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师曾谈季羡林:他是一个有良心的知识分子(图)


 发布时间:2020-10-22 21:02:34

中新社聊城七月十三日电题:季羡林先生与聊城大学的不解之缘作者邢培华一代语言文学大师季羡林先生与聊城大学有着不解之缘。多年来,季老支持聊城大学的发展,并欣然受聘任聊城大学的名誉校长,他曾经几次来聊城大学,与家乡的这所大学留下了难分难舍之情。“落后的家乡有了最高学府”一九八一年,经国

其次,季老表现出中国人生哲学中的淡然之境,没有将自己圣贤化的心态。许多搞学术的中国人,对研究的终极价值究竟在哪里,带着毕生的疑问而不得解,由此产生价值上的焦虑。所以很多学者缺少自我否定的力量,变得特别脆弱,否定自己的观点,仿佛生命受到威胁。而一旦被称为大师立即就有满足感,世俗的肯定显得极其重要。然而季老对人生的体悟比较开阔,他可以真正做到不在意这些,那是在一种文化宽度下,才可能具有的判断和理性。龚丹韵:也就是说,我们的时代容易被两种力量感动,一种是像任老和季老那样,始终维持朴素的人文本色,连续着社会传统的恒定。

那么,季老那些没有说出来的意思,又是什么呢?简单说来,那就是季老虽然晚年参与倡导国学,而且也说过激励国人赶超西方的“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这样的豪语,但他本人,其实并无意将自己的治学,限定在所谓“国学”的范围以内。甚至,他对从事所谓“国学”研究,也没有太大的兴趣。我做这一推论,基于以下三个理由。第一,对于从事与国学无关的研究,是季老自年轻时代就追求的理想。他虽然在少年时代,对于中国语文和文学创作,就产生了兴趣,但自大学时代开始,便专注研究“域外”的学问。

他说过,“满学是不是传统文化?现在很多研究满学的人甚至不懂满文,你怎么能研究透呢?还有蒙古学,在全球范围内蒙古学是显学,研究的热潮一直不断。但是在中国一直没显起来,很多人不知道蒙古学为何物。”他提到云南的少数民族纳西族有“天人合一”的观念,这和儒家、道家的思想就很接近。每个民族对中华文化的创建都是有贡献的,只是有的贡献大,有的小。应该对所有民族文化一视同仁。没有任何的民族歧视,这也正是我们现在所提倡的观念。季羡林给白寿彝教授主编的《中国通史》题词:“普及中国史,提倡大国学。

12月1日,杨锐因为看到一则侮辱她的新闻,悲愤难耐,休克倒地,浑身抽搐,呼吸几乎停止。幸好邻居及时发现,叫急救车把她送到了北医六院抢救。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杨锐的丈夫吴志攀在接到通知后匆忙地从会场抽身,赶到医院,并在医院重症监护室里连续陪了她三个晚上。出院后,她的心理仍不稳定,必须继续服用抗抑郁药物。51岁的杨锐少时便与吴志攀相识相知,她原本是北京大学的一名教务人员,成为季老的秘书,纯属机缘巧合。在杨锐之前,季老的秘书是李玉洁老人,她曾在北大南亚研究所从事行政工作,季老曾在那里工作过。

最近,98岁高龄的季羡林先生,应北方联合出版传媒集团之请,欣然为马上出版的《中国通史》题辞:“普及中国史,提倡大国学。”季老再次重申应提倡“大国学”,值得引起出版、学术、教育界的关注。季老倡言“大国学”,并非始于今日。五年多来,他虽然一直在病房休养治疗,却始终关注着社会上“重振国学”的热潮。2005年,中国人民大学成立国学院,首任院长冯其庸先生曾专门到医院与季老交流看法,一致认为我们的“国学”应该是长期以来由多民族共同创造的涵盖广博、内容丰富的文化学术,而绝非乾嘉时期学者心目中以“汉学”、“宋学”为中心的“儒学”的代名词。

山峻岐 义美 羊倩

上一篇: 第六届青研班毕业公演7月举行 10天奉上10场演出

下一篇: 大报恩寺感应、法身及佛祖舍利将分三地展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174