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修订本首发 新撰校勘记3300余条


 发布时间:2020-11-30 21:33:26

我们转换为现代语言,套入鲁迅评价的语境,就是“治国之宝典,国学之根柢”。在我看来,这两句与“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相辅为用,是对《史记》从艺术成就到思想内涵的补充评价。限于篇幅,“国学之根柢”难以展开细说,下面着重说一说“治国之宝典”这一话题。“治国之宝典”,即指《史记》为

家中必备28种藏书曾国藩一生爱读书,但书籍浩如烟海,人的精力毕竟有限,不可能阅尽所有,所以购书、藏书、读书要有选择,他提出,“买书不可不多,而看书不可不知所择。”在图书的选择上,他格外看重王念孙父子所考订的28种图书。同 样 是 在1859年给儿子曾纪泽的信中,曾国藩开出了一个长长的书单:“今观怀祖先生(王念孙,字怀祖。笔者注。)《读书杂志》中所考订之书,曰《逸周书》,曰《战国策》,曰《史记》,曰《汉书》,曰《管子》,曰《晏子》曰《墨子》,曰《荀子》,曰《淮南子》,曰《后汉书》,曰《老》《庄》,曰《吕氏春秋》,曰《韩非子》,曰《扬子》,曰《楚辞》,曰《文选》,凡十六种,又别著《广雅疏证》一种。

我忽然想起了几十年前有人撰文论证杨贵妃入宫前是不是处女的问题。那时大家都说无聊,不料今又有人煞费苦心地论证秦始皇是谁的亲生儿子,二者何其相似!秦始皇到底是谁的亲生儿子?我认为司马迁不知道,文章的作者不知道,子楚和吕不韦皆不知道,只有秦始皇的母亲最清楚,可惜她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就目前条件而论,要想解开这个迷团是不可能了。用谁都解不开的迷作证,去推翻别人的猜想,不仅不是科学、理性,而纯属自欺欺人的无稽之谈。吕不韦和赵姬相好一事,距司马迁时代已有一百多年了。

丁德科说,“铁肩担道义”是司马迁作为史圣的致世信仰,“妙笔著文章”是其作为文人的处事作为,“理性并辩证”也是其作为哲人的思维品质,“尚古更崇实”更是其作为学者的人文风格。研究传承司马迁精神,有利于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中国史记研究会会长张大可表示,2012年以来,中国史记研究会与渭南师范学院的学术团队合作编纂了《史记论著集成》、《史记论丛》、《史记通解》等。这些论著的推出在学术界是一个创举,也表明《史记》研究之树常青。据介绍,由渭南师范学院编撰出版的《司马迁与〈史记〉研究年鉴》,填补了司马迁与《史记》研究领域的一项空白;成立的“中国司马迁与史记研究院”,成为“陕西省社科普及基地”;建设的“中国司马迁与史记研究展览馆”,展示了司马迁与《史记》学术研究成就。(完)。

《史记》是司马迁“剽窃”的?《史记》和太史公司马迁在中国无人不晓,但就是这样伟大的著作和人物,也没逃出“剽窃”的阴影。有专家考证说,早在东汉初期问世的《汉书·司马迁传》中已经明确指出,《史记》是司马迁剪裁和整编了西汉国家图书馆藏资料中的《左氏》、《国语》、《世本》、《战国策》、《楚汉春秋》等前人著作,有的是摘叙其事,有的是全用其文,却都不注明出处。有人指出,司马迁在《史记·秦始皇本记》的末尾,几乎全抄贾谊的《过秦论》,但却在有些段落的行文过程中,却署成了“司马迁、贾谊曰”,好家伙,本来是人家贾谊一人写的,现在成了贾谊和太史公的合著!按照现在的观点来看,这种行为有点不可原谅。

调令中的借调名单有:“武汉大学:唐长孺;山东大学:王仲荦、卢振华、张维华;中山大学:刘节;吉林大学:罗继祖;南开大学:郑天挺;杭州大学:任铭善。”1963年冬,除了任铭善外,名单中的专家都先后到京,住进了北京西郊翠微路中华书局大院,开始了“翠微校史”的生活。据从长春赴京的罗继祖日后回忆,当时的点校组不吃中华书局的食堂,单开小灶;人各一室,每人就在室内工作,上下班的时间也不加规定。据中华书局留存的1964年《二十四史工作汇报》记载,来京学者“在生活方面,挂上了蚊帐,又买了凉席”。

子禄嗣,薨,无子。高后乃封何夫人同为酂侯,小子延为筑阳侯。孝文元年(前179),罢同,更封延为酂侯。”很清楚,萧何死后四年,嗣爵的儿子萧禄也死了,皇太后吕雉就封萧何的夫人同嗣爵酂侯,同时又封萧何的小儿子萧延为筑阳侯。酂侯同受爵十年,汉文帝刘恒上台后被免,改萧延为酂侯。女酂侯同没有什么突出的表现,史书上记载很少。鸣雌亭侯许负有争议,争议的焦点有二:一,刘邦曾否封许负为侯?二,许负是否女性?原因很简单,《史记》和《汉书》上没有记载许负封侯的事。

宣太后实现对上郡、北地的控制,创造了使秦国上层执政集团可以跨多纬度空间控制,实现对游牧区、农牧并作区、粟作区、麦作区以及稻作区兼行管理的条件。这是后来对统一王朝不同生态区和经济区实施全面行政领导的前期演习。当时的东方六国,没有一个国家具备从事这种政治实践的条件。关于“昭襄业帝”《史记》有“昭襄业帝”的说法。另一例“业帝”字样的出现,也见于《太史公自序》。司马迁称颂刘邦击败项羽随即建国的功绩:“诛籍业帝,天下惟宁。

“从田间地头,往北京赶,学者们很高兴。”史记研究专家张大可对记者说。6月,启功被告知“二十四师”要调他去,他听了一头雾水:“莫非要把我进一步看管起来?我什么都没做啊!”第二天才问明白是“二十四史”,于是他很高兴地前往中华书局报到。“二十四史”点校本中的《宋史》出版,已是1978年,前后经历整整20年,“二十四史”点校工作才宣告结束。出版问世以来,各种旧版本的“二十四史”几乎全被替代,“二十四史”点校本成为海内外学界公认最为权威、最为通行的版本,享有“国史”标准本的美誉。

民界 托克 墙单

上一篇: 研究称:满月确实会诱发人性中的“狼性”

下一篇: 王潮歌:在艺术家眼里 1+1可以等于N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5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