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曾是日本古代教育中重要的教科书(图)


 发布时间:2020-11-24 14:51:46

写史的难关,在于坚持“不溢美,不隐恶”的实录原则,尤其是“不隐恶”。一个学生的不良言行,如果记录到班史上,就白纸黑字,一直摆在那里,的确很难为情,但写史的意义,也正在这里:人们为善,便因为历史的记载而倍加鼓舞,更为努力;人们作恶,便因为历史的记载而心怀恐惧,极力收敛。学史功夫日深

但是,汉景帝也爱儿子啊!景帝当然希望传子不传弟。传弟之言,纯属逗你玩呢!作为窦太后的娘家侄儿窦婴,能参加这么私密的宴会,可以看出他在窦太后心中地位甚重。这句话立即惹恼了窦太后:太后由此憎窦婴。(《史记·魏其武安侯列传》)备受姑姑器重的侄子立即被姑姑恨死了。窦婴借口有病辞官,窦太后借机取消了窦婴入宫的准入证。为了小儿子刘武当上皇储,窦太后与侄子窦婴闹到势不两立。窦太后、窦婴、汉景帝三人一比较,景帝明显是高手,他能言不由衷、口是心非,说一套做一套,标准的政客派。

《史记》用了一半的篇幅,记录了毛泽东所说 “秦皇汉武”的那个辉煌时代。那个由内忧外患开始,直至征服列强的秦汉时代。因此,自汉朝以后,所有的民族都称呼中国人为汉人、汉族、男子汉,使用汉语和汉字。甚至宇宙银河,也被认为是连着汉水的天河,称作银汉、河汉。后来的汉丞相曹操就曾写下“星汉灿烂”的名句。《史记》以精练的中国古文,汇成五十二万字的巨著,成为中国史书的珍宝。《史记》的体裁模式,从此成为一种规范,两千年来的中国史书,都没有跳出司马迁所创立的范畴。

中新网南京11月30日电 (盛捷 通讯员 王秀良)近期,全球25个城市31家书店举行了中华书局版《史记》修订本全球首发式。11月29日,由中华书局与南京师范大学共同建立的《史记》文献研究中心在南京成立,该中心将会继续推进《史记》文献整理的深入。据了解,此次成立的《史记》文献研究中心,是以南京师范大学为主,中华书局的编辑与研究人员以及海内外的专家为主。主持修订本《史记》的南京师范大学教授赵生群表示,因为《史记》可以研究的东西非常多的,因此该中心最终的研究成果是想做成对《史记》汇校、汇注、汇考等为一体。

朝鲜学人就称:“本史则有高丽金氏富轼《三国史记》、本朝郑氏麟趾《高丽史》……本史,迁、固之遗。” “本史”,即是纪传体史书,明确指出乃是“迁、固之遗”,完全是效法司马迁和班固的史书。这两部史书都是由王室主导、大臣监修的纪传体官修史书,因而无不是以《史记》作为模仿对象。《史记》何时传入日本,有不同说法。一般认为,公元600年圣德太子派出第一批遣隋使,正是他们把《史记》带回了日本,这是中国史学始传日本的重要标志。

他说:“修订工作开始后,我们覆校了原点校本与底本金陵书局本,摸清了原点校本与底本的关系,我们逐条梳理了张文虎《校刊史记集解索隐正义札记》中的校勘记,约9000条。”同时,修订组专家还同时对照了北宋景祐监本、南宋绍兴本、南宋黄善夫本等其他《史记》底本。赵生群教授还特别提到,新版的《史记》修订本除了延续点校本所选的清金陵书局本作为底本,尊重、保留金陵书局本外,还恢复了金陵书局本删去的唐代司马贞《史记索隐·补史记条例》和《三皇本纪》等部分,同时将《史记索隐·补史记条例》所缺部分补入相应篇目。修订本最终新增校勘记3400多条,处理文字涉及约3700字。(记者田超)。

笛雅涵 電視家 惠无

上一篇: 烟台日新悦艺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

下一篇: 王树增新作《抗日战争》 笑称“写作是体力活”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7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