,页面点击率持续在每日十几万。“译者来自世界各地,翻译内容涵盖各个领域,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娱乐等。”在这里,你可以第一时间读到奥巴马就职演讲的译文,也可以看到每日更新的《卫报图说24小时》,甚至还有健康美食等资讯。

这一点我们中国某些艺术家和人家不能比了,前些年,一位一夜蹿红的艺术家,前一天还在小剧场门外打着快板吸引观众,第二天,成名了,请进剧场,票价立即飙升到400元,后来到全国巡回演出,门票已经标出天价了。草根艺术不能离开民间,草根艺术离开了民间,就失去了赖以生存成长的肥沃土壤。试想,二人转艺术如果长期离开东北广大民众,成为一种殿堂艺术,不必多少时间,东北乡亲已不认识他们本土成长起来的二人转艺术,二人转也就成了一种民众不敢问津的奢侈表演了。所以,草根艺术一定不能离开草根民众,走上舞台是草根艺术的成熟,但离开草根民众,受到伤害的只会是草根艺术自身。林希。

王布 禄儿 汤草

上一篇: 广东丹霞山村“牛鼻书屋”蜚声海内外

下一篇: 安顺屯堡文化遗产保护条例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