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座明代古窑现身南京长江边 明城墙砖在这烧制


 发布时间:2021-03-05 20:54:52

江南时报记者吕晶晶90后为台城书房写“明朝短信”昨天下午,台城书房接下了创意南京“文客圈”的第八场活动,老板崔波告诉记者:“上个月我们光台城读书会就承办了10场活动,像创意南京这样的活动就更多了,茶会、新书推介或者其他商业活动都有。”如今,台城书房不仅可以看书、喝茶、办活动,还做

想想这就是不伦不类、大煞风景”。他认为,“城墙渡”从功能上说,是为了方便游人上下。出发点很好,但意义不大。因为,从解放门的台城向西可以一直走到玄武门,向东可以走到九华山,并从九华山下来。但是临近玄武门处被封死了,这段路不过一公里多一点,只要把玄武门上下城墙的通道打开,游客完全可以从此上下。根据自2010年12月1日起施行的《南京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明代都城城墙三十米范围内,不得新建任何建筑。按照这个规定,“城墙渡”从电梯到城墙再到另一侧的电梯,要建一个跨度超过六十米的廊桥还是透明的,“不知道结构如何解决,很不靠谱。

后来文物部门到场清理,竟在碎砖中发现了一面完整的“矮墙”。一个历史之谜解开——南京明城墙部分段落,其实是墙里有墙,“墙包墙”。工程竣工后,市民可以走在钢结构通道上,俯视观察矮墙。目前这段矮墙依旧完好,它的高度为明城墙一半,厚度仅为七八分之一。“这里是最佳观景点,”站在前湖段明城墙上,一边是湖光山色,一边是主城城市景观,市领导和市民纷纷拿出手机拍照留念。金陵戏坊 还原老南京戏园子沿着老门东主干道一直往南走,尽头左手第三栋就是“金陵戏坊”,毗邻郭德纲的德云社,其正门正对着明城墙。

六合民间有“铁打的六合纸糊的南京”的说法,就是形容六合城池的坚固。1858年10月,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率部攻打六合,与清军展开拉锯战,双方死亡过万。最后,面对六合城墙毫无办法的陈玉成使出最后一招,他命士兵挖掘地道灌入炸药,炸开城墙,杀入城内,六合清军守将温绍原战死。延伸浦口、高淳、溧水都有过城墙记者从文物专家处了解到,南京的几个郊区,历史上都是县城,如高淳、溧水、浦口,它们也各自有过城墙,几乎都建于明清时期。高淳和溧水的城墙如今已经荡然无存,但高淳老街旁边还保留着“迎薰门”的老地名,证明当地正是高淳城墙迎薰门的旧址。历史上的浦口城墙还保留着一些痕迹,明代城墙则相对遗迹留存较多,至今还能找到城墙墙体和老城门附凤门。此前有业内人士提出,这些“卫城城墙”可以纳入广义上的“南京城墙”,可进行打包申遗。但城墙专家杨国庆表示,目前南京郊区的确有几处城墙遗迹,但它们并不从属于南京明都城城墙,并不会打包申遗。记者 仲敏。

“我觉得,明城墙给人的感觉是安静的、是娓娓道来的,她身上的故事和历史是丝丝渗透的,我们只需要安静地、随意地在城墙上漫步,就能感受到明城墙传递来的气息。有些外来的东西,反而破坏了这种美感。”一位退休的老教师这样告诉记者。不过在一些游客看来,明城墙上黄包车的出现也是南京独有的文化特色,“确实给游客带来了方便,花同样的时间看了城墙上更多的风景,同样能加深对城墙、对南京的了解,存在既是合理”,来自武汉的游客刘先生说道。

杨国庆说,1956年的拆城取砖是在几个地点同时拆,但很快出现了扩大化,拆了当时不允许拆的地方,太平门就是这样被拆掉的。杨国庆看过拆城时期的会议记录,他叹息道,每个人都有历史局限性,当时很多专家都为拆城鼓与呼,比如1954年年底专家会议上还有学者说要拆中华门,理由是,人们可以从中华路直接看到雄伟壮观的雨花台,缅怀革命先烈,为什么要让中华门挡住呢……当时有清醒认识的人并不多,时任省文化局副局长朱偰就是其中一个,而朱偰的个人命运也与南京城墙砖纠缠在一起。

让文物“用起来”:23公里全线开放,“水陆空”感受城市“开发利用,是对明城墙最好的保护。”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指出,明城墙这么大体量,举世罕见,已成为南京的城市象征、历史见证,要通过开放“让城墙成为市民触摸历史、感受城市的地方”。此外,做好明城墙的连贯和开放,老百姓就会感受到它的珍贵,会自发地保护它,还会监督他人、监督政府更好地保护它。开放利用,能让文物古建从“死宝”变成“活宝”。南京市文广新局局长刁仁昌介绍,明城墙若干节点正在进行整修,神策门至玄武门示范段已经竣工,游人上得城墙,从中央门可以一直游玩到解放门。

但如今,欧阳修“钱塘莫美于西湖,金陵莫美于后湖(玄武湖)”的诗句,无意中也成了南京的一个小小“心结”。之所以有“城墙渡”这样的设想,正是因为现在明城墙已成为割裂玄武湖和西侧市区的一道“箍”。现有的玄武门、解放门等通道远远不够,通过“城墙渡”可以让人们不费什么腿脚,轻松从城墙的一侧翻越至另一侧游览。有园林专家表示:“西湖之美就在于她的开放性。而由于明城墙的阻隔,玄武湖不能向城市打开,人们进入非常不方便,这就限制了她对城市景观和市民生活所起的作用。

与此同时,“申遗”的脚步也没停,1月7日,“中国明清城墙”申遗联席会在南京举行,决定争取在2016年后,申遗成功。现代快报记者 刘伟伟 胡玉梅/文马晶晶/摄青奥会前开放22公里,还有3公里在争取中南京明城墙建于1366年至1386年,总长度35公里,是世界第一大城垣。经过了600多年的风雨,目前尚存25公里长,总长度仍为世界第一,它是南京最具影响和价值的文化遗产。从1993年开始,明城墙至今至少有35次大修。

南京市城墙管理处管理科科长陈启东说:“如果说把古城墙砖当成建筑材料是不应该的,这是违反城墙保护办法的。”据了解,明城墙原有30公里长,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左右被摧毁了10公里。这10公里的城砖散落到南京的各个角落,有的用来盖民房,甚至是猪圈等。近几年,这些城砖陆续被回收,目前已经回收了700多万块,这些回收的城砖将用于城墙的日常修复。到目前为止,这700多万块回收的城砖只剩3万块左右。陈启东说:“对以后城墙的保护、维修、建设,3万块城砖肯定是不够的,希望市民如果在街头背巷发现城砖和我们联系。”(完)。

芮煊 亚智 依思立

上一篇: 中国是一种整体主义的文化 个人是工具

下一篇: 武汉一栋百年历史文物建筑整体保护性移动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