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司马迁》跨春节回归 历史剧体现厚重文化


 发布时间:2020-11-25 05:34:49

张仪有一次去楚国,曾与楚国令尹也就是楚相吃饭,饭间,大家传看楚相的一块玉璧,结果玉璧不见了,大家一口咬定是张仪偷了,理由是“仪贫无行”,因为张仪贫穷,所以没有道德,于是抓住张仪暴打一顿,回家后妻子责怪他不务正业,张仪只问“舌头还在不在”?由此可见,张仪一出身卑微,家贫;二意志坚定

《史记·万石张叔列传》(中华书局2009年1月第二版)中写道:建陵侯卫绾者,代大陵人也。绾以戏车为郎,事文帝,功次迁为中郎将,醇谨无他……景帝幸上林,诏中郎将参乘,还而问曰:“君知所以得参乘乎?”绾曰:“臣从车士幸得以功次迁为中郎将,不自知也。”这段文字是对卫绾出身的简单介绍,以及他和汉景帝的一个对话。卫绾是何许人也?通过《史记》我们得知,他是代国大陵人(今山西人),在汉文帝、汉景帝、汉武帝时期曾任中郎将、河间王太傅、太子太傅、御史大夫、丞相等要职。

抽掉这些背景,我们和《古文观止》就很隔膜了。说句实在话,我是到了二十多岁才开始读完整篇幅的《论语》,到现在,才对《古文观止》大有感慨,我是在《聊斋志异》《史记》和《资治通鉴》的基础上读《论语》,人家是在《三字经》《论语》的基础上读《史记》《资治通鉴》,然后才读闲书《聊斋志异》,我是倒过来读的。当然,也不是说非得到二十岁才读《论语》,非得到三十岁才读《古文观止》,而是说后者的味道,要借助前者的铺垫,不妨放在一块读,互相作为注释,这才是读书的妙处。我个人对传统文化的爱好,是以中学阶段为起点的,从《促织》出发,到“聊斋”,到《史记》,到《资治通鉴》和四书五经,老庄孙墨,最初的基础是中学语文老师打下的。因此,在这里,我要向中学阶段的语文老师表示敬意。

王立群对宋太宗的评价是“一代英主”,而非“一代仁君”。宋太宗采取了很多措施来巩固中央集权,保证了国家的统一。但是他的即位存在很多争议,最有名的就是他是不是杀害他哥哥的凶手?王立群介绍,太祖死的时候出现了很多不正常的现象。比如当时他的两个儿子,一个23岁,一个18岁,已经能够即位了。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不是他的儿子即位,而是他的弟弟即位?有一种说法,是太祖皇帝、太宗皇帝的母亲杜太后的意思,这种说法有一定的依据。

晨报讯(记者 刘婷)昨天,在点校本《史记》初版问世54年之后,首次的修订本举行全球首发式。这也是点校本“二十四史”及清史稿修订工程的第一个成果正式面世。北京、上海、香港、台北、新加坡、伦敦、东京、纽约等25个城市的31家书店举行中华书局版《史记》修订本首发式。据中华书局介绍,该修订本历时七年面世,新撰校勘记三千余条。出版方表示,《史记》是我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为“二十四史”之首。全书一百三十卷,其记载始于传说中的黄帝,迄于汉武帝时期,被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中华书局赵守俨提议,要求把“二十四史”各史点校者借到中华书局,此事经中华书局时任总经理金灿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组长齐燕铭商量,上报中宣部,得到大力支持。1963年8月,中宣部发出调令,“借调外地的专家共同来进行”,借调学者包括武汉大学唐长孺,山东大学王仲荦、卢振华、张维华,中山大学刘节,吉林大学罗继祖,南开大学郑天挺,杭州大学任铭善。北京参加的有陈垣、聂崇岐、冯家昇、傅乐焕等学者。同年冬天,除了任铭善外,其他外地学者陆续来到京城,集中到北京西郊翠微路中华书局大院办公,留下了一段“翠微校史”的佳话。

秦直道给后人留下了诸多未解之谜,《史记》中只简单地记载了秦直道的起点和终端。作为第一个全程考察秦直道的女性,作者痴迷于这条千年古道,耗费数年时间多次往返探查,提出了诸多与《史记》等史料记载不同的疑问。徐伊丽经过考察认为,《史记》记载秦始皇是夏末秋初死在河北沙丘,而后绕直道归,这一说法有误,由于当时的种种政治原因,赵高和李斯绝对不敢冒如此危险绕直道回咸阳,因为当时的秦长公子—全国公认的“准秦二世”扶苏就在直道上修路。

点校本《史记》初版问世54年后,首次修订本终于在全球同时面市。由南京师范大学古籍整理系教授赵生群领衔的《史记》8人修订组,在伏案七年后,终于让《史记》修订本成为点校本“二十四史”问世以来首次大修工程的第一个成果。《史记》修订主持人赵生群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史记》的每一个古书版本,他们都需要把底本和校本核对一遍,一个人至少需要一年多的时间。这个核对过程要求非常仔细,基本就是字斟句酌的概念。修订本最终新增了校勘记3400多条,约30多万字;处理文字涉及约3700字,其中增1693字,改了1241字,删492字,移298字,改正了原点校本排印错误300多处。

依据作家张承志的考证,“筑”是一种失传的乐器,据说是一片薄薄的像板子一样的东西。高渐离把铅灌注在筑里,拿筑去行刺秦始皇。在告别时刻,高渐离击筑发出高亢的声音,然后大家唱“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这是生前的告别,人还活着却是死亡的形式。不论是项羽、屈原或是荆轲的告别画面,都是让我们看到一个革命者孤独的出走,而他们全成为美学的偶像。相对的,刘邦、楚怀王、秦始皇全都输了。我们可以说,司马迁是以《史记》对抗权力。这部书至今仍然有其地位和影响力,未必是在历史上,更可能是因为一个人的性情和内在的坚持。蒋勋(《孤独六讲》,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如果已经到了乌江边,或接近了乌江,就不能用“欲东”(想要往东去)。关在书斋里研读《史记》,以为乌江离东城很近,项羽想着想着就到了乌江。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古人说的“乌江”,是指长江自芜湖以下斜北行的那一段。项羽“欲东渡乌江”,是想东去渡过长江。按现代的计算,从东城到长江边,最近的距离也在二百四十里以上,而且这一带主要是山地和丘陵,尤其是东城附近,山峰绵亘,冈峦起伏,小河、小溪众多。项羽逃到这样的地方,又有数千汉军骑兵的围追堵截,他是不可能冲杀多远的。

欧的瑞 驭风者 染指

上一篇: 夹江县藏羌彝文化产业园区

下一篇: 北京永通万国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8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