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迁写史不严谨?《史记》少量神化有积极意义


 发布时间:2020-12-02 08:00:58

牛顿和莱布尼兹互指对方“剽窃”1699年,瑞士人丢里埃给英国皇家学会寄去文章,声称牛顿最早发明了微积分,而莱布尼兹可能是剽窃者。莱布尼兹立刻在杂志上进行反驳,并也攻击牛顿剽窃自己的发明。但是,他有口难辩,直到莱布尼兹去世,这一争论也没有得出结论。这一事件闹得整个欧洲学术界沸沸扬扬

A 谈新作“就《史记》中的某一材料生发开来,谈感悟,说体会,讲心得,启心智。”山东商报:王老师好。很喜欢您在《百家讲坛》的演讲,也喜欢您书写的风格。这些讲述以及出版的相关书籍,多是谈《史记》里的某个重要人物的。这次您出版《追问大历史》,似乎与这样的编排不太相同,能谈一下这本书的体系安排,以及您写作的初衷吗?王立群:确如所言,这部书与以往的《读史记》系列不一样。最大的不同只有一点:《读史记》系列是以《史记》中的某个人物为中心来写,《追问大历史》不是以《史记》中的某个人物为中心来写。

“在明代,皇帝说话可以不算,海瑞骂皇帝也没见被赐死,言官谏万历皇帝‘酒色财气’,也没受太大处罚,放在清朝这不可想象。我想让大家判断一下,明朝到底是不是专制的朝代。”当年明月说,看历史常让他感慨,很多人无法在史书中开口,付出没有回报,每当看到这些,他就难以“袖手旁观”,“我认为应该宣扬那些能够宣扬的,唾弃那些应该唾弃的。”《史记》就是畅销书当年明月写历史,行文中却常有“处级干部”、“痛打落水狗”这样的现代词汇,读来让人莞尔。

剧中改动:萧何因为增发徭役的事情找到刘邦,想请刘邦和自己一起去郡里求情,看看能不能少要一点。二人路上恰遇秦王出巡,戒备森严,躲进客栈偷偷观看。由此推断,刘邦是在沛郡看到始皇帝出巡的情形。此外,《史记》中“纵观”的意思应为:允许人们随意观看。剧中此节与“纵观”二字相去甚远。专家点评合理虚构?低级错误!除了前文中提到的“三字经”穿越的场景外,剧中有一幕是“赵高问胡亥:知道皇帝们为什么都喜欢称自己为朕吗?”也被心明眼亮的观众指出硬伤,因为在秦始皇之前的帝王都是自称寡人,“朕”这个字是从秦始皇开始用的;还有第一集里面胡亥和扶苏的女儿开玩笑,说招章邯为驸马,殊不知,魏晋才有公主夫婿封驸马都尉的惯例,所以简称驸马;至于其他则还有太师椅、马蹬等道具也都屡屡出镜,大玩穿越。

赵生群列举了《史记》文献研究中心的一些设想:“由于对版本系统有了更系统的了解,我们可以做《史记》索引等的单刻本,我们在校勘时有很多校勘的材料,我们可以写个《史记》的校勘史,甚至可以做到对《史记》中标点的研究,《史记》的汇校,《史记》的典校藏编,以及《史记》研究资料的汇编等。”《史记》是中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为“二十四史”之首,全书130卷,其记载始于传说中的黄帝,迄于汉武帝时期,被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文史大师顾颉刚领衔整理的《史记》点校本成书最早,于1959年10月出版,成为半个世纪以来最为通行的《史记》整理本。这次修订本是由赵生群主持修订,旨在保持点校本已取得的整理成果和学术优势的基础上,认真吸收前人与时贤的研究成果,通过各个修订环节,消弭点校本存在的缺憾,并使修订本成为符合现代古籍整理规范、代表当代学术水平。(完)。

回归学术让学术回归学术,这一看似简单的“程序”,实则暗含了半个世纪、数代学人的不懈努力。“二十四史”点校本的成书时间跨度太长,这“导致标准和体例不统一,整理深度也各有参差,有的底本选择不够精当,有的校勘过于简略,标点间也有失误”,留下了诸多缺憾。随着学术研究的拓展和深入,点校本的这些缺憾显露无遗,对其修订出版也成为学界普遍关注的问题。2005年,在学者季羡林、任继愈、何兹全、冯其庸等人的倡议下,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批示,中华书局2006年启动了点校本的修订工作,经过调研和考察,集合全国数十所高校和研究机构的力量,从2007年起,全面开展点校本“二十四史”修订工作。

商鞅变法显著推动了秦富国强兵的进程。但正如司马迁所说:“商君,其天资刻薄人也。”其诸多言行“亦足发明商君之少恩矣”。他感叹道:“卒受恶名于秦,有以也夫!”(《史记·商君列传》)商鞅在秦“受恶名”,但是正如《韩非子·定法》所说:“及孝公、商君死,惠王即位,秦法未败也。”宣太后亲身经历过“车裂商君”事件,对于秦惠文王处死商鞅但坚持贯彻“商君法”的政策把握可能有较深层次的理解。《韩非子·和氏》:“商君车裂于秦。……秦行商君法而富强。

据修订主持人赵生群介绍,修订组广校众本,在版本对校之外,还充分利用本校、他校等手段。修订本最终新增校勘记3400多条,处理文字涉及约3700多字(增1693字,改1241字,删492字,移298字),改正原点校本排印错误300多处。中华书局总经理徐俊介绍,新的修订本会在一段时间内接受时间和读者的检验。校书如扫落叶,旋扫旋生,《史记》点校本1959年出版,1962年第一次重印,据说勘误数就有几百条之多,1982年排第二版时改动也很大。原来的点校本《史记》以及整个“二十四史”加清史稿的配套行销已经多年,原来的点校本还会在很长时间为学术界和读者取用,从研究角度需要有最新成果吸纳。这两部书,就《史记》点校、修订方面,代表两个不同时期的最高水平。

惠无 醉枕 全维禅

上一篇: 中国神话与传统文化的关系

下一篇: 32件秦早期文物从法国回归 上世纪被走私出境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8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