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思多面季羡林:具有反思精神 晚年不善于说不


 发布时间:2020-10-22 02:23:01

中新网7月19日电(张中江)著名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19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东礼堂举行。灵堂的上方悬挂着黑底白字的横幅“沉痛悼念季羡林同志”,横幅下方是头戴绒帽、身穿蓝色中山装的季老遗像。季老遗体安卧在鲜花翠柏丛中,身上覆盖着鲜红的中国共产党党旗。他身穿黑色衣服

那次北京电视台请季老录一个公益广告。季老刚说到“从1942年开始,我就再没有见到母亲”,眼泪就下来了。季老摆摆手不让继续,而后止不住的眼泪一直地往下流。这是一个大师吗?这分明是一个想起母亲的孩子,他没有顾及电视镜头,没有顾及旁边的一堆年轻人。季老是6岁离开母亲去济南上学的,大字不识的母亲知道读书的好,想把儿子培养好,但是季老一上学就再没有了回家看母亲的时间,除了祖父去世和父亲去世回去过,此后8年都再也没有回过家,季老是那么上进的孩子,他连着多少年都是年级里的第一,后来同时被北大和清华录取,想着能出去深造,季老选择了清华,也就在这时,季老没有想到,母亲去世了。

“季羡林藏品外流拍卖”是过去一个多月最为人关注的文化事件,随着上月底北大调查报告的发布,这一事件也似乎开始逐渐谈出公众视野——北京大学在调查通报中表示,已查明证实“举报人”手中字画全系伪作,季老秘书保管的季老藏品并未外流。然而,早报记者昨天从有关渠道观看到数段有关人士早先摄录的季羡林视频,画面上思路、语言清晰的季老表达了对“丢画”和北大声明的看法,季羡林说:“(丢画)千真万确,我知道,当时有感觉。当面叫你季爷爷、季爷爷,背后偷你的画,这个我知道。

女儿季清也在11月份回到国内,也和季承一起到过北大找校领导,并在网上发表了两封致北大校领导的公开信。对于外界质疑“季承的动力是想要回季老的财产”。季承的回应是:“不能叫做动力,本来的意图是,季先生的捐赠是不合法的,因此,捐赠是无效的。我们,包括我的子女都认为,这些财产都是季家的。捐赠,我们也不反对,但是要合理合法。即便我们把财产要回来,今后如何处置这些财产,有一个方向仍然是捐赠。”季承说:“没有别的路可走的情况下,只能进入司法途径,现在正在准备。

第一个选择对象就是荷姐外研社策划编辑胡晓凡向本报独家披露,全集中首次收录了季羡林先生从未刊登过的一篇散文《忆念荷姐》,散文写于2006年4月8日。季老在文中写到,他与荷姐家同住一个大院,荷姐比他大两岁,他当时是一个十七八岁的毛头小伙子,语不惊人,貌不逮众,寄人篱下,宛如一只小癞蛤蟆,没有几个人愿意同他交谈的。有一个算是例外,就是荷姐。叔父母为了传宗接代,忙活着给他找个媳妇。“谈到媳妇,我有我的选择。我的第一选择对象就是荷姐。

从这开始,他就一直关注与支持着学校的成长与发展。期冀学子弘扬民族传统文化一九九七年十月八日,聊城大学又一次盼来了季老的光临。在这里,他亲眼看到了为聊城经济发展插上金翅膀的京九铁路,目睹了新修的海源阁(全国四大私人藏书馆之一)纪念馆,游览了美丽的东昌湖......但使人难忘的是,他为聊城大学学子所做的“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也要有中国特色”学术报告。当时,学校礼堂内座无虚席,季老的精彩报告不时被掌声所打断。季老在报告中语重心长的告诫师生,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最忌崇洋媚外,要钻研中国传统文化,弘扬民族的传统文化。

交给北大也行,起码不会被卖掉。”也有网友认为,不管外界争议如何,“爱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儿子拥有处置权。”网友“儋耳游子”就说:“(季羡林)作为丈夫、父亲真不合格,作为教授合格。遗物交给子孙也是弥补的一种办法,儿孙享受也是理所当然的。”网友“讴歌”曾与季承有一面之缘,他认为设立奖学金是好事,但操作起来并不容易。“首先季先生的遗产如何变现,总不能拍卖吧。北大会设立季羡林先生纪念馆;而季羡林先生的家乡临清市也建成了纪念馆……这些地方都想搜集和展示遗物,都说很需要,让谁捐出也不现实。

”与季承“不为尊者讳”的批评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社会各界似乎表现出十足的“宽容”——出版社不屑使用其他符号代替不雅不敬之词,也不屑在公开出版物中加任何“阅读提示”;一些媒体在人云亦云地对季老大赞一通“真性情”之后,并未进一步探讨大众传播中的“粗口”对受众的影响,有的媒体甚至用上了“励志”的标题;一些网民则在“集体狂欢”中,表现出强烈的“单向度”思维倾向,好像缺了“粗口”就不是“真性情”,“满嘴仁义道德”必定是“满肚子男盗女娼”。

我对自己的文字负全部责任。”他呼吁媒体,千万不要把这些人和北京大学画等号,他绝不相信,她们是代表北大。他奉劝王如,老实面对公众,把知道的、参与的见不得人的事情说出来。“你和你们做过的事情,想要没有痕迹,实在是不可能的事情。别再费心搬弄是非,转移视线,牵扯无辜的人了。你们过去没有成功过,今天难道还会成功吗?首先,王如是否应该说明,是谁允许你偷偷住到恩师家里的?你在恩师家里做过些什么?”钱文忠还透露,恩师亲口对他说过:“坏人还真有!”“那么好,我要把坏人找出来。

“父亲的财产中,藏品多,金钱少。”季承说,季老曾书面授权自己全权处理他的一切事务,还手书李玉洁说:请将你掌管的钱、书稿和文物交给季承。李玉洁却说她那儿什么都没有。人物介绍:◎季承 74岁,季羡林独子。因父子矛盾与季羡林13年未相见。2008年底,季羡林藏画被盗事件被报道后,季承经友人牵线回到父亲身边。◎李玉洁 季羡林前任秘书,被指与季家丢失藏画存款有关。◎钱文忠 1984年考入北大东方语言文学系梵文巴利文专业,师从季羡林、金克木。

若明河 金虔 剧乐部

上一篇: 苏州市园区文化创意产业园

下一篇: 苏州市工人文化宫-南门怎么样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