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军:季老最后的微笑 称其“国之魂魄”毫不为过


 发布时间:2020-10-22 02:49:19

他没有回避中国最悲剧性的一面。还有一点让我感动的是他的胸襟。张中行先生“冒”出来以后,在读者里面很受推崇。后来,季先生写了一篇文章,说他是“超人,至人,中国知识分子的骄傲”,他说中国有三个作家的文章一看就看得出是谁,一个是鲁迅,一个是沈从文,还有一个是张中行。当时,张中行名气不大

其子季承欲以此设立奖学金 催促北大归还文物近日,国学大师季羡林之子季承在博客上撰文《就设立季羡林奖金一事致北大领导人的一封信》。文章提出了对季老遗产的处理方案。去年,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去世后,财产纷争风波乍起。季老独子季承、“关门弟子”钱文忠,季老前秘书李玉洁、李氏干女儿王如纷纷登场,为其财产去向争执不休。去年年底,此事更是因季老故居被盗而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警方当时为案件定性也煞费心思——到底是盗窃还是遗产争夺?时隔一年多,因著《我和父亲季羡林》而备受争议的季承再次将那场未了的风波摆上台面,引起关注。

后来周汝昌在写有关胡适的书时,又请季羡林写过序。当时季老谦虚地表示“只希望能给你们帮上忙”,让周汝昌感念至今。2005年,周汝昌的新书《我与胡适》出版之际,还曾亲自去医院看望季老,但由于季老的身体原因,两人并没有见着面,这让周汝昌感到十分遗憾。周伦玲介绍说,由于两位老人的身体原因,加上季羡林晚年一直住在医院,两位老人见面的机会并不多。“知道季老身体不好,父亲一般不去打扰。但季老的生日,我父亲去过两三次,去年的时候,还为他写过一首贺词。

我姐姐还有个儿子,季老的遗产将由我和外甥一起商量处置。记:季老的遗产有多少,准备如何处置?季:季老的遗产主要有两部分,一是以前捐赠的,但季老已经表示要回,目前还在北大保管。另一部分就是家里的藏书、佛像等物品,这次全部丢失了。前者不在我手里,后者又丢了,也谈不上将来如何处置了,也不便说。记:季老此前捐赠给北大的物品,北大已同意给您了?季:季老去世之后,我一直在与校方联系,但是主管领导一直没有联系上,也没有最新的说法。

”据了解,小方正是季羡林前秘书李玉洁聘请的,李玉洁作为季老的前任秘书,曾经被指责私匿季老藏画。季承表示,在早些时候,他们在李玉洁的床下发现了30多张季羡林丢失的精品画。季承说,辞退小方后,自己请了一位亲戚每天来照看朗润园的家。但就在事发当晚,亲戚因有事未来,“这些人应该很了解我们的时间安排。”在一间小方的卧室中,季承指着一张单人床告诉记者,被盗当晚同时丢失的还有小方的衣物和床单,“为什么也会没了,大家想一想。

前天,有媒体报道称,在最新出现的两段视频中,季羡林认为丢画一事千真万确。同时,季羡林之子季承表示,父亲已授权他管理家和藏品,但北大至今还没把位于蓝旗营房子的钥匙归还给他。针对该报道,昨天,北大相关人士作出回应称,北大调查组的调查还没有结束,将把调查重点转向该事件背后是否存在阴谋。同时,由于事情已经牵涉到了季老的家事,不方便再由校方出面表态,但他作为知情人,认为有必要就有关争论的焦点作出回应。焦点1丢画-媒体报道季老知道丢画最新出现的两段视频拍摄日期分别为10月28日与11月7日。

昨日,记者联系北大新闻发言人赵为民,截至发稿,赵为民没有接听电话。对此,北大相关人士称,根据媒体的报道,季老的两段录像,分别是10月28日和11月7日做的,在此期间,北大校领导两次去看望他,听取他的意见,他都从来没有向学校反映过。拥有这两段录像的人,也从来没有向北大调查组提供过。北大注意到媒体的报道,非常重视。此外,该相关人士还指出,季老在视频中说,他丢画已经“有两三年”了,但季老的秘书杨锐是2006年8月起担任该职的,如果说是杨锐偷了字画不合乎逻辑。

-查明身份季老前秘书干女儿出场对于这位大闹追悼会的神秘“白衣女人”,目前已查明,她叫王如,至今可以确定的一个身份,是李玉洁的干女儿。钱文忠称,希望这是她的真名。而李玉洁又是何人?在网上一检索就可以查询出,她曾经是季羡林的前秘书。季老儿子季承向记者披露,盗窃季老藏画的幕后人就是她。钱文忠说,他不认识王如,王如也不认识他,钱文忠考证说,在北大多年,有很多同学和朋友至今在北大工作,他进行了询问,“一直到前天夜里为止,可以说,她并不是北大的员工。

维奇 之庆 群鸿

上一篇: 苏州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招聘

下一篇: 苏州市古典园林世界文化遗产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31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