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怀瑾著作权归属官司一波三折 法院受理再审申请


 发布时间:2021-01-22 07:39:56

汝留根承认,当时忙于招商引资的他,对南怀瑾了解并不多,争取南怀瑾更主要是出于吸引台资的需要,“台湾的企业家对他很崇拜,他如果来吴江,对我们招商引资有好处。”烟波浩渺的太湖触动了南怀瑾。时年83岁的他拍板买下300亩滩涂地,于远山近水、绿树成阴中,想着未来在此“骑着小驴子读书修行,

”南一鹏说,父亲最大的贡献在于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他让许多人了解了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父亲多年来坚持讲授中国文化,我很敬佩,很支持。”南怀瑾致力于传播中国传统文化,但不排斥西方文化,他的目标是浓缩东西精华,传承国学文化。南怀瑾的一生,经历过很多波折,最终选择在吴江传道授业解惑,传承国学。“南怀瑾定居吴江,不光提升了吴江的知名度,更增添了一份厚重的‘精神财富’。如今,南怀瑾已经做了他能做的、该做的,历史的接力棒已经交到了我们手中。

此举旨在传播中国传统文化,同时与现代自然科学、人文科学相结合,发展认知科学与生命科学研究。这在某种程度上延伸了对传统文化的理解。太湖大学堂建立后,吸引了正统高校的知名教授和政商两界的名流。在成人教学之外,学堂还有一个小学部。南怀瑾以实际行动践行对教育的理解。作为南怀瑾的“试验田”,这里不同于普通的民办教育,不涉及数理化,更强调古文、武术、中医等传统教育,以诵读和释义为主。这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了传承文化的作用。在解释创办太湖大学堂的原因时,南怀瑾表示,他想运用认知科学、生命科学与传统文化结合的研究与传播,挽回这个时代所面临的危机。

他讲学传道几十年,受教者受益者无数,其中不乏国内外工商界的精英,如《南怀瑾的商业智慧》书中写到的上海斯米克集团董事长李慈雄,被誉为现代管理学大师的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第五项修炼》一书的作者彼得·圣洁等。南师润物细无声的人性教化,滋润了人们的心田,不同程度地启发了、感动了、改变了人们的内心,令人无限的感佩和思念。南师辞世后,彼得·圣吉特地从美国赶到太湖大学堂,发愿要把南师的学问和著述进一步传到西方去,传到世界去。

”南怀瑾以郭姮妟母亲李素美、舅舅李傅洪老师的身份走进郭姮妟的家庭。郭姮妟没想到,原本只限于师生的交集会越走越远,竟延续了近30年的时光,时至今日,印记依然深刻。1985年,南怀瑾同郭家一同迁往美国华盛顿,住在兰溪行馆,当时南怀瑾67岁,郭姮妟和弟弟郭彧嘉称他为“南爷爷”。郭家人从此在生活上与南怀瑾密不可分。他出生江浙一带,却尤偏爱重口味的辣食,于是家里的饭桌也渐渐换了口味,一家人的口味也随之而改。在郭家姐弟的印象里,南爷爷还喜欢吃零食,“薯片、饼干和炒花生米都是他爱吃的。

晚年落户太湖之滨吴江,他和他创办的大学堂刻意回避公众视野;然而,“南怀瑾饭桌”上却总是熙熙攘攘。十方来求者,非富即贵。这种神秘感与争议,让“南怀瑾”三个字具备了足够的眼球效应,却容易让人忽略这位洞察世情的老者在人生最后几年留下的那些他认为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南怀瑾先生离世已有月余,当各种喧嚣渐趋平静,也是理性审视“南怀瑾遗产”的时候了。他这一生,致力于经世致用之学,人脉直通政商两界大佬;到了晚年,为何跑到吴江教化起小学生来?我们从其弟子以及和他有过交往的人的大量叙述中,能触摸到这位争议人物的思想变迁轨迹,也看到他被人戴上“国学大师“的帽子游刃于各界,在嬉笑怒骂中流露出的孤寂与无奈;更看到他所求的,和人求他的,两者之间的巨大落差。

“好在我对父亲的理念和父亲的行止是了然于胸的,所以对事务的判断还是匠心可运。还有,就是内容取舍上也是需要思量的,我父亲交往知名的友朋何止千人,不知名而有才的学子也是非常之多,这其中,故事又岂是仅仅数事,所以择其要而为之,所有的取舍都必须多加思考。可是我知道无论如何陈述,也不能让所有的人满意,最后秉着将继续修正增补的概念,完成这本书。”南一鹏说,他的书不是想把父亲进一步捧上神坛,而是让人们平等地看待南怀瑾,平等是指大家的心性源头是一样的,“我所希望的是:读我父亲的书的人,可以将他的教化,转变成个人的理念,在心性上修正,在行为上表现,成为我父亲教导的传承,而不是只是单纯地崇拜南老师,而个人行为毫无改变,这就有如用知识来装潢外表,而不是内部结构的调整。

关于《论语别裁》,学者张中行就曾撰文,从3个方面痛批了被称为“学兼儒道释”的台湾文化名人南怀瑾先生的著作《论语别裁》。他认为该书对《论语》原文的有些解释“不管语文规律,自己高兴怎么讲就怎么讲,这就笺注的路数说,或只是就胆量说,确是前无古人”。不过,在有的学者看来,对传统文化的诠释本来就是见仁见智的事,需要不同的视觉给予解释,这样才符合学术发展的道理。复旦大学教授朱维铮生前在谈及南怀瑾时表示,南怀瑾值得佩服的一点是,他有勇气讲出他自己思考过的东西,“他未必懂但是他思考过”。

2006年初夏,被誉为“金温铁路催生者”的南怀瑾,带着浓重的温州口音说:“区区一条人间铁路算什么。现在这个地方,是我想修一条‘人道之路’开始的基地。”2012年9月29日,南怀瑾在这个地方——江苏太湖大学堂,走完了他的人生之路。恰值南怀瑾逝世一周年之际,在太湖大学堂所在地吴江七都镇,“首届太湖国学讲论”正在这里举办。让不懂传统文化的人也学文化太湖大学堂于2006年建成,同年7月1日至7日,89岁的南怀瑾在大学堂首次开讲,直至逝世,南怀瑾共在学堂公开授课达50次。

杭特 站区 狮睿

上一篇: 无声的力量 检察院文化建设

下一篇: 刘心武续写红楼遵循“草蛇灰线” 不怕留骂名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